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将军女儿vs妓子儿砸(8)
    这事儿可就难办了,男主身上的气运可不是用来看看的,真要到了斗个你死我活的时候,那气运就是无形的金手指。

    当然,林昭也有金手指——乔真。但乔真实在是没有什么大智慧,你让她八卦去撮合被月老牵线的情侣,她还可以简单粗暴的完成任务,但你让她用脑力,不好意思,脑力是个好东西,可惜她没有。

    趁着这个机会,乔真要禀明自己有一颗向着林昭向着乔家的赤诚之心。“爸爸,你们想做什么不需要顾及到我,安家那位再如何也不是咱们乔家的姑爷,我又不是真糊涂,胳膊肘往哪儿拐我还是有分寸的。”

    “你能这么想,爸爸很是欣慰啊。”乔大帅揩了揩眼角的湿润,“你最近小心一些,他们安家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嗯,我知道啦。”乔真说着,揉了揉红肿的脚踝。

    乔大帅还有事务缠身,又对乔真交代几句便出去了。

    乔真也不急着跟林昭打好关系,她只要做好渡劫大佬背后的女人就好了。“乔真”的工作在报社,她主要负责女性时尚这一栏,还有翻译这些事情,所以乔真可以利用舆论给林昭造势。

    先不管这些,她需要潜入乔大帅的书房找些资料,她对如今的局势可谓是一窍不通。至于楚楚,指望它不如指望自己。

    “爸爸呢?”乔真问着在乔大帅的书房外打扫的张嫂。

    张嫂回道:“大帅出去了。”

    乔真推开书房的门,“爸爸回来告诉我一声,我有事找他。”

    然后便走进书房。

    “是。”张嫂狐疑的看了眼乔真,这位大小姐平日里最讨厌的便是林昭与乔大帅的书房,今日怎么主动进去了?只是再疑惑她也只是个下人,是不敢多嘴的。

    乔真进去便将门关上,她立时打开书桌的抽屉,抽屉里有三份资料,里面有一份是真的或者三个都是假的。以她的智商,完全分辨不出真假。

    还有一个保险柜,她立即从脑海中的资料里搜索出密码,然后打开保险柜,里面是乔真婴幼儿的时候被乔夫人抱在手里的照片,除此之外,还有一份枪械的构造图。

    她将东西原封不动的放回去,却发现窗帘后面有虚浮的黑影。看来在她来之前,还有人偷偷潜进来了,多半是家贼。她状似漫不经心的坐在书桌后面的椅子,喃道:“爸爸也真是的,和安家联姻该多好,总比林昭这个外人好。”

    乔真又起身去翻书架上的文件,她随意拿了本红色的文件夹出来,装模作样的念叨:“t-30步枪构造资料,这个东西……”

    黑色的身影猛然从窗帘后面蹿出,乔真一个扫堂腿就将他踹翻在地,乔真趁机将他手中的枪支夺过来,一脚踹在他的眼睛上。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还是很有道理的嘛。乔真虽然智商很感人,但是她有随身带着的武功啊。她脱下一股药味儿的袜子塞进地上的人的嘴里,“说!你是谁的人?”

    乔真又怕他突然动手,便直接出手将他的胳膊给折了,“我问你,你点头或者摇头,否则——呵!希望你可以想开点,不要与本小姐作对。你是安家派来的?”

    地上的人摇头。

    “那你是林昭派来的?”

    地上的人偏头不再说话。

    乔真可以断定,这是一个业余的卧底,而且尚存几分天真。她用脚丫子想都知道林昭不可能在乔府安排卧底,二姨太还在大帅府,等乔大帅老了力不从心,继承人便非林昭莫属,这是乔真、乔大帅、芸姨太、林昭四人都心知肚明的,林昭吃饱了撑得才多此一举。

    但是知道是一回事,装模作样给别人看又是一回事。乔真危险的眯上眼睛,眼风如刀割在地上人的身上,她听着外头急匆匆的脚步声愈发靠近,“看来你的主子要来了结你了。”

    林昭推开门看见的便是持枪的乔真,还有地上明显手臂已经变形的家仆,“既然大小姐无事,还请大小姐先回去。”

    乔真反唇相讥,“怎么,这事儿我不能参与吗?还是说林大少爷不敢让我参与?”

    林昭一言不发的打了个手势,立时有军官进来将卧底钳制住带走。

    乔真手一抖,手中的枪便掉落在地上,她单腿蹦跶到书桌后面的椅子处,然后如释重负般的一屁股坐下。她方才打斗的时候忘记脚上有伤,现在真是疼得她想喊娘。

    生理上的疼痛让她的眼睛分泌出泪水,她用食指擦去眼中溢出来的盐水,然后将林昭从头到尾骂个狗血喷头。要不是他当时没有扶住她,她怎么会崴了脚,她要是没有崴了脚她的脚现在就不会如此之痛。

    追根究底,还是林昭的错!乔真给自己的小本本上又记上一本账。

    林昭弯腰抱起乔真,他目视前方,没有半点其他的意思。“既然痛,就不要随意出来走动。”

    乔真轻而易举的被抱起之后才发现,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句话也很有道理。即使林昭看着比大老粗瘦很多,但对乔真来说他的身板已经很壮实了。乔真摁了摁手下坚硬的触感,抬头便对上林昭若有所思的目光,她挪开按在林昭胸膛上的手,“咳,这里是我家我不仅要走动我还要造作呢!”

    十八岁的林昭虽然面容上还有稚气未脱,但他一言一行显露出的都是成熟与稳重。相对来说,乔真虽然已经二十八岁,但她的心理还是很幼稚,不管是乔真,还是“乔真”。

    林昭将乔真抱回她的卧室,然后目光与乔真的目光交融,“安家来的卧底,我不信他没有把事情推到我头上,而你这一次没有质问我,为什么?”

    乔真有些心虚,因为不是同一个人,她要怎么解释。但是越是心虚,她越是要理直气壮,她瞪着林昭,“你凭什么断定他会把事情推到你头上?”

    “呵!”林昭讥讽一笑,“这毕竟是安家惯会使的手段。”他用手指挑起乔真的下颚,认真的说道:“你又变了。”

    一个“又”字让乔真毛骨悚然,她嘴硬道:“我,我当然会变啊,是个人都会变,你敢说你和当初那个只知道跟我横的小毛孩还一模一样吗!”

    林昭的眼神闪烁了一下,让乔真很有成就感,她再接再厉道:“人啊,要往前看,不要总是惦记着以前。”所以快把以前那个“乔真”做的坏事通通当作垃圾一般,把它遗忘在回收站吧。

    林昭退开半步,直起身板,“大小姐说的对,做人不能总惦记着以前。”所以他要如乔真所愿,向后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