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我来保护你(22)
    乔真趁着袁昭还理智的时候,拎着篱落的后领便将他扔出去,之后门外又爆发出猪叫一般的笑声。“别听他说的,我看看你的腿,多可爱啊。”

    袁昭闷闷的低下头,看一眼腿上粉色的小猪,便不忍直视的挪开目光,他感觉他对小腿上的心理阴影再也不能摒除了。

    乔真立马将食盘端到袁昭身边,“先吃晚饭,你午饭都没有吃,又疼那么长时间,早就精疲力尽了吧?”

    袁昭看向乔真微颤的手,他接过食盘,“还好。”

    其实更累的是乔真,她一直绷着神经,生怕纹身的时候刺错……虽然确实是手下的分寸没有掌握好才会导致小猪佩奇的诞生。

    乔真搬个板凳放在床边,然后将菜肴都放在凳子上,“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一趟。”

    没等袁昭回答,乔真便已经推门出去,她去找篱落,“篱落。”

    “干嘛?”篱落斜倚在门框上,嘴里叼着不知道从哪拔来的草。

    乔真开门见山的问道:“清风殿的牢狱里,被你吩咐照顾着,又长得不错的那人,是谁?”

    篱落漫不经心的回道:“我怎么知道?”

    “他今天因给袁林打抱不平,与我动手。如果袁林想要对付袁昭的话,那个人就是一把盲剑。”乔真也学着篱落斜倚在门框上,也漫不经心的说道:“日后保不准还有更多的盲剑,毕竟,袁昭的腿……”

    篱落沉默下来,袁昭在明他在暗,所有的明箭暗箭都是袁昭替他挡下,他不可能无动于衷。

    乔真突然伸出左手袭向篱落的面具,篱落偏头躲避,乔真右臂一伸,只听咣当一声,篱落脸上的面具已经落地。

    好一招声东击西。

    乔真虽然早就知道篱落与袁昭长得一模一样,但还是做出一副惊讶的表情,她的嘴唇微微张开一个“o”形。

    篱落的五官与轮廓都像是和袁昭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但篱落脸上的肤色却是惨白的,因为太长时间没有沐浴过阳光。他锐利的目光直射进乔真的眼里,“对你看见的,还满意吗?”

    “满意。”乔真像是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看来你和袁昭关系不浅,那这事儿便不用我插手了呗?”

    篱落的眉心蹦出个十字架,“他死了,这世间便再也没有人用我的脸,我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取代他,我凭什么要救他?”

    乔真:??卧了个大槽。

    智商不够用的乔真表示她可能遇到假的激愤人格,这个时候篱落不应该突然生气暴走吗?怎么反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随你。”乔真憋出两个字,也事不关己的离开。

    转眼乔真与袁昭在清风殿待上三个月,虽然篱落最上说着袁昭的死活与他无关,但他还是斩除不少袁林的势力。

    当时篱落惊讶袁林的势力扩展的十分迅猛,而根基也很扎实,他还特地问过乔真袁林是不是之前藏拙了。

    乔真的回答是一个鄙夷的眼神,眼神里蕴含着这样一句话:尔等炮灰怎与气运之子相较?

    袁昭与篱落至今没有读懂那个眼神。

    乔真这三个月也没有闲着,她利用与宋老板的交情,斩断袁林一半的经济来源,但袁林那厮实在是太能造作,他建立情报组织杀手组织还建立古代版某宝、慢递一条龙。

    说实话,如果不是袁林挡了任务对象的渡劫路,乔真都要投靠袁林当小弟了。

    好在袁昭经过三个月的缓冲,对他腿上曾经的遭遇也差不多释怀,只是他每每看见腿上的粉色小猪,都要忍不住郁卒好一会儿。

    就在乔真与袁昭勾肩搭背的商量着怎么算计袁家的时候,篱落慢悠悠的从窗前飘过,顺便甩给乔真一个不屑的眼神。

    乔真一开始并不懂那眼神是什么意思,直到,江湖上卷起一场腥风血雨,导火线是篱落派清风殿的人带着袁昭去血洗袁家。

    当然,拥有男主既视感的袁林凭着一身王八之气,突破重重关卡,愣是从清风殿的围剿里杀出一条血路。

    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心眼的,将乔真在清风殿的消息泄露出去。袁林在江湖上放言,他与篱落因夺妻之仇不共戴天!

    乔真:喵喵喵???这满满的女主既视感是怎么个意思?

    篱落:“过两天有场拍卖会,正邪不论,你们若是去的话,便与我一起。”

    乔真看向说话的篱落,毫无形象的盘腿坐在大石头上,“袁林也会去?”

    “嗯。”篱落复杂的看向乔真,经过这三个月的相处,多多少少伴随着袁昭的有心设计,篱落也开始对乔真改观,但他心里一直保留着疑问:为什么乔真会不遗余力的帮着他和袁昭。

    乔真拨下一叶草,逗弄着在大石上搬粮食的蚂蚁,“埋伏吧,若是败露,便用我威胁袁林。袁林先前在江湖上放言夺妻之仇,你们若是拿我威胁他,他就算是为了面子也会做出些许妥协。”

    “不行!”袁昭冷硬的拒绝,“就算是拼死,我也不会拿你当人质。”

    乔真觉得袁昭最近越来越奇怪,经常会对着她做出一些稍显突兀的举动,偏偏他给的理由还很自然。而袁昭拒绝她想出的这么好的办法,乔真也有些来气了:“你把我当人质,不仅可以牵制袁林,还可以救自己,最后还能将我带回来,有什么不好的吗?”

    袁昭急切的握住乔真的两只嫩嫩的手,“你别气,我的意思是,我们不一定会败,所以不要那么早的想对策。”

    乔真恨铁不成钢的用指尖戳着袁昭的额头,“未雨绸缪啊懂不懂?!等真到了那个时候,你再想对策,一切都来不及了!”

    她看向篱落,“投票决定吧,同意的举爪。”

    乔真举爪,篱落举爪。

    “行了,就这么说定了。”乔真以强硬的态度决定下来。

    两天之后,乔真与篱落到拍卖会场,袁昭却是迟迟不到,直到有人讲热闹,说东郊外有人打起来了,而且还是招招致命的那种,一个是江湖上的新起之秀袁林,另一个是上一个武林盟主赵元。

    乔真与篱落对视一眼,篱落直接拎着乔真的后领去东郊外,等二人到的时候,场面简直惨不忍睹。

    袁昭与袁林身上都已经血迹斑斑,特别是袁昭,他的腿上被割出一道道刀痕。

    袁林狠,是真的狠。

    乔真想跑到袁昭身边让他别怕,至少别再怯懦。但篱落一把抓住她的后领又将她拎回去,乔真的脖子被猝不及防的勒住,眼泪一瞬间便被逼出来,“咳、咳咳咳。”

    篱落在乔真身上点几下,乔真便觉得浑身上下软趴趴的,丹田里的内力的调转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