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我来保护你(13)
    乔真听着楚楚软软糯糯的声音,心累的叹口气,这意思就是她现在只能孤身作战了呗。

    乔真开通单方面消息接收的精神共享通道,她可以接收楚楚的所知所感,但楚楚不能接收她的。

    短短几日,乔真便与袁老爹、袁林来到袁府,乔真麻溜的收拾收拾自己的东西,然后便滚了。但她一直潜伏在暗处,生怕袁昭突然出手。

    但一直潜伏着也不是长久之计,实在是太被动了,乔真决定主动出击。她买了匹快马加鞭回到义城,直接上楼推开袁昭的门。

    “你要对付袁家吗?”

    袁昭回答的也很干脆明了,“嗯。”

    乔真觉得她不可以袖手旁观,“我帮你。”

    袁昭反问:“你要怎么帮我?”

    乔真看向袁昭,眼中尽是认真,“正所谓站得高摔得重,你现在还要处理江湖上的事情,肯定是分身乏术,但我不一样,我可以利用萧家让他们拥有更多的名声金钱。等他们开始松懈的时候,你也成长起来了,你可以狠狠地报复他们,让他们尝尝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的滋味。”

    袁昭一眼便看出乔真的真正想法,他低头故作不知,“果然最毒妇人心,那便请你帮我,让袁家蒸蒸日上吧。”

    乔真很是慎重的点头。

    袁家倒台的危机可以说已经拖延一段时间了,而乔真则是需要在这一段时间内挖掘出袁家的秘密。

    所谓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她现在好歹也是土豪宋老板的小弟,用那些钱买点袁家的消息绰绰有余。

    这天乔真乔装打扮成年迈的老妪,她拄着拐杖到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卖消息的店里,店里是以布庄打掩护的,她进去之后便指着最雍容华贵的嫁衣道:“老婆婆我也是风韵犹存,那件甚好。”

    兴许是乔真掩饰太好,老板以为她这般说只是巧合,于是他过去劝道:“阿婆,这嫁衣可贵着哩!您要不要换件?咱这里的布也是不错的。”

    乔真老大不乐意了,她执拗的指着那件嫁衣,“不是那件,减容光。”

    老板眼神闪了闪,“阿婆,我扶您进去坐坐吧,您年纪大了,来一趟也累着了,您还要前些日子的布匹吗?”

    “要!”乔真被老板扶进铺子里间,她东张西望的看着,却发现与普通铺子的里间一般无二。“我要买江湖袁家的消息,就是几年前突然在江湖上崛起的袁家。”

    老板笑了笑,“阿婆,您问的这些我怎么知道?”

    乔真佝偻着身子从怀里掏出两张五百两的银票递给老板,“现在知道了?”

    老板讪笑,“知道了,知道了。你有什么想问的便问吧。”

    “杜茹惠是谁?还有袁昭是谁?”

    “杜茹惠啊,当年是名震江湖的侠女,也不知道是遭受了什么,最后嫁给袁老爷,生完孩子便死了。袁昭便是那孩子,袁老爹对那孩子甚是宠爱,只是袁昭时而怯懦时而冷漠,竟然像是在一个身体里住着两个人,如今的袁夫人觉得他身上有什么脏东西,便将他关在院子里,不给旁人看望,也不给他出来。”

    什么一个身体里住着两个人,精神分裂呗。“那杜茹惠当初遭受了什么?还有如今的袁夫人如何待袁昭的?”

    “这个……”老板面露难色的看着手里的银票,眼中却是闪着精光。

    乔真又塞了一千两的银票给老板。

    “杜茹惠当初是被袁老爷下了药,下嫁给袁老爷也是因为怀了袁昭。只是杜茹惠死后,袁老爹对杜茹惠还有感情,也宠爱了袁昭一段时间,他在袁昭两岁的时候娶了如今的袁夫人,袁夫人一开始对袁昭便是待亲儿一般的好。但是在袁昭四岁的时候,袁夫人怀有身孕,袁夫人有了亲儿子之后,哪能还好好待袁昭?整日里背着袁老爷非打即骂,四岁的孩子他能懂个什么?兴许是被虐待久了,便有些疯疯癫癫的。”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乔真迟疑的问道。

    老板谦虚的笑了笑,“这风云暗涌的江湖上,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乔真觉得有些惊悚,她又说道:“哎呀,布匹什么的还请老板请人送到我主人家里去,老婆子老咯,这些布匹也拿不动了。”

    老板机灵的扶着她,将她送出去,之后回到店铺里间还欣喜的说道:“这些都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还真是二傻子花钱买这些消息,主子诚不欺我。”

    二傻子乔真到巷子里将乔装都褪去,然后带着她今天刚得到的消息回名门客栈,凭着刚刚那个老板给她的信息,她可以断定袁昭是精神分裂。

    这就更让人绝望了,乔真不仅要完成主人格的愿望,还要完成副人格的愿望,万一两个人格的愿望相冲的话,那就呵呵了。

    乔真从楚楚的视觉里可以看见,篱落又开始崩人设,然后咋咋呼呼的在袁昭面前说着什么,然后楚楚的眼睛被挡住,乔真也只能在楚楚的视觉里看见一片黑暗。

    他们一定是做羞羞的事情了!一定是!

    乔真立马将单向的共享通道也关闭,然后又念几句非礼勿视,非礼勿听让自己冷静下去。“任务对象也太开放了…”

    袁昭也不知是为何,总有些鬼迷心窍的认为眼前毛色黑白相间的萌物很有灵性,鬼使神差的便用抹布挡住它的眼睛。

    “喂!你遮住我们家九丫的眼睛干嘛?而且还是用脏兮兮的抹布,你这个人怎么那么狠心啊!”篱落心疼的将九丫抱在怀里,“乔真那个丫头可喜欢它了,你有事没事抱着它在乔真面前晃晃,还能吸引下乔真的注意力呢。”

    袁昭:“乔真?”

    “……”反射弧特别长的篱落,后知后觉的说道:“就是萧真,她去清风殿的时候,用的便是乔真这个名字。不过袁召还真是让人羡慕呢,让萧真为了他去潜伏在清风殿。”

    袁昭的眼中闪过名为嫉妒的光芒,“只希望,他不要再让我们失望才好。”

    篱落轻嗤一声,“什么让我们失望,还不都是你,有什么好失望的,就算他是分裂出去的懦弱,你也别忘了,是他成就了现在的你。”

    袁昭不可置否,他突然出手掐住篱落的脖颈,“滚吧,别再出现在萧真面前。”

    “嘁——这可由不得你。”篱落讥讽的说道,然后挣脱开袁昭的两根手指,抱抱着九丫便离开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