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网瘾少女vs心宽体胖的少年(2)
    而梅真在遭受女主带来的一系列打击(游戏里的),她退游了,并且再也没有玩过网游与手游之类的游戏。

    而这次提供了任务对象的资料,任务对象叫秦昭,是一个胖胖的少年,打娘胎里出来就注定了他不凡的体重。他比梅真大一岁,却因为某种不可直言的少男心思而故意晚一年上学。

    秦昭是个比梅真还炮灰的存在,他的存在只限于梅真的回忆,或者是剧情里,“总有某些人为落梅无真打抱不平”中的“某些人”。(落梅无真是梅真的游戏昵称。)

    “哎,筱筱来了。”梅真的母亲袁女士看到自己的闺蜜抱着他的大胖小子过来,立时接过她手中的袋子,然后将大胖小子抱过去,“哎呦喂,照照又重了呢。”

    乔真听见声音便转着小脑袋去看,“咿呀——”她看见梅母口中的“筱筱”脸上有四个大字——家庭主妇,她再看看梅母怀里抱着的大胖小子,那圆滚滚的身材已经奠定了他是任务对象的基础。

    “呜哇——”这个任务好,青梅竹马的感情要从小培养,最好给秦昭训练的她说东他绝不敢往西,光是想想乔真就有些美滋滋的。于是她伸手向大胖小子秦昭挥手,“咿——!”

    梅老爷子看见自己的孙女向别的大胖小子的挥手,当即便翻了一坛子的醋,“那小子又胖又丑的,真真看了眼睛疼。”

    梅母向秦母哭笑不得的说道“老爷子的话你别在意,梅家就真真一个宝贝女儿,老爷子欢喜的紧,哪知道照照一来,真真就咿咿呀呀个不停。”

    秦母将几个袋子里的水果还有奶瓶、奶粉、纸尿裤还有一些小玩具拿出来,“你们梅家这一辈竟只有真真一个女娃,老爷子不稀罕才奇怪呢。”

    被迫将小脸对着梅老爷子的乔真,皱巴巴的拧着淡淡的眉毛,她想和任务对象相亲相爱,不想面对这一张布满皱褶的老脸啊gt;_lt;特别是梅老爷子一笑的时候,特别像典型的老反派形象。

    乔真用小爪子抓住梅老爷子的胡子,用力的拉扯着,“咿——”

    直拽的梅老爷子疼的老脸通红。

    梅母将大胖小子递给秦母,忙不迭的扒拉开乔真的小手,“爸,您没事吧?”

    梅老爷子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得更欢快了。“没事没事,咱们家真真才这么小就这么有力气,这说明真真康健着呢!”

    乔真并不想理睬梅老爷子,并且转头对着任务对象的方向咿咿呀呀个不停,一双灵动的眸子将目的写的清清楚楚。

    梅母接过梅老爷子手中的乔真,嗔怪道“爸,您也真是的,真真喜欢照照,您可以吃个哪门子的醋。”说完便不理睬幽怨的梅老爷子,抱着乔真将她放在秦昭的旁边。

    乔真终于看清任务对象的正脸,她一直以为某个位面的蜡笔小新的眉毛与肥脸颊只出现于动漫里,没想到现实也能有。秦昭的眉毛还因为他的情绪而一挑、一蹙、一展,绕是见多识广的乔真也笑得乐不可支。

    放在梅老爷子、梅母、与秦母的眼里,便是梅真看见秦昭之后,咯咯笑个不停。

    “这孩子当真是喜欢照照呢。”梅母将毛绒绒的玩具放在秦昭的怀里。

    秦昭拿起来放在嘴边啃了啃,看见紧巴巴盯着他的乔真之后,便又将玩具递给乔真。

    “咿!”

    乔真嫌弃的看着上面还没有渗入玩具的一摊口水,小手放在玩具干净的地方,又将玩具给推了回去。“呀!”

    秦昭仿佛是看懂乔真眼底的嫌弃,他生气的将玩具扔在地上,扭着肥胖的小身子站在沙发上,然后扶着沙发的椅跌跌撞撞的走到乔真身边,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乔真,“咿!咿!咿!”

    乔真并没有说话,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内的婴儿习性,无意识的用手抓了个东西放在嘴里,嘴角绵延不绝的流淌出口水。

    秦昭蹙着又浓又短的眉毛,然后用小肥爪将乔真手里的东西拽出来。

    乔真怎么说也是一个见过世面的大仙女,是一个因为任务对象不让她啃她就不啃的仙女吗?

    ——她就是啊!

    乔真将手里的东西从嘴里拿出来,又扒拉几下,隐隐感觉手里的东西还会动,这不对劲啊!她低头一看,立时四仰八叉的往沙发上一躺,一脸的生无可恋。

    她刚刚啃的是脚,她记几的小脚丫子。她英明神武的形象也许就要因为这个任务而毁于一旦了。

    在乔真抬头四十五度仰望屋顶吊灯,默默伤感的时候。她抑制不住的哭喊出来“哇——!”

    到底是咋回事儿呢?秦昭看见乔真在啃脚丫子,好像还香喷喷、好好吃的样子,于是他趁着两个母亲说话的时候,趴在乔真的身边,上去就是一口。

    一岁多正是喜欢用牙齿啃东西的时候,所以秦昭在乔真哭出来的时候还是紧紧闭着嘴巴,愣是没松口。

    乔真胡乱蹬着小腿,但是就是没能让自己的脚丫子逃离秦昭的魔口,身体上的疼痛让她的眼睛里泛起水花,只有她记几知道她心里有多么的欲哭无泪。

    很好,这很秦昭。

    他们两人之间的梁子是彻底结下了,乔真不会公报私仇,但如果这个连环任务能圆满结束,她一定要整死这个渡劫的仙!

    秦母最先反应过来将自家儿子的嘴给扳开,然后才将乔真疼得感觉要断掉的小脚丫子拔出来。“照照!你怎么能咬妹妹呢!”

    小小的秦昭听不懂秦母在说什么,他还是死死的抱住乔真的小短腿不肯松手,他口齿不清的说道“siang!siang!”

    “是香!香香?”反应过来的梅母哭笑不得,“原来是饿了呀,看见真真啃小脚还以为很好吃呢!你等着,阿姨给你冲奶粉喝。”

    乔真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偷偷伸着小胳膊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她此时此刻需要一名援军,而坐在餐桌旁假装看报纸的梅老爷子——这是一个水友军,乔真如此断定,便挪开目光忽略了梅老爷子。

    这时候从楼梯上走下一个七八岁的,拿着皮球的小正太,乔真眼前忽然一亮,口水差点又决堤而下。“咿呀——咿——”

    小正太哒哒抬着小短腿跑到乔真身边,糊着口水亲了一口乔真肥嘟嘟的小脸颊,“小妹乖,四哥要去玩皮球啦,等我回来再来找你玩。”说完,他就不顾乔真兴奋的目光,跑出去了。

    被抛弃的乔真犹如被雷劈般的僵硬在沙发上,除了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在动,仿佛整个人都被灌了铅似的沉重。

    然鹅,这在秦母眼里,只是玩累了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