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我来保护你(17)
    乔真似笑非笑的看着袁昭,“打脸疼不疼?”

    袁昭可能不明白乔真问的是什么意思,便默不作声。

    乔真看着他那闷不吭声的模样,微微睁大眼睛,“你不会失败一次就放弃了吧?要有万里长征的精神好不好?”

    “什么?”袁昭听的云里雾里,反正没听懂乔真在说什么。

    乔真解释道:“就是坚持啊。”

    “嗯。”袁昭很没有底气的应声,他看向岸上花灯树下的袁林与于家姑娘,“方才你在袁林面前暴露了我的身份?”

    “嗯?”乔真侧脸看他,却见他正看着案上某处,她的眼睛一到晚上便极差,远远只能看见花灯树的虚影,“是啊,你爹最看重的便是脸面,你若是承认身份,虽然会受制于他,但他倘若还要他那张老脸,他就不会对你做出太过分的事情。再说了,我将你有阳玉之肉的事情告诉江叔陪我演戏,现在该是都知道你有阳玉之肉,只是谁会当真呢?若是你爹因为一句戏言便要剜你的肉——呵!他怕是想被口水淹死。”

    袁昭默默的蹭近乔真,他侧头看向乔真柔美的侧脸,“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乔真笑嘻嘻的,半是认真半是玩笑的回答:“我若说我是因你而来,你会相信吗?”

    袁昭笑成傻狍子似的趴在围栏上,“信。”

    乔真的唇角上扬,她这算是获得任务对象的信任了吧。“我们下船吗?”

    “不要,我还没有吃好呢。”袁昭拒绝,先前他龟缩在内心的一角,看着袁召吃糖葫芦、拉扯乔真衣角、还与乔真一起在大船上吃东西,现在想想还有些酸溜溜的。

    “嘁。”乔真不屑的一声,她转头看着船上形形色色的人,但无一不是衣食无忧的人。“我看见熟人了,去打个招呼,你随意啊。”

    袁昭还没有说什么,便看见乔真已经走远。

    乔真看着肥肥胖胖的宋老板,“宋老板,晚上好啊。”

    宋老板看见乔真之后笑得牙不见眼,“乔姑娘,别来无恙,先前多亏乔姑娘出主意,才让老宋我赚个盆满钵盈。”他指了指手拿折扇,站在围栏处竹青色衣衫的翩翩公子,“你瞅我儿子咋样?前几个月考了秀才,我琢磨着让他上京赶考。他武功也不差,赚钱能力杠杠的,前途不可限量。”

    乔真的嘴角微微抽搐,“别开玩笑了宋老板,宋公子前途不可限量,日后有的是贵女求嫁。我一个和离的女人,您这不是埋汰我吗?”

    宋老板兴许是酒喝的有点多,他摇摇晃晃着手将酒杯放下去,“是我的不好,喝过头就喜欢胡言乱语,乔姑娘别放在心上啊。”他从怀里掏吧掏吧的掏出一个小玻璃瓶,“来来来,这东西现在可是有价无市,送你了!”

    好……好财大气粗,乔真就喜欢和这种人打交道,她很不客气的将玻璃瓶子接过来,“那我先多谢宋老板了。”

    那竹青色衣衫的公子回头便看见他的老爹宋老板喝的脸色熏红,他连忙走过来扶住宋老板,“姑娘,此乃家父,方才若是有得罪之处,在下给姑娘道歉。”

    乔真不在意的摇摇头,“无事,宋老板喝的有点多,我便不打扰了。”

    “多谢姑娘。”宋公子拎起宋老板的后衣领,轻而易举的便将宋老板提起来,大气不喘的离开。

    乔真看得目瞪口呆,这宋公子看着文文弱弱的,原来是真人不露相啊。她转身去找袁昭,却发现袁昭正在和篱落说着什么,眼见篱落欺近袁昭,袁昭却还是没有什么大动作。

    噎一口狗粮的乔真直接转身,留下一个冷漠的背影,她在想她是不是也应该找个小哥哥,自产自用狗粮。

    还没等她从人群里找到目标,便有人在那边喊什么打起来了,秉持着有热闹不看白不看,不看是傻蛋的念头,乔真也默默的跟着逐渐围聚起来的人群,却发现中间的两个人便是篱落与袁昭。

    两个人空手赤拳的全靠蛮力殴打,袁昭的脸上已经青一块紫一块,而篱落的两个眼圈都黑了,没心没肺的乔真差点忍不住笑喷。

    眼看着两个人打得越来越凶狠,但是又没有人敢上去拦,乔真又轻松的拨开人群走进去,死死的抱住篱落的腰,“别打了,丢人不丢人啊?一个是清风殿殿主,一个是做了几天的武林盟主,还没有人敢拦住你们,要不是我,你们是不是还要打个你死我活?”

    袁昭看着乔真抱住篱落的手,眼睛都红了,他强硬的掰开乔真的胳膊,拉着乔真离开,“我们走!”

    乔真转头看向篱落,挤眉弄眼的暗示着让篱落过来哄袁昭。在她眼里,方才的一架只是情侣之间闹别扭,不然他们为啥不动用内力,最好打得水花四溅,打出拍好莱坞大片的感觉。

    但篱落对着乔真的挤眉弄眼,只是淡然的转身,留下一个颀长的背影。

    乔真:你们迟早得掰!

    乔真挣脱开袁昭的手,“我不就抱了下篱落,至于醋劲这么大吗?手腕都要红了。”

    袁昭再一次捉住乔真的手腕,上边有两道红色的指印,他捧起乔真的手,“对不起,真真。”

    自认为很大度的乔真不在意的摆摆手,“没事没事,只要你们两能好好的就行。篱落怎么就舍得打你的脸呢?本来就已经很吃藕了。”

    袁昭反驳道:“我不喜欢吃藕!”

    乔真一听,霎时乐了,“行,不吃藕,篱落吃藕,不然他怎么会带个面具呢?”

    桥豆麻袋(等等)!

    乔真一直忽视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如果篱落是袁昭的激愤人格,那么袁昭喜欢篱落,是不是意味着他喜欢的其实是他自己?

    这个问题有点绕人,乔真一把拉住袁昭的胳膊,她看着他惨不忍睹的脸,慎重的问道:“你喜欢篱落,爱情的那种爱?”

    袁昭的脸一瞬间铁青,浑身散发着冷气,他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怎么知道的?”

    乔真仿佛被雷劈中一般,她呆愣的不敢随便开口,她果然是猜中袁昭的癖好了吗?虽然龙阳之癖在这个年代不为世人接受,但乔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她是能接受的。但是袁昭竟然喜欢自己的激愤副人格,略变态啊!

    “你们、你们之前在名门客栈的楼上,靠得那么近,我还看见,看见篱落的脖子上带着吻痕,从你的房间走出来。”

    袁昭的脸黑得堪比锅底,“那不是吻痕,那是我差点掐死他。”

    “嗯……啊?!”乔真是彻底懵圈了,须臾又恍然大悟。

    袁昭的脸色有些缓和。

    只听乔真又道:“所以你们在相爱相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