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将军女儿vs妓子儿砸(3)
    乔真这才将小仓鼠放了下来,“算你识相。”

    “真真在和谁说话?”一个糙老爷们推开门走了进来,他勾着脖子想要看看乔真在和谁说话。

    乔真看着这人头上“乔大帅”三个字,便知道眼前这人就是她的便宜爹了。“爸爸!我刚刚在和楚楚说话。”

    “楚楚?楚楚是哪个野男人??”乔大帅作势便要拔出腰间的枪。

    乔真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爸爸,楚楚是我养的一只小仓鼠。”她将小仓鼠捧着手上,献宝似的将手伸到乔大帅的眼前,“是不是很可爱?”

    乔大帅漫不经心的说道:“嗯,嗯是,很可爱。”他眼神虚浮的看向乔真,几次三番的欲言又止,搓着手不知道该怎么说。

    乔真看着在外边意气风发的乔大帅此时正一脸猥琐的讨好着她,只觉得此情此景十分的辣眼睛。她收回放在乔大帅眼前的手,“爸爸要说什么便说吧。”

    “真真啊。”乔大帅生怕戳到乔真敏感的内心,他小心翼翼的掂量着措辞。“芸姨娘只是个伺候爸爸的,你没有必要为难她的。”

    乔真将小仓鼠放在真皮沙发上,方才撒娇的喜悦模样消失殆尽,“爸爸,您也说了芸姨娘只是个伺候您的,那您现在特地为了她跑到我面前给她说话又是为了什么?您知不知道下人都是怎么说的,就算是伺候我的碧芽都开始问我,您每天往芸姨娘那儿跑,我就不怕哪日失宠吗?”

    “您扪心自问,一个是外头带回来的妾室,一个是在大帅府呼风唤雨了十八年的嫡小姐,是他们分不清哪个是主子哪个是奴才?还是爸爸的心已经偏了?”

    乔大帅愧疚的无地自容,乔真是他结发妻子用生命给他换来的血脉,结果到头来是他给了乔真委屈却还不自知。他拧巴着手摩挲着深绿色的军裤,“真真…是爸爸不好,你原谅爸爸好不好?”

    “爸爸,母亲已经去世很久了,您为了我只与青楼的女子厮混,不就是为了不立妻子,怕她们待我不好吗?可您也瞧见了,这大帅府只要您的心还是宠着我的,您娶谁为妻都是无所谓的。更重要的是,是您喜欢的便好。”乔真十分善解人意的说道。

    她这番话,把乔大帅这个大老爷们说得泪眼汪汪。

    “真真长大了,真真是真的长大了。”乔大帅既是感动,又是欣慰。他又当爹又当妈,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乔真养这么大,还是头一次乔真这般体谅他的不容易。“真真啊,你方才说的,不会都是哄爸爸开心的吧?”

    “是啊。”乔真的眼神就像是机关枪一般突突突的扫视着乔大帅,“我竟不知道爸爸将我养这么大是那么的委屈了自己。”

    乔大帅只觉得自己是个傻子一般,方才的感动都喂了狗。

    “爸爸还是先回去吧,免得再传出什么乔大帅和独女闹翻了的传闻。”乔真说完便捧着书与小仓鼠去外间吃东西。

    即使乔真如此任性,乔大帅还是去拿了件毛茸茸的披肩跟在乔真后头,“真真啊,生气归生气,可不要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哼╯^╰”乔真傲娇的一声,让乔大帅把什么节操都抛弃了。

    “你若是不喜欢芸姨娘,爸爸把她送走就是了,不值得你这般。”乔大帅小心翼翼的哄着。

    乔真也不是真的要把芸姨娘给送出去,毕竟任务对象还没有被送过来。她软了神色,“爸爸不用为了我而将芸姨娘送出去,要送也是三年后再送。倘若芸姨娘被爸爸送出去,我过半个月便要去y国,那爸爸岂不是很孤单?”

    “爸爸再孤单,也不能让真真受委屈。”乔大帅很是坚定的说道,他娇养着十几年女儿怎么可以因为一个妾室而被旁人说道。“爸爸会整顿好家里的下人,尤其是你身边的那个丫鬟,她叫什么来着?逼样?”

    “吱。”

    “……”对不起,虽然人设不允许,可是她真的好想笑怎么破?“她叫碧芽。”

    丫鬟将皮蛋瘦肉粥端上来,乔真拿起勺子舀粥,她囫囵吹了几口便塞进嘴里,烫得她哈哧哈哧的。

    “真真,凉会儿再吃!”乔大帅看着那粥还冒着浓郁的热气便进了乔真的嘴里,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乔真不以为然,她竖起大拇指称赞,“爸爸,你不知道,在y国我吃面包都快要吃吐了,那里都没有米饭。”

    乔大帅只觉得心疼极了,他一个大老爷们反正是没有多少文化的,他本就是当土匪才发家的。可他不忍心让乔真因为他而被别人在背后说道,只能将乔真送到国外留学。

    他也没有指望乔真能学到什么东西,他的目的只是让乔真头上冠着“留学归来”的名头,他不希望女儿日后被旁人瞧不起而埋怨他,只能狠下心将她送到国外。

    可是这一刻乔大帅后悔了,即便在战场上因错误的决定而身受重伤,也只是及时汲取教训的乔大帅,此时后悔万分。

    “真真啊,要不咱们就不去了吧,你就算留在家里,也没有人敢说什么。再说了,你老子靠的就是枪杆子和胆量才在国内军部有一席之地,没得因为旁人就要你受这份苦。”乔大帅十分帅气而又霸气的说道,如果他不是长得那么土肥圆,声音又不是那么粗犷那就更好了。

    乔真放下勺子,搂着便宜爹的胳膊撒娇道:“爹~我听闻芸姨娘还有个儿子,我带着他一起去y国好不好?”

    乔大帅这才一改小心翼翼的模样,正色道:“真真啊,咱虽是粗人,可也不对孩子动手。”

    “爸爸,您想哪儿去了!我就是想让芸姨娘也尝尝骨肉分离的滋味,凭什么她可以霸占我的父亲,我就不可以带走她的儿子?”乔真说得一脸不开心,仿佛真的是因为她不能陪伴在乔大帅左右,而芸姨娘却可以而生气。

    原主虽然性子娇纵,可也有自己的底线与原则,她可以对芸姨娘鸡蛋里挑骨头,却是从来都没有为难过小孩子。不是因为她仅存的善良不给她虐待孩子,而是她不屑于对付小孩子。

    不管原主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也不管乔大帅是如何认为原主的性格,反正现在有利于乔真便好。乔大帅迟疑了许久,都没有开口答应。

    乔真再接再厉道:“大不了您多给我一些钱,我好好的请人养着他还不行吗?我保证把他毫发无损的带去y国,再毫发无损的带回来,这还不行吗?”可是任她怎么说,乔大帅就是沉默着不肯松开,“爸爸~您以前什么都依着我的,您是不是已经不宠我了?真真好委屈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