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我来保护你(11)
    绯衣将手臂扭曲成不可思议的弧度向乔真袭去,乔真来不及避免只能交叉着手臂将绯衣的胳膊卡住。

    “你们殿主都没说什么,你这般又是什么意思?”乔真偏要火上浇油。倘若绯衣是以清风殿长老的身份对她出手,那么完全是说不通的,毕竟清风殿向来恣意,有则有,没有便算了。

    唯一的解释便是,绯衣对篱落有别样的心思,或者她对清风殿有别样的心思,对前者兴许是倾慕,对后者只能是觊觎。

    绯衣轻蔑的笑了声,之后便将伸出去的胳膊收回来,她捏了捏乔真的脸颊,“乖孩子,方才姐姐都是吓你的,你不会当真了吧?”

    乔真捧起青冥灯在绯衣面前晃了晃,她恶劣的笑着,“方才若是真的,我也不敢说什么啊。”什么吓她的,方才测险仪手链上灼热的温度可是真真的,她手腕上的肌肤估计又泛红了。

    绯衣默不作声的瞥一眼乔真,之后便娉婷婀娜的旋身离开。

    乔真见她离开,又竖耳听见她的脚步声渐远,这才捧着青冥灯去找袁昭。她已经走到袁昭门口,却又止住脚步,然后抬手敲门。

    “笃笃。”????“谁?”袁昭短促的一声。

    “是我。”

    “进。”

    乔真推门而入,进去之后便转身关门,再转身要走进去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脖子上架着一把锋利且泛着银光的剑,而持剑的人正是袁昭。她挑了挑眉,仰头看向袁昭,却让自己的脖颈与剑刃愈发贴近,“有事讲,这个意思我可不懂。”

    袁昭看着乔真手中的青冥灯,扬手便将剑又收回剑鞘,“你来做什么?”

    乔真看见他将剑收回去,连忙讨好而又掐媚的笑了。“我来给你送青冥灯啊,当初我可是为你的一句话就去了清风殿。”

    袁昭凝眸看她。

    乔真以为袁昭想矢口否认,忙不迭的将青冥灯塞进他手里,“不管怎么样,这东西本来就是要给你的,你若是现在不想要了,你便将它丢了,反正我给过你了。”

    袁昭敛眉看着手中的青冥灯,他那时候好几天没有看见乔真,还以为又被抛弃了呢。没想到她说风就是雨的,因他一句话便去清风殿。

    说白了,乔真就是袁昭的永久愿望票,指哪打哪,还不用付出代价的那种。

    但乔真觉得这个事情她做起来是理所当然的,袁昭可不这么想,他按捺住眼底的笑意,最后将青冥灯往怀里一塞,姑且当作是眼前这个女人给他的定情信物吧。

    “你何时与袁林和离?”

    这个话题转的有些快,乔真懵圈两三秒,反问道:“嗯?”

    袁昭不由拧眉,觉得眼前人虽然很喜欢他,但她好像更喜欢那个窝囊、武功垃圾、花心、还吃喝嫖赌的袁林。他不禁强势的说道:“与他和离。”

    乔真听着袁昭的话,脑海里早已刷屏。

    这要不要听他的话?

    我与袁林和离算是他的心愿吗?

    他为啥要让我和袁林和离?

    他似乎在袁家过得不好要奋起反击,但看在青冥灯的份上要饶过我,所以要我和离?

    这个解释似乎很是合理,所以乔真犹豫一会儿便干脆的回道:“好。”

    袁昭冷漠的脸下有一颗窃喜的心,这个女人在他装疯卖傻的时候便对他唯命是从,如今他恢复正常,她肯定更听他的话。

    乔真离开袁昭的房间之后并没有回到她自己的房间,而是去袁林的房间找袁林。

    “袁公子,您可轻些,哎哟~”

    袁林的屋子里传出女子娇腻腻的声音,之后便响起袁林油腔滑调的声音。

    乔真一脚踹开袁林的门,“嘭”的一声震得屋子都有些发颤,她皮笑肉不笑的走进门,“你就这么急不可耐?在武林大会的时候给我难堪?!”

    这是和离的好机会,她只要趁机将事情闹大,哪怕是袁老爹,也没有那个脸面来挽留她。毕竟在名门客栈的都是江湖儿女,最看不起的便是情爱纠缠。

    袁林觉得乔真实在是有些小题大做,他平时在家的时候便是这般,也不见她这般闹腾,反而觉得是乔真想要在大庭广众故意给他难堪。如此一想,他看着乔真的神色便有些嫌弃,他故意大声的喊道:“我怎么给你难堪了?你以前的知书达理呢?你去清风殿一趟,就学会跟我胡闹?!”

    这样的局面正是乔真所期待的,于是她满脸受伤,又不可置信的看着袁林,“我在跟你胡闹?武林大会你便找这些莺莺燕燕的,这里哪个武功不厉害,哪个听不见你屋子里的声音?!我堂堂萧家的女儿,论学识,在京城也是小有名气,论武功,在江湖走哪儿都不容小觑,凭什么要容忍你给的屈辱?!”

    乔真的声音也没有故意压低,来名门客栈的都是些在江湖上有威望的人家,每家至少有一个武功厉害的人,所以袁林的名声在江湖上实在是臭得很,连带着原主萧真都要遭人诟病。

    很快便有许多人过来围观,而乔真却感觉到二楼东南方向有一道强烈的视线黏在她背后,而且还具有侵略性。

    袁林气急败坏的指着乔真,“你你你……”你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下文来。

    乔真挥起胳膊便将袁林的手臂打下去,“我什么我,我要与你和离!”

    本来观战的袁老爹见乔真将事情闹得如此大,也不由出来做个和事老。“真真,你这个儿媳妇待阿林如何,我与你娘都看在眼里,嫁给袁林是你受委屈了,但他现在还没有沉淀下来,等他再过几年,懂得体贴你的时候,也不枉费你当初嫁进袁家的决心。”

    乔真又不是真的觉得难堪,她的目的简单粗暴就是和离。“爹……不,袁老爷,我萧真要做什么从来都不是冲动,当初要嫁给袁林是我真的很喜欢他,但我对他的喜欢并没有沉淀下来,反而飘飘然无处可居,我不想将时光浪费在一个消耗自己感情的人身上。”

    袁林是真的没有料到萧真会喜欢自己,因为当初她要嫁给自己也不过是给他爹使得障眼法。但他从来没有想,一个女子嫁给他给他挡住袁老爹的怒火,再和离之后会承受怎样的心理创伤。他反而有些沾沾自喜,他平日里饱受大家闺秀或是江湖女子的不屑,可如此优秀的萧真还不是喜欢他?

    “真真,你不要闹了,武林大会之后你便与我回家,我日后会收敛的。”

    乔真听完差点气笑了,他说会收敛,但不是断绝。这种渣男,简直天理难容。“我今日在闹?袁老爷,您听见您儿子说我什么了吗?今日的事情我必要给自己讨个公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