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我来保护你(18、加更)
    眼看着袁昭的脸黑得快要滴墨汁,乔真悻悻的补救道:“开个玩笑嘛,你不喜欢篱落就不喜欢呗。”

    袁昭的脸色这才好看些,他抬起大手摸上乔真的脑袋,“傻子。”

    “你才傻!你全家都傻!”乔真反驳,她用指尖狠狠地戳在袁昭脸上的伤口上,如愿听见袁昭痛得倒吸一口气,“活该!你们怎么打起来了?”

    袁昭想着方才发生的事情,篱落竟然想要对乔真动手,而他又深知篱落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冲动,二人一言不合便厮打起来。他将乔真作乱的小手拿下来,“无事,他皮痒罢了。”

    乔真将自己的手抽回来,她看着袁昭脸上的伤都替他觉得疼。“回去上药吧。”

    “嗯。”乔真带袁昭回去,今天的事情便作罢。

    袁老爷在得知袁昭与乔真在一起,第二日便带着袁林去寻找乔真。而乔真也没有故意隐藏住处,所以她一大早便需要面对糟心的两个人。

    “不知道是什么风将袁老爷与袁公子吹来了?”乔真在门外便阴阳怪气的说道,她看了看自己身后的袁昭,“看什么呀?给客人上茶。”

    袁昭默默的下去泡壶茶然后给袁老爷与袁林上茶。

    乔真端起青瓷水杯,她看着漂浮在茶水上的茶叶,漫不经心的说道:“有什么事不妨喝口茶再说,免得旁人诟病我,曾经的公公和相公上门,连口像样的茶水都没有。”

    袁老爷被乔真堵的死死的,只能端起茶杯浅喝口,猛然被呛住,“咳!”

    乔真忍不住勾了勾嘴角,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儿了。她昨日便料到袁老爷必定会过来要人,所以她便与袁昭商量好对策,顺便让袁老爷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这茶有那么好喝吗?袁老爷都不舍得咽下去了。”乔真憋笑将唇角压下去,“阿昭是您儿子,日后有的是时间给您泡茶喝,不必舍不得。”

    袁林看见袁老爷那副隐忍的模样,忍不住端起茶杯伸出舌头舔一口,只那一口便让袁林不住的咽口水。

    乔真看见也心生好奇,袁昭究竟是加了多少盐呐?

    袁老爷顺着乔真的话说道:“真真啊,爹我也喝不了几年茶了,让昭儿跟我回去吧。”

    乔真将手中的瓷杯放下,“也行。”她从怀里掏出一张欠条,“袁昭欠下两千一百两黄金还有一盏青冥灯,袁老爷若是替他还了,我立马让袁昭收拾包袱滚蛋。”

    两千一百两黄金是琥珀冰莲的一片花瓣,青冥灯是因为袁昭得到青冥灯之后的第二天便将青冥灯还给篱落了。

    袁老爷与袁林的脸色都有些难看,袁老爷问道:“怎么会欠下这么多?昭儿前些日子痴傻,真真可不能因此便什么账都往他头上算。”

    “哟,若是痴傻便能打败清风殿殿主,那我也痴傻一个试试看。”乔真看见袁昭低头站在她身后,“愣着做什么?今天的柴劈了吗?明天的柴劈了吗?后天的柴劈了吗?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可不是让你来过安稳日子的。”

    袁老爷与袁林都知道乔真是说给他们听的,袁林轻哼一声,倒还真有些气势,“乔真,你这拿乔便过分了。”

    “欠钱不用还吗?白纸黑字,还有袁昭的手印。没见过你这般不要皮不要脸的,不还钱就想带人走。”乔真重重的将茶杯搁在茶案上,她从鼻翼轻哼一声,轻松一掌拍在梨花木案上,木案的边角都有些零碎的木屑溅出。

    袁林眼中闪过一丝惊诧,他是二十三世纪的一枚不务正业的宅男,偶然得到机遇来到这个世界,他来的第二天便从天而降一本书,里边记载了独一无二的增强习武天赋的方式,所以他才会在短时间内越来越厉害。

    而乔真不像他有金手指,却轻轻松松的一掌便能将梨花木案的边角拍碎,可见内力深厚。而且她还是武林盟主的女儿,若是得到她,何愁功名利禄?

    他继承了原主袁林的记忆,深深的知道萧真是有多么的喜欢原主,喜欢了那么多年的人,不可能一朝一夕便能忘却,如今又牵扯出袁昭,不难想到,萧真这是在欲擒故纵。

    “真真,我知晓你气我拈花惹草,我此番来义城与于姑娘走的近,也只是想让你生气。”袁林含情脉脉的看向乔真,又做出一副受伤的模样,“真真,我知道错了。爹,您帮我劝劝真真好不好?”

    乔真是头一次见过这种不要脸的人,倘若是原主萧真的话,早就被他这副深情款款的模样骗到了。

    袁老爷看着乔真愈发难看的脸色,只以为乔真在为以前的事情生气,“真真啊,阿林也知道错了,你便不要再使小性子了,带着昭儿回袁府吧。”

    乔真油盐不进,她一副怨妇的模样,“袁林,你若是早些对我这般,你与我又如何会走到如此地步?我对你的爱,都被时间消磨,要怪,就怪时光太残忍吧!”

    袁林还想说些腻死人不偿命的话,却被乔真截去说话的机会。

    “不!你不必再说什么了,我知道你现在开始上进,从袁府到义城,我听了多少关于你的传闻,天赋异禀,博学多才,彬彬有礼。可我呢,还是当初那个一事无成,只顾情爱的萧真,我配不上你。”乔真用手捂住脸,颤音:“我不配再待在你身边,你若是还怜我一丝一毫,便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就让我痛苦,自责,尝受这爱而不得的滋味到死,这方能让我在死去的时候,无牵无挂。”

    袁林看着乔真美丽的脸庞,即便是她痛苦的神色,也犹如小白花一般惹人怜爱。况且,眼前的人是因为他才痛苦不堪。“爹,我们先回去吧。”

    “也好,真真,你好好休息,莫要太过伤心,都是爹的错,爹没有教好阿林,让他失去你。”袁老爷这话说的甚是惆怅。

    乔真伸手制止他们继续说下去的意图,“不,爹,您不要再说了,让我一个人静静吧,求您了。阿林,我和你,倘若还能有缘的话…只求你身边,还有我的一席之地。”

    “好!”袁林慎重的说道,之后便与袁老爷出去。

    而袁老爷则是被乔真的那声“爹”给安抚,他出来府之后,便笑道:“好小子,武林盟主的女婿的地位,可不一般呐。”

    袁林觉得他爹实在是太重名望,他很心疼柔弱的萧真。萧真是一个才气武功兼成的女子,又是武林盟主最宠爱的小女儿,在江湖上可遇而不可求的姑娘,却将最柔弱的一面都留给他。不可否认,袁林感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