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网瘾少女vs心宽体胖的少年(12、加更)
    乔真并没有在意事情的发展,毕竟事情越闹越大,她反击起来才更加有力。

    事情也如乔真所期待的,像是个雪球一般越滚越大。

    直到有辅导员来寻找乔真谈话,乔真只留下一句“是时候解决了”便离开学校。

    她联系梅老爷子的好朋友,那是一个德高望重的律师,并且他的徒弟也是小有名气的律师。

    因为事情已经超出乔真的想象,那些网络上的刁民已经人肉出乔真的学校与家庭住址,所以影响很是恶劣,她便直接将帖子告上法庭。

    连带着对她发表侮辱性的营销号也被她挨个告上法庭,毕竟梅家最不缺的便是金钱。

    梅老爷子知道孙女被人恶意侮辱,当即怒得直敲拐杖,非要老朋友的徒弟将那些人告的罪名再重些。

    原主的二叔是政治人员,在京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恶意造谣政治官员亲属的罪名也一并压在造谣者的身上。

    w国对官员个人以及家室有着很严格的要求,但同时对处理有关官员以及官员亲属的法庭判决也十分严格。所以乔真以官员亲属的身份接受法院十分严格的调查之后,轻而易举的便成功洗白。

    毕竟她本身就没有什么黑历史,除了小时候总是喜欢啃脚丫

    秦昭不在w国的第一年,除了造谣事件之外,并没有再发生什么大事。

    第二年,秦昭回国倒计时一个月,正好是秦母的生日,那天乔真与原主父母还有秦家父母聚在一起,梅母与秦母喝的有点多,乔真眼皮子不受控制的跳动,还没有来得及问楚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便看见一辆小轿车横冲直撞的向秦母撞去。

    乔真第一反应便是推开秦母,然后她自己悲催的躺在血泊之中,她昏迷前还费力的说道:“不要、告诉爷爷和、秦昭。”

    说完她便头一歪,晕了过去。

    经过一夜的抢救,乔真被转移的icu病房,而梅家父母与秦家父母却是在危险期内焦灼等待与祈祷。

    乔真也很无语,她的灵魂还漂浮在梅真身体的外边,她与原主身体的距离不能超过两米,而且她还不能打开精神通道与楚楚交流。

    已经成为灵魂的乔真想揉揉鼻子,她的手却是穿过她的鼻子,她有些欲哭无泪,感觉又要翻车了好吗!她现在只能将希望全部寄托在楚楚身上。

    原主的身体已经回天乏力,可若是楚楚奉献出一点点糖豆豆,那乔真也能回到原主的身体内,继续活蹦乱跳。

    乔真漂浮在半空中,闭眼将自己的耳力调整到最好的状态,然后听着周围的一举一动。

    楚楚在感受到乔真灵魂的剧烈波动之后便知道大事不妙,它凄厉的惨叫一声,然后便挣脱开佣人的顺毛,向着原主身体所在的医院奔跑。

    就在原主身体的危险期度过一大半的时候,乔真还是没有听见楚楚进来的动静,她只能在心里念叨着五粒糖豆豆,想要以此与楚楚的内心产生共鸣。

    楚楚不负乔真愿,终于在危险期的最后一个小时赶来,它努力的缩着自己的身影,在众人没有察觉的时候,它用小爪子扒开原主的嘴巴塞进去一粒糖豆豆。

    漂浮在半空中的乔真趁着楚楚看不见,偷偷抹一把激动的眼泪。搭档关键时刻没有掉链子,这简直是乔真职业生涯以来最激动的时候。

    一个小时之后,原主的身体从icu病房转移到普通病房,而乔真也逐渐回到原主的身体里。

    这让两家的父母都松了一口气,只是随之而来又是一记炸弹,炸得梅母当场昏倒。

    原主的腿,很有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

    几天之后乔真醒来,她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些死后逢生的庆幸。连环任务的每一环都至关重要,所以她在这个世界已经是很谨慎的温水煮青蛙了。相对于寄主的身体死亡,或是任务对象的母亲死亡,乔真更宁愿是她的双腿残废。

    所以在梅母到来之后,乔真还十分乐观的安慰着梅母与秦母。

    虽然效果并不显著。

    梅母还是抱着乔真不断地哭啊哭,而秦母则是红着眼眶怯懦的站在一旁。梅父也很难过,但是他更希望乔真可以乐观一点,毕竟事情已经发生。

    “医生并没有把话说死,所以我们当务之急是联系专家给真真做出一套治疗方案,真真的腿迟一天都是在消耗一份希望。”

    经过梅父这么一说,梅母的理智逐渐回笼,她点头称“对!”,但神色还是有些狼狈。

    “没关系的啊,相对于秦阿姨的一条命,我们现在很赚了,妈妈,你不要迁怒啊。”乔真将梅母内心的黑暗驱散。

    是啊,闺蜜的生命与女儿的腿,她都不想失去,可眼下这个情况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对不起真真,要不是阿姨,你也不会……”秦母说着便依偎进秦父的怀里,泣不成声。

    秦母这一哭,让原本被安抚好的梅母又开始痛哭,一时间病房里便响起她们二人压抑、交缠的哭泣。秦父与梅父偏是也沉浸在悲伤里,与秦母、梅母的哭声产生共鸣。

    乔真看得简直脑袋疼,她当初在参与天界与魔界第二次大战的时候,重伤成植物人,几百年只有眼睛珠子能转,那时候她也没像他们这么伤心难过。

    “哎呀——你们哭什么啊,我还好好的呢,我都没觉得多么难过,你们这样子真是,让我看着都难受!”乔真不耐烦的说道,她真的是脑袋感觉要炸了。

    梅母只以为女儿还不太明白什么叫可能再也站不起来,她以后也许会受人非议,也许会遭受别人同情可怜的目光。梅母不禁怀疑,女儿真的可以承受住以后的一切,还像现在这般乐观吗?

    “妈妈先出去。”梅母用手指擦了擦眼泪,在梅父的搀扶下走向门口。

    “妈!”乔真喊住梅母,“我知道我以后可能永远都和别人不一样,他们可能会用同情、异类的目光看我,但是我不在乎的。妈妈,生命比一切都重要,这个道理是你和爸爸从小便告诉我的,所以咱们,能不能不要一副我很凄惨的模样?”

    反正乔真没觉得自己有多么凄惨,但从别人表现出的“你可真是太惨了”的信息,实在是让她心塞塞。

    梅母最后以一种“哦,我把你教的太好,我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伤心”的表情被梅父搀扶出去。

    秦母则是在梅父梅母出去之后,便跪在乔真面前,“真真,阿姨不求你原谅,你嫁给照照好不好?让照照照顾你一辈子。”

    要折寿啦!

    “阿姨,您快起来!我怎么受得起!”乔真说着一阵倦意袭来,“阿姨,这事我们以后再说,我好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