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悲伤逆流成海(3、加更)
    乔真睁大眼睛,一口汤噎在嗓子里要下不下的,她连忙从口袋里掏出面纸捂住口鼻,她怕嘴里的汤从鼻子里冒出来。

    好不容易将一口汤缓下去,对面的上方传来顾琛细碎的笑声。

    安尔乐却是直接懵圈,她眨巴眨巴灵动的眸子,“楚昭,你说什么呢?”

    楚昭唉声叹气的摇头,“不,你不懂我的话,你便不配拥有它。”

    乔真只能感慨楚昭用的定型发胶质量真是不一般的好,冲天发型已经保持一下午了。

    安尔乐的笑容里有几分尴尬,“楚昭,你刚刚是在耍我吗?”

    乔真眼观鼻鼻观心,她不想卷入这完全没有必要的奇葩纷争里。

    顾琛平日里便坐在楚昭身边,对楚昭的了解可以用两个字形容:看透。所以他也敛眉,默默吃着晚饭。

    兴许是乔真与顾琛两个人的视而不见,对安尔乐的心灵造成伤害,只见安尔乐突然站起来,她清秀的脸上因为生气而添上两道红晕,看着愈发可爱,“我知道,我是特殊进来的,没有你们有钱,没有你们有权,但你们也不能这么戏弄我!太过分了!”

    乔真轻咳一声,她弱弱的抬起头,“咳,安尔乐,我们没有戏弄你,只是楚昭他的脑子……”

    有坑。

    “够了!”安尔乐打断乔真的话,“文真,我先前见你温婉,还以为你和他们是不一样的,结果,结果是我看走眼了!”

    “?”乔真莫名其妙的看着安尔乐,只见对方已经挺着坚强的背影离开,她懵圈的看向顾琛,“我刚刚干嘛了?”

    顾琛笑着摇头,“她的自尊心太强,所以刚刚误会你,她应该以为你是有意对她视而不见的。”他思量一下,“安尔乐应该是在怪你,刚才没有为她说话。”

    楚昭听完顾琛的解释之后,他用拳头砸向桌面,“嘭”地一声。

    乔真与顾琛二人双双转头看楚昭,乔真问道:“怎么了?”

    本来安静的餐厅因为楚昭的一拳而变得鸦雀无声,他们这一桌现在是在众人目光下了。

    楚昭看向乔真,问:“真真,你觉得顾琛说的对吗?”

    乔真很中肯,并且委婉的反问:“综合安同学的背景以及她刚才的表现,你还有更好的解释吗?”

    楚昭垂下眼眸,像是遭受重大打击一般的瘫坐在椅子上,“真真,我对你很失望。这个世界应该人人平等,而不是用一个人的背景去揣测某一个人,出身是没有选择的。”

    乔真浅笑着反唇相驳:“我没有说人人不平等啊,我是说,背景不平等,就像是我们这些纨绔子弟,永远也不要企图与红二代红三代对着干一样。”

    楚昭放(xie)肆(mei)不(yi)羁(xiao)的笑了,“所以,这就是你与顾琛有共同见解的理由吗?”

    他说完便深深的看了眼乔真,那里面的鄙夷很分明,之后便收回目光离开。

    还别说,楚昭的身影莫名有些萧条。

    乔真懵圈的程度更严重了,她看向顾琛,“楚昭刚刚是几个意思?”

    顾琛满不在意的解释道:“嗯,大概是因为我是红三代吧。”

    “啊……”乔真一本正经的问道:“我刚刚没有惹到你吧?”

    顾琛认真的回答:“有。”

    乔真挑眉,“哪?”

    顾琛看着他面前的盘子里满满当当的小吃:“再不吃就来不及了,因为你我可能要饿着上晚自习。”

    乔真用筷子挑起面条,然后转动筷子将面条转成个球,之后才塞进嘴里。

    顾琛诧异,“这是什么吃法?”

    乔真解释:“这样可以避免吸面条的时候发出吸溜吸溜的声音。不过按照你们的教养来说,就不需要这么吃面条了。不是说再怎么狼狈肯定都能表现出风度翩翩的吗?”

    顾琛皱眉,“谁说的?”

    “……对不起,我小说看多了。”乔真默默低头吃面前。

    顾琛自言自语道:“我还以为一心扑在学习上的文同学没有其他的兴趣爱好呢。”

    “哪有?我只是喜欢将时间都利用起来,这样回去便能腾出更多的时间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乔真扬起下颚点了点顾琛的餐盘,“再不吃,就真的没有时间了。”

    于是两个人风卷残云一般将剩下的食物吃完。

    “回班级,写作业。”乔真一想到作业那个磨人的小妖精,她就想龇牙咧嘴的表示头疼,但原主的人设不允许她做出那么不雅观的事情,于是她笑的温馨而又从容。

    她和顾琛并肩回班级的时候,只见安尔乐红着眼眶站在一班门口,而楚昭则是忧郁的哄着安尔乐。

    楚昭看见乔真与顾琛回来,立马拦住门口:“真真,给安尔乐道歉。”

    乔真毫不犹豫的祸水东引,“你为什么不让顾琛跟我一起给安尔乐道歉?”

    “是你刚刚说红二代红三代不要企图招惹。”

    很好,楚昭会举一反三了。

    乔真冷冷一笑,“哦,那我为什么要给她道歉呢?我做错什么呢?因为我不是比安尔乐更弱的弱者,所以我有错?”

    楚昭被问的说不出话,他支支吾吾的说道:“安尔乐刚刚因为你和顾琛哭得很伤心,就算是道歉哄哄她,不也是同学爱吗?”

    乔真用看智障的眼神看向楚昭,“这种同学爱,宁可不要。”

    乔真这才用正眼看安尔乐,只见安尔乐手里拿着伪·仿真的小松鼠楚楚,乔真是彻底被惹恼了,她劈手夺过安尔乐手中的小松鼠,“谁允许你们私自碰我东西的?!”

    她将界限划分的很清楚,这个世界对她而言不值一提,而楚楚不一样,楚楚是她要守护的小伙伴,即使是任务对象,也不可以对她的楚楚做出任何决定。

    安尔乐消瘦的肩膀一颤,她往后退去一步,然后弯腰向乔真道歉,“对……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很喜欢这个玩偶。”

    乔真翻着楚楚的小身体,看见它背上秃了拇指头那么大面积的绒毛,她是彻底怒了。“安尔乐,真希望你可以在培莱姆学校,待完两个星期。”

    顾琛拉着乔真的手腕,“进去吧。”

    “好。”乔真路过楚昭的时候,偏头对他说出两个字,“智、障。”

    乔真坐回座位的时候,便将楚楚放在双腿上,她揉着楚楚的小脑袋。

    “噫”

    乔真心疼的看着楚楚受伤的地方,虽然这个身体不是楚楚的本体,但是楚楚现在与这个身体是一体的,它那么怕疼。

    一滴眼泪从乔真的眼里滴落,溅在楚楚蓬松的绒毛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