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我来保护你(12)
    ..快穿之炮灰爱蹦跶

    袁林被周围异样的目光刺激,他口不择言道:“萧真!你这就过分了!当初是你求着要嫁给我,不然依你那豆芽菜的身板我会娶你吗?!”

    莫哔哔,哔哔我就打你。

    乔真扬手便给袁林一个大嘴巴子,反手又是一个大嘴巴子,“啪啪”两声清脆的很,“你嫌弃我我还嫌弃你呢,既然如此和离呗。”

    袁老爹还想再劝两句,但是袁林已经嚷嚷着要和离,他也不想在大庭广众的丢人现眼,对乔真也生出几分怨。“嚷什么嚷?!”袁老爹一巴掌呼在袁林的脑袋上,然后将袁林拎走。

    一个身材火爆的紫衣妇人说道:“萧姑娘早该这般,那袁林最爱拈花惹草,还不是仗着令尊?惯会狐假虎威。”

    乔真看着紫衣小姐姐的大胸差点忍不住喷鼻血,她目光黏在大胸上好不容易才挪开,“我如今能看开,也算好事一桩,谁还没有翻过船咋的?谢谢姐姐提醒,你不说我还不知道他仗着我爹在外头拈花惹草呢。”

    紫衣妇人倒是觉得萧真变了不少,毕竟她去年武林大会劝说她的时候,她还维护袁林与自己起过口舌。“看开就好。”她转身大吼一声,“还不散了?大老爷们跟个娘们似的,那么爱看热闹!”

    经紫衣妇人那么一吼,众人散的散,有的则是与她再说上几句。

    乔真趁着众人都不再关注她,于是便转身想离开,她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东南方向,发现篱落正贴在袁昭耳边说话,而袁昭低着头仿佛是娇羞的模样……娇羞?!!!

    她的眼睛不由睁大许多,虽然天界也不抵制两个男人在一起,可篱落是任务对象捏造出来的人物,篱落是虚假的啊!

    篱落余光瞥一眼乔真,面具下的嘴角轻轻上扬,他更贴近袁昭的耳畔,“她可不是你能驾驭的,别到最后深陷泥潭还不想自拔,那可就是自找罪受了。”

    袁昭故意转头与篱落更贴近,“为何要驾驭,还没有发生的事情谁也说不准,不过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乔真听不清两个人在说些什么,但是她看见袁昭与篱落的嘴巴都要贴在一起,而且袁昭还貌似邪魅一笑,她目瞪口呆的像个傻子似的,又看见袁昭抬手给篱落捻起挡在面前的一缕发丝,他们二人又亲昵的说了些什么。

    乔真终于忍不住捂着脸回到自己的房间,她觉得她可能需要找个对象,毕竟天天吃别人的狗粮不如自产自用。但是她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回归天界之后不会被杀人灭口吧?

    但其实她还有些小激动,上古神君的性取向,那么秘密的事情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篱落余光看见乔真离开之后,便一把推开袁昭,他极为嫌弃的用袖子狠狠的擦嘴,“你踏马恶心死了!说话哈出来的气都喷老子嘴上了,呕——”

    袁昭冷眼看着篱落弓腰趴在一旁干呕,目光却是望着乔真离开的方向。

    篱落干呕完了便直起身来,却发现袁昭已不在原地。他恶狠狠的骂道:“过河拆桥的小人!”

    乔真是一个说风就是雨的人,她这边说要和离那边立马便让袁林签下和离书,最后让萧老爹派人快马加鞭去袁府那边的官府,将“萧真”这个名字从袁林配偶这一栏里抹去。

    乔真炸毛:

    楚楚感觉自己委屈极了,

    说实话,乔真觉得她如果是袁昭,她不仅要对袁府动手,她还要让袁府血流成河,大家一起互相伤害呗。她连自己都说服不了,如何去说服袁昭不去对付袁府?

    所以,有的事情咱们还是暗搓搓的来吧。

    武林大会结束之后,乔真便与袁老爹他们一路去袁府,她还有些东西在袁府需要带走呢,以及剩余的一些首饰。

    乔真是可以狂霸酷炫拽的将那些首饰都丢弃,但现实让她不得不低头,她现在全部财产便是那些首饰,她也很绝望啊。

    “真真啊,你就原谅阿林吧,他是爹我从小看大的,他虽然在外头拈花惹草,但是他心地还是好的。”袁老爹腆着老脸苦口婆心的劝道。

    乔真差点就要听笑出来,她在某个位面曾经看过这样的段子,“虽然我抽烟,喝酒,纹身,肚子里死过人,但我是个好女孩”,袁老爹说的话,与这个段子也是异曲同工吧,妙得很。

    袁林看着乔真的神色有些微妙,当即便有些恼羞成怒,“男人三妻四妾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她若是不能接受,她便一个人孤身到老,难不成还要我迁就她?”

    袁老爹又一巴掌呼在袁林身上,“真真一个人难道不抵那些人很多个吗?!”

    袁林捂着被打的地方,气呼呼的嘟囔道:“杜茹惠也一个抵很多个,你还不是娶了我娘?而且娶了我娘之后还纳妾。”

    乔真竖起耳朵,袁老爹先前还娶过一个叫杜茹惠的女子,可是她从原主的记忆里,没有搜索到任何关于杜茹惠这个名字的事情。

    袁老爹似乎是不愿将这件事说出来,他下意识的看向乔真,却发现乔真并没有很在意,他这才挥手向袁林警告。

    接下来的日子,袁老爹仿佛是害怕袁林又将杜茹惠给牵扯出来,他也不再劝乔真。而袁林畏惧袁老爹的大掌,虽然在马车里遭受颠簸也只是哼唧几声。

    乔真的耳边是清净了,面上波澜不惊的发呆,但心里却是炸开了。,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