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将军女儿vs妓子儿砸(6)
    乔真本来以为教林昭使用刀叉会是一件很费耐心的事情,但林昭只是在她说过一遍之后便牢牢记住了。

    这就是所谓的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乔真可能需要冷静一会儿。

    她当初学刀叉的时候简直抓耳挠腮,不知道该横放还是竖放,对于什么情况她该如何摆放刀叉,她一直傻傻分不清。后来还是在做西幻任务的时候,实在是在劫难逃,她才费尽心思的去记清。

    “是这样吗?”林昭笨拙的学着乔真使用刀叉的动作。

    “是,昭昭今天很棒!”乔真毫不吝啬的夸赞。说起来,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在任务里带孩子了,所以还算得心应手。

    乔真与林昭吃完之后便又去逛了一会儿,她带着林昭进了一家卖长衫的店,里边还有小宝宝穿的虎衣虎鞋,她怎么说也是打着蹂躏林昭的旗子才将林昭接入乔府的,折腾折腾他也不为过吧。“老板,我能定做吗?”

    “不知您要定做什么样儿的?尺寸多少?”老板放下看帐的圆眼镜。

    乔真指着可爱的虎衣虎鞋,“这样儿的,他这般大小的。”她指了指林昭。

    老板拿出皮尺想要给林昭量尺寸,林昭却是不情不愿的左躲右闪。

    乔真轻蔑一笑,“老板量个大概就行,不管大了小了都请他给我穿着。”

    老板卖衣裳几十年,这眼可毒着呢,腿长臂长和三围都能说出个大概来,是以林昭左躲右闪能逃过皮尺,却是逃不过老板的法眼。

    乔真留下订金与地址便带着林昭回车上,途中她还特地卖了几斤花生和瓜子。

    楚楚可是高兴坏了,整个鼠都在花生瓜子里打滚,吱吱吱个不停。

    林昭满脸的不高兴,却是不肯说话。

    乔真也懒得理林昭,她打开精神通道:

    楚楚啃完一枚花生,“吱吱吱。”

    乔真的内心有些蠢蠢欲动,她还没玩过眨眼几年的任务呢,她从脑海中调出“时间进度”这一选项,林昭今年八岁,她可以将时间调为十年后,这样就可以跳过索然无味的时间段。

    说干就干,乔真在脑海里将时间进度拉到十年后。一阵天旋地转,乔真的脑袋里像是塞进棉花一般的迟钝,她看着眼前似曾相识的房间,然后打开窗户吹了吹风才清醒一些。

    “吱吱…”楚楚申请与乔真开启精神通道的交流。

    “吱吱吱……”楚楚心累的往沙发上一瘫。

    乔真也不管它,她信奉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且这个任务不过是简单级别的,按照天界的套路也不会难到哪儿去。她随意拖沓个拖鞋去照照镜子,发现岁月还是很眷顾她的,除了成熟之外,将近三十岁的乔真脸上竟没有半点皱纹。

    十年的时间,乔家的大院已经换成了别墅。

    院子里的桃花开得正盛,那便是三月了。乔真换了个布鞋在后花园走走,她随意拉住一个过路的下人问道:“林昭呢?”

    下人有些瑟缩,唯唯诺诺的答道:“老爷带着少爷去军中演习,要半个月之后才能回来呢。”

    乔真真心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儿,任务对象如果手握军部的权利,那他以后至少有与命运抗争的资本,而她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帮衬着任务对象别玩儿脱了。

    这么一想,乔真觉得自己简直棒棒哒!

    在瓜子和花生堆里纸醉金迷的楚楚,看着“任务难度”这一栏里的“困难”两个字,最终还是用花生塞满了自己的嘴,并且对此事只字不提。

    在等待乔大帅与林昭回来的半个月里,乔真从任务顺利的意气风发变成绝望。她从她的贴身丫鬟与厨娘的嘴里套出,她近十年来对林昭可谓是无恶不作。

    据林昭亲口所说,乔真在y国的时候将他一个人丢在出租屋里,他一个星期只靠两块面包与水才活下来。

    据乔真在y国的同学纨绔子弟a所说,乔真给林昭聘请的保姆是个私生活十分乱的女子,而且y国与他们h国的语言不同,林昭能活下来可谓是极其不易。

    据乔真的贴身丫鬟所说,乔真在回国之后竭力制止乔大帅将林昭带进军部,为此父女两时常反目为仇。

    据厨娘所说,即使林昭在y国有幸活下来,但回国之后,乔真还亲自下令让人克扣林昭的衣食住行。

    并且在h国的上流圈子里,都知道二足鼎立的乔大帅的女儿十分讨厌林昭,并且以羞辱他作为乐趣,所以林昭除了在军部有些军心,在圈子里却是个笑话。

    “吱吱吱。”楚楚痛心疾首的回道,

    乔真觉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毙,她一定要做出一些挽回的事情来。关键是她不能崩人设,而她却把转变人设的黄金十年给跳过去了,苍天呐!

    “爸爸与林昭最近在做什么?”乔真拿着块吐司面包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

    丫鬟伺候在乔真左右,端来一杯热乎乎的牛奶,“小姐,老爷最近与安家的大帅在军部争得厉害,安大少也被卷入其中,老爷怕您生气,便带少爷去军部制衡安大少的势力。”

    乔真端起牛奶轻啜一口,十年的时间,林昭已经从当初那个只能嘴上逞能的小毛孩,蜕变成乔家名正言顺的少爷。还来不及感慨林昭的成长,她已经在丫鬟的话里发现一丝漏洞,“爸爸怕我生什么气?”

    “您自从回国后参加一场晚宴,便对安家的大少爷一见钟情,这些年您没有结婚,不是就为了等安大少爷吗?”

    “吱吱吱。”楚楚生无可恋的叫唤着,

    乔真也觉得很绝望啊,与其指望她好好看新手教程,不如指望任务对象自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