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我来保护你(8)
    乔真这厢每天勤勤恳恳的伺候殿主与灵宠,那厢又与清风殿的小伙伴打成一团,隐隐有些向女汉子发展的趋势。

    只有她与篱落心知肚明(篱落便是清风殿殿主的名讳),她所做的一切不过是障眼法,她想要的是江湖三大邪器之一——青冥灯。

    话说回来,乔真一直没有将袁昭当作是智障,相反,当初她闯进袁昭房间的时候,袁昭阴鸷的眼神以及测险仪手链手灼热的温度,都在昭示着袁昭并不是真傻,而且他的目光还很锐利,可他要青冥灯做什么呢?

    传说青冥灯可以蛊惑人的心智,可以催眠自己使自己的心性或是性格发生改变,但这种情况很难实现。而用青冥灯去蛊惑别人的心,那便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而更让乔真疑惑的是清风殿的灵宠胖达,在她的记忆里胖达明明是啃竹子的,但这里的胖达虽然住在竹林里,却是以肉食为三餐的主食,而竹子却是用来磨牙的。

    许久没有联络乔真的楚楚突然申请打开精神通道。

    乔真选择:

    她好不容易才在清风殿迷惑众人,可若是因为担心楚楚而做出令人怀疑的举动,岂不是前功尽弃?再者,楚楚并非本体进入这个任务世界,所以乔真并不担心。

    一只身高到乔真大腿的胖达抱着她的腿,喉咙里还发出软糯的声音,必定是撒娇无疑了。

    “乖宝,给你一根竹子自己磨牙去。”乔真从身旁随意抽出一根竹子放在小胖达的爪爪里。

    小胖达还是紧紧的抱着乔真的大腿不为所动,它的眼睛珠子都快黏在竹子上了。

    “它倒是对你喜欢的很。”篱落日常来禁地与灵宠进行感情培养,顺便练功。他一如既往地在脸上带着金制又薄如蝉翼的面具,只留出一双眼睛与一只嘴巴。

    乔真曾怀疑篱落与袁昭是同一个人,但她清晰的知晓篱落的这双眼睛与袁昭的眼睛没有半点相似,所以这个念头便夭折了。

    “因为我长得美嘛,它们自然是喜欢我的。”

    “嗯!”小胖达的喉咙里挤出这个音来,这让乔真很是惊喜,却是让篱落的眼中闪过流光。

    篱落并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厨子有事下山,你今晚便去顶替他。”

    “是。”

    下午乔真便去厨房帮忙,有一段时间是她一个人待在厨房生火,她往火塘里推着柴火,也没有生出什么心思来,她要做的是温水煮青蛙,来日方长嘛。

    虽然众人因为这次考验,而对乔真更加亲切,但却是有人对她更加防备,比如篱落,比如当初那个红衣女子绯衣。

    这天晚上,乔真端着食盘去篱落房中,发现篱落正**着胸膛、光溜溜着大腿斜倚在软榻上。

    “您不冷吗?”

    篱落似乎是有些不虞,虽然他的脸被金面具给遮挡住,但乔真就是能感受到。

    “怎么?你不是仰慕本教主,如今本教主便手无缚鸡之力的躺在这儿,你怎么不扑上来?”

    乔真拧眉,她越接触篱落越觉得篱落的画风十分清奇。“您带着个面具,我又不知道您长什么样,万一您太丑我日后后悔都来不及。再者,得到的是红玫瑰,总是要凋谢的。得不到的是白月光,白月光是长存的。”

    “什么歪理。”虽然是问句,却被篱落用轻蔑而不屑的语气说出来。

    乔真认真的反驳道:“不是歪理,乃是真理。”

    篱落起身便光着脚踩在地衣上,不得不说,清风殿是十分富裕的。拿篱落房间的地衣来说,地上铺着的都是羊毛织成的地毯,上面的图案都是用金缕线绣成的双面绣,十分昂贵。

    而乔真的目光却是被篱落的左小腿给吸引去,他的左小腿上有一块红色的胎记,这分明是任务对象的标配啊。

    “嗯?”篱落用气声捻长了调儿。

    乔真被撩得打了个哆嗦,“殿主,您为何要自称是教主?”

    篱落轻笑一声,“世人皆称我清风殿为魔教,本教主不自称一声教主,如何对得起江湖众人的奉承?”

    什么奉承,明明是不耻。

    乔真默不作声地将碗筷摆放好,然后便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篱落身后。

    篱落倒也没有再为难她,“再过半月便是武林大会,听说你父亲也会去,不如你也随本教主一同去瞧瞧?”

    原主的父亲是武林盟主,不仅要出席武林大会而且还要主持武林大会,乔真若是去的话,“武林盟主之女与魔教教主出入武林大会”便会成为整个江湖茶余饭后的话题。

    乔真低头敛眉,“不了,奴婢为了父亲的身子着想,还是不去了。”

    “那九丫该让谁照顾呢?”篱落的言下之意便是乔真非去不可了。

    九丫便是那只抱着乔真大腿撒娇的小胖达,而它也是黏乔真最紧。乔真没去禁地以前九丫都是郁郁寡欢的模样,连篱落都以为它命不久矣,怎知乔真去后,九丫便开始吃肉喝水,整个熊都开朗许多。

    乔真缓缓吐出一口气来,“奴婢去会不行么?”

    “如此甚好。”篱落的话语里有些难以察觉的笑意。

    只是过几日了,篱落便让乔真收拾包袱,二人便动身去义城。

    篱落行走的十分高调,他脸上的金色面具,怀里萌萌哒胖达,无不昭示着他便是清风殿殿主。这让原本便打算温水煮青蛙的乔真有些乱分寸,照这架势,估计没等她顺利偷到青冥灯,篱落先把她给玩死了。

    好在篱落没有丧心病狂的步行到义城,因为乔真三脚猫的功夫,所以篱落便将乔真夹在腋下,然后便运起轻功赶路,不过三四日的时日便到义城。

    原主的爹初见乔真的时候,还傻了吧唧的很欢喜的谢过篱落,直到篱落自称“本教主”之后,萧盟主差点一口气喘不上来。

    “爹啊……”乔真小心翼翼的拽着萧盟主的衣角,“你看那个胖达多可爱呀,它还蛮有灵性的,离了我就不吃不喝的。”

    萧盟主懊恼的瞪一眼乔真,“住嘴!清风殿的灵宠不吃不喝半个月也不会有大碍,你胡言乱语什么?”

    乔真知晓萧盟主不可能骗她,那么她这些日子自以为的被需要便都是自作多情了。

    萧盟主与篱落又打了几个太极,然后便将乔真关在屋子里,进行父女间深刻的交流。

    被关了三天三夜的乔真义愤填膺道:“爹,我真的是去历练的,古人言:不入红尘则难以破红尘,我不去清风殿如何看透他们这帮宵小的黑心肠……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