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将军女儿vs妓子儿砸(4)
    “吱吱吱。”

    乔真拎着小仓鼠的后颈把它悬空,“连楚楚都心疼我了呢。”

    “好好好,爸爸依你,只是你回来的时候,可要把人家毫发无损的带回来。”乔大帅前半句很是宠溺,后半句很是严肃。

    乔真甜腻腻的笑了,然后铿锵应下,“嗯!爸爸最好了。”

    这乔大帅还没有宠闺女宠到丧心病狂的地步,但离丧心病狂仅一步之差。

    碧芽推门而入,“大帅,副官在您的书房等着您呢。”

    乔大帅看见碧芽就烦心的很,他怎么会给她闺女安排这么个丫鬟伺候着。也是他太过信任管家,才让这些下人有了松懈的心思。“你从去管家那儿将这些日子的工钱领了,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碧芽怎么舍得放过大帅府的肥油钱,当即跪在地上,“求大帅宽恕,碧芽有什么做错的一定改。”

    嘿呦,乔大帅这暴脾气一上来他就要拔枪,乔真适时的制止,“还不滚下去?不想要工钱,难不成想尝尝枪子儿?”

    碧芽见乔大帅要拔枪,立时爬起来便出去了。她是爱钱,可也不会傻到为了钱而丢了性命。

    第二天,乔真是一觉睡到自然醒。

    新来的丫鬟见她醒了,说道:“大小姐,芸姨娘将个男孩子送进院里,奴婢擅作主张想让他进来,可那孩子犟得很,他又穿的单薄,现在冻得嘴唇都发紫了。”

    “我知道了……”她还想睡个回笼觉呢。

    “吱吱吱!”

    乔真唉地叹了口气,艰难的将自己从热乎的被窝里拔出来,她随意披了件衣裳便开门出去,这十二月末的风就像是刀刃一般,割得皮肤发痛。

    而院中的男孩子虽然衣着简陋单薄,面色苍白嘴唇发紫,但却掩盖不了可爱的五官。他一动不动的看着院门口,仿佛是期盼芸姨娘将他带回去。

    乔真觉得这既然是任务对象,那颜值日后应当是不低的,是以她满心欢喜的要把这只小奶狗给抱回去。

    然而,这只小奶狗突然发狂,他蓄力猛得推向乔真,然后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乔真不慎跌坐在地,她出来穿的单薄,跌坐的也十分重,感觉屁股都跌瘪下去了。丫鬟慌忙将乔真扶起来,生怕这位大小姐迁怒于她。

    “吱吱吱。”小仓鼠幸灾乐祸的叫唤着,

    气得乔真薅了一把自己的头发,“看什么看!快扶我回去穿衣!”

    “那方才的孩子…”小丫鬟提心吊胆的问道。

    乔真倒是不担心那孩子能跑到哪儿去,左不过是在大帅府里。而且那孩子推的那一下子还挺重的,乔真憋着一口气等着那孩子自己回来。

    可她千算万算算漏了乔大帅除了芸姨娘一个妾室,还有其余两房,那两房都不是好相与的。等乔真穿好衣裳,吃完早中饭之后,还是等不来那孩子,她也顾不得方才落下的面子,派人大张旗鼓的在大帅府里寻人。

    还是个打扫枯枝落叶的下人,不经意在二姨太太的院子外听见孩子的声音,可这府里头哪有人敢随意把孩子带进来?她随意找了个认识的问了下,得知大小姐在四处找孩子,立时找管家将事情给说了。

    乔真得知之后悔得肠子都快青了,她也顾不得两寸半高的高跟鞋,跨起脚来步步生风。待她闯进张姨娘的院子里,便看见浑身湿透的孩子倒在地上。

    “来人,叫医生!”乔真直接将孩子抱起来,带回她的卧室。

    医生来了之后给他吊了两瓶水,又特地嘱咐乔真把孩子好生养着,他本就营养跟不上,再遭这么大个罪,烧糊涂了都不需要感到意外。

    待乔真送走了医生之后,眼中再无半点笑意。“将张姨娘喊到我院子里,让她在外候着。”

    吩咐下去之后,乔真便时时刻刻的盯着这孩子,听见他喊冷就不停的给他加被子,听见他喊热又不停的给他掀被子。她多动几下倒是没关系,但是听见这孩子时而喊冷时而喊热,心里便不是滋味。

    “吱吱吱。”

    “吱…”小仓鼠生无可恋,可怜兮兮的将残次的仙丹拿了出来。

    乔真不想听它再叨叨,直接将小仓鼠拎起来,发癫似的将它甩动,一颗椭圆的红色的豆豆飞了出来,乔真眼疾手快的将豆豆拢在掌心。

    小仓鼠眼巴巴的看着乔真手中的红色豆豆,然后一步一回头的去角落里独自哀伤。

    乔真才不管楚楚有多难过呢,她直接将丹药和着水灌进林昭的嘴巴里,好在这孩子并没有将丹药吐出来,她也就放下一半的心来了。

    至于张氏,乔真给几分脸便唤作一声姨娘,可说到底她也只是个姨太太,而且还是掌管大帅府内权的姨太太。

    等乔大帅回来之后,乔真便直截了当的要回大帅府的内权,并分了三分之一给芸姨娘。乔真寻思着,反正任务对象最后肯定会意气风发,那他亲娘肯定不能拖后腿。

    可等林昭醒来之后,乔真又生出干脆掐死任务对象的念头。她紧紧的握住拳头,告诉自己不能动手,不能掐死他,要用关心与爱感化他。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你这个老太婆凭什么把我留在这里!老!太!婆!”林昭站在乔真的大床上不停的蹦跳,嘴里还不断的出言挑衅着乔真。“长得又丑又老又恶心!”

    乔真只觉得额头的青筋已经紧绷,她好怕自己一个松懈就把任务对象打死。她逼迫自己扯出一抹笑容,假装自己是春风可以化他。“乖,下来,姐姐给你换衣服。”

    “什么姐姐!你这个阿婆有没有自知之明啊!”林昭说完便像猴子一样灵活的跳下大床,然后打开乔真的衣柜,将她折叠好放在底层的衣服都胡乱的扯出来,然后放在地上不停的用他那脏兮兮的脚去踩。“我!才!不!要!换!”

    乔真看着她干净而又整齐的衣服都被当做垃圾一样扔在地上,还不断的被印上灰色的脚印,脑海里名为理智的弦终于“啪”地一声崩断了。

    “吱——”小仓鼠连忙扒拉住乔真的衣角把自己悬挂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