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我来保护你(1、加更)
    ..,

    月老被气得不想与她说话,恰好有太白上神的小童过来请她去兜率宫,所以她便适时的止住话题,与小童离开。

    太白上神似乎是笑眯眯的,心情极好,看着乔真也颇为和颜悦色,他拿起一只小红瓶递给乔真,“五粒现代,本君这里还有一些瓶瓶罐罐的,都予你任务所用,切记,莫要松懈,往后的任务会一次比一次艰难,而且不再有冷却的时间,更别提回天界休息了。”

    乔真捧着一手的瓶瓶罐罐,还没来得及开心,便被一盆冷水浇得透心凉。

    只听太白上神又说:“楚楚日后便不能再以实体跟随你,而且出来剧情资料与任务对象的资料,其他的都不再提供给你。这些瓶瓶罐罐省着些用。”他说着眼底划过愁色,“只是莫要再让他伺候你了,若是那位日后记起,只怕又是一番腥风血雨。”

    乔真反复在嘴里咀嚼着那“腥风血雨”四个字,她在天界地位确实低下,但是她好歹是个有背景有后台的仙子。能对她用上“腥风血雨”四个字的,只怕是远古几位上神。乔真立时精神抖擞,她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奴役远古上神啊,剥了她的皮,她都赎不了两个任务世界里的罪!

    而且掌命司消除记忆的仙丹实在是水的很,不知道有多少仙子被牵扯进任务对象的“记忆大讨债”之中,乔真一瞬间有些生无可恋。

    太白上神看她哭丧着个脸,也知道她有悔意,便说道:“也罢,你日后好好对他,将功抵罪吧。哦,你要攻心,还是攻计?”

    乔真沉默,攻心则是以感情作为基础,使亲情、友情、爱情、战友情之类的感情达到一定的数值。攻计则是以利益为基础,与任务对象达成一致的利益。不论那种,最后都要帮任务对象完成任务。

    “攻心吧。”乔真思忖着说道,她智商不够,那些弯弯绕绕的她剪不断理还乱。但是攻心的话,她随身携带的武术便能成为一份金手指。

    “这次的任务有些特殊,是帮助任务对象完成心愿。这是乾坤袋,本君和弥勒佛借来的,每个世界可携带走一件物品,可祝你完成任务。切记,不成功,则成仁,瓜仁的仁。”太白从宽大的袖袍中拉扯出一个金黄色的袋子塞给乔真,“别的仙子都没有的。”

    “你看看还缺什么?我给你开点外挂。”太白金星挤眉弄眼。

    “测险仪。”乔真一脸殷切的看向太白金星。

    太白金星只留一句:“你且等片刻。”然后便出了宫殿。

    他再回来时,手中拿着银色的链条,“这是上等测险仪,只要你完成任务,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天界必定亏待不了你!”

    乔真也感受到太白金星话语里的任重而道远,她郑重其事的点头,“我一定好好完成任务!”然后她便抱着楚楚去虚空之境储存本体。

    “娘子救我!”

    乔真感觉到胳膊的疼痛以及耳边的吵杂,她有点打人的冲动。

    眼前有个硬朗的中年人,手上操着鞋子要打她身后的人,乔真眼皮跳了跳,只见中年人一鞋子对准她身后便拍过来,她展开着的手臂被身后的人转个方向,然后那鞋底便正好拍在她的胸脯上。

    乔真捏了捏拳。

    这次并不是在脑海里加载资料,而是直接被灌输属于原主的记忆,乔真第一次遭受这般经遇,便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原主萧真是武林盟主的小闺女,却是鬼迷心窍的喜欢上袁林,袁林就是方才躲在乔真身后的男人,而动手的是袁林的爹。

    袁林生得一副油粉面相,将萧真迷的七荤八素的,但他纨绔又怕事,后来原主以假成亲的借口嫁给袁林,就算她打不过袁老爹,但是她可以在袁老爹打袁林的时候拦着。乔真刚过来便撞上袁林生事,袁老爹追在后头打的场景,可怜她白白挨一掌。

    而任务对象是袁林的哥哥袁昭,但他身子骨弱,又生得痴傻,常年被锁在西边偏僻的院落。

    乔真揉了揉发痛的胸口,然后便艰难的坐起身来。

    只见袁林小心翼翼的坐在床边看着乔真,他眼中的担心不能作假,“真真,你没事吧?”

    “没事,你爹也太凶悍了。”乔真疼得龇牙咧嘴,“你最近要不要出去躲一躲,避过你爹的怒气再回来?”

    “好主意,但是家里唯一的狗洞都被堵上了,我出不去啊。”袁林捧着个脸郁闷的说道。

    乔真拧眉,他从衣柜里拿出两身衣裳,又从嫁妆里抽出两张银票,“走,我送你出去。”

    她拉着袁林进院子,然后后退几步,一个冲劲便翻上围墙,她伸手道:“来!”

    袁林拉着乔真的手往围墙上爬,费了老半天的劲儿两个人才翻下去。

    乔真将袁林拉到街口,“放心吧!我会帮你拦住你爹的!”

    袁林感动的拉着乔真的手,泪眼汪汪,“真真,你真是太好了,你的大恩大德我无以为报,只有用我储物柜里的风筝报答。”

    乔真眼前一亮,她好像已经晓得该如何接触任务对象了,这简直是棒极了。“那我便收下你的报恩,你快跑吧,你爹一会儿便要过来寻你了。”

    袁林勾着脑袋在乔真身后看着,然后便转身抱着包袱回去。

    乔真回去又翻墙上前,正当她一条腿在墙外,一条腿在墙内的时候,她看见袁老爹站在墙外,无奈的看着她。乔真立时咧开嘴,傻乐傻乐的笑了,“爹,伸手不打笑脸人,咱能不能,算了吧?”

    袁老爹轻哼一声,到底是方才失手打到乔真,本就气短。“下来,爹是很满意你的,方才也并非故意,只是袁林实在是朽木不可雕!你也不该惯着他,让他到如今都没有半点作为!”

    乔真只一个劲儿的对着袁老爹傻笑,也没有要动身下去的意思。

    到底是袁老爹心软,“下来吧,让他一个人出去,知道世事险恶,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于是乔真便乐颠颠的爬下去。,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