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悲伤逆流成海(5、加更)
    乔真到兽医院给楚楚看看身体,拿了点药,顺便给楚楚做个体检,它很健康。她回去之后还在某宝上花几块买了个小松鼠饲养手册,她还特地用打印机将手册打印出来,然后让楚楚自己看。

    指望她不如指望楚楚自己,乔真养什么死什么,楚楚也不敢指望乔真养它。

    “乖啊,明天带你去宠物店买小窝还有吃的,你几天吃点青菜叶。”

    “噫”

    乔真看着手机屏幕,青菜叶也不能吃太多,所以乔真从厨房掰了点青菜叶用水冲洗过后便给楚楚。“我去找点坚果。”

    原主的父亲不久前从国外邮寄一盒核桃回来,据说是给原主补脑的,原主不喜欢吃核桃,所以一直放在仓库。

    乔真去仓库,她目瞪狗呆的看着仓库里堆积成山的零食,于是和楚楚过上金迷纸醉的夜生活。

    晚上九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乔真左手薯片右手遥控器,笑得前仰后翻。“楚楚,你看他是不是傻呀,男二都已经说男主有未婚妻了,她还要争取,那不是三儿吗?”

    “男主也是有猫饼,这边惦记未婚妻的家产,那边还理不直气也壮的说着爱女主,编剧怕不是三观毁了。”

    “哎,女二也是,明明感觉她也不是很爱男主,不过是为了面子,到最后也没有给男女主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男主居然因为女主心里膈应,竟然让女二家破人亡,婊纸配狗天长地久吧。”

    一人一松鼠嗨皮到半夜十一点,乔真那着衣裳去洗澡,然后又用湿毛巾给楚楚擦小身子,她还特地用面纸将楚楚身上的水都擦干,它的茸毛还是蓬松可爱的。

    忙碌间已经十二点半,乔真翻来覆去,感觉有什么事情忘记了。

    “噫”

    乔真突然坐起来,她连忙将书包里的试卷翻出来,“我不想写,楚楚,你帮我写吧,你明天可以补觉,好不好嘛?”

    节操尽碎的乔真开始央求楚楚,并且签下一系列丧权辱国的条件。

    第二天,乔真看见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楚楚,以及整齐又完美的作业,心满意足的笑了。有些事情有一就有二,所以,嘿嘿嘿。

    乔真将楚楚抱到床上,拎起被子的一角给楚楚盖上。

    高三一班。

    乔真顶着两个黑眼圈进教室,她昨天凌晨一点才睡,醒来便开始哈欠连天,她眼里泛着泪花,然后从书包里将作业翻出来交上去。

    她看着走来走去的学生,觉得他们可能有猫饼,早自习走来走去的干嘛?

    坐在乔真前边的女孩子立瑗转身,“文真,你还不去看考试号吗?”

    “什么?”乔真反射性的问道。

    立瑗用手嘭地拍了下桌子,“你能不能清醒一点,今天模拟考,要分班的啦!”

    乔真睁开眼睛,看着贴在黑板上的纸,她往桌上一趴,“苍天啊,为什么对我这么残忍?!”

    心如死灰的乔真去前边看考试号,但看的人比较多,乔真便倚在讲台上闭目养神,她实在是太困了。

    有人在她手里塞了张白纸,乔真睁开惺忪的眼睛,白纸上面是她的考试号还有班级,而她的身边已经没有人了。

    乔真又毫无形象的打个哈欠,温婉的人也会犯困,所以这不能怪她。

    “我跟你一个考场,一起吧。”楚昭看出乔真的困倦,鉴于他昨天让眼前人流眼泪的愧疚,他很自觉的帮乔真拎书包。

    乔真也乐得有人伺候,于是她便慢悠悠的跟在楚昭后面。

    考场上,乔真只顾着赶快写完,所以那笔尖在纸上唰唰的,她还一边吐槽:哦呦~任务对象那个老古董竟然还知道答题卡的存在。

    乔真的手速,不得不说是十分快的,不过半个小说左右,她便只剩下一篇八百字的作文。乔真凭着最后意念坚持清醒,开头很文艺,中间很粗暴,结尾很潦草。

    写完,睡觉。

    楚昭在乔真隔壁的后面,他看见乔真疲累的趴在桌子上,他那颗很矫揉造作的少男心又开始隐隐作痛。

    于是他在草稿纸上写道:即使做错,也不低头,因为隐形的王冠会掉,坏人会笑。

    还好今天是星期五,下午四点半便放学,乔真只将作业收拾进书包里。

    “楚昭。”乔真从钱包里拿出一叠红票子,“昨天我钱包丢了,半路碰上你爸,你帮我还一下。”

    “你为什么不自己去?”楚昭觉得乔真太小心眼,不过是昨天将她的小松鼠玩偶送人,她竟然已经想着和自己划清界限。

    不,他才是心灵脆弱的人,他要乔真与他划清界限之前,提前让将他的世界与乔真的世界划清界限。“欠了别人的,要亲自去还!”

    乔真真的只是懒而已,她若是有读心术,非得将楚昭的脑壳子给撬开,看看里边是不是一半面粉一半水,晃一晃就成浆糊了?

    有、病。

    迫不得已,乔真只能提前去一趟楚家,楚昭的母亲是一个很优雅很知性的女人,乔真看见她的时候,不由自主的便将气质都提升上来,“阿姨好,这是昨天叔叔借我的。”

    楚母看着茶几上的一叠红票子,她有些惊讶。她很喜欢文真,但总觉得文真虽然温婉,但包裹在温婉里的,是凌厉与果断。昨天丈夫与她说起巧遇文真的事情,她还有些不可置信呢。

    “真真要做一会儿吗?”

    乔真摇头,“抱歉,阿姨,我今天晚上要去买些东西,所以不能多留啦。”

    楚母放下手中的雕花瓷杯,“没事的,我也要去买些东西,我们可以顺路。”

    顺路=蹭车=不用花钱。

    乔真不客气的问道:“阿姨,那可以先去我家一趟吗?”

    “当然。”楚母起身,“真真先坐会儿。”

    楚母上楼添了件外套,还有带着她的包,“走吧。”

    开车的是楚母,如果乔真想拿捏楚昭,那她必然要讨好楚母,最后两人可以发展到不是母女但胜似母女的地步。

    乔真回家将楚楚抱在怀里,还顺便将原主的卡带上,据说原主的卡是便宜爸的副卡,三个字形容那就是——很多钱!她上车,“阿姨,我们走吧,去金鼎商场可以吗?”

    “好的。”楚母打转着方向盘,现在还没有到下班高峰,所以路上堵的并不严重。

    乔真则是很疑惑了,楚母与楚父都是颜值max的人,为什么楚昭的审美会那么另类?

    楚母察觉乔真的目光,她偏头看一眼,然后问道:“怎么了?”

    乔真也不打算将疑惑藏着掖着,“阿姨,您和叔叔都很好看,但为什么楚昭的审美,那么另类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