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将军女儿vs妓子儿砸(2)
    碧芽隐隐觉得乔真说的有些不对劲,可具体又说不上来,一时之间找不着话儿来反驳。“是,是奴婢逾越了。”

    “吱吱吱!”小仓鼠矫健的爬上乔真的肩头。

    乔真伸手顺了顺小仓鼠的皮毛,随后向碧芽吩咐道:“对了,方才你看见的那只仓鼠是本小姐的宠物,你记得每天带些瓜子坚果过来。”

    “是。”碧芽只看见那么大一只老鼠爬上乔真的肩头,光是看着便觉得十分害怕。“奴婢,奴婢这就去买。”

    乔真看着碧芽落荒而逃的身影,不由出言玩笑道:“楚楚,你看你长得,把人家如花似玉的小姑娘都给吓跑了。”

    “吱吱吱!”

    “吱吱吱。”小仓鼠很是幽怨:

    乔真看着头上吊瓶里的药水已经快完了,便直接将针给拔了下来,她随意穿了双拖鞋便出去走走,正好看见门外站着的,穿着旗袍的女子。

    那女子见到她不由有些慌张,乔真看着女子额头上虚浮的三个大字,芸姨娘。

    三个大字旁边还有两个小字,乔真却是看不真切。

    那三个字圆滚滚的,也差点让乔真认不出来。掌命司的特效真是越来越辣眼睛了,本来该是小仓鼠楚楚给乔真作出提醒的,却偏偏要做出这般的效果来。

    乔真的眉头皱了皱,想要看仔细了却是不敢贸然上前。

    “大小姐,我…我这就回去。”那芸姨娘慌乱的往后退着,却不小心被两寸高的高跟鞋崴了脚,芸姨娘身边的小丫鬟眼疾手快的将芸姨娘扶住。

    乔真还没有看清楚字,怎么可能让她走呢。“既然脚崴了,便先在我这儿坐着,免得出去被父亲看到,还以为是我推的呢。”

    芸姨娘愈发惶恐不安了,“是我不好,我方才没站稳,才崴了脚的,不干大小姐的事。”她看见乔真只穿了单薄的里衣,拖沓着拖鞋便出来,不由关切道:“外头风大,您快进去吧,否则大帅知道,又要责怪下人了。”

    “我…我这就走……”芸姨娘心酸的被丫鬟扶着,艰难的迈着步子。

    乔真不掩娇纵性子,“让你进去你就进去,当我这里是龙潭虎穴进不得?”

    她说完给那丫鬟使了个眼色,丫鬟与芸姨娘都不敢违逆乔真的意思,便一步一顿的走向乔真的卧室。

    乔真没有那个外国时间跟着她们耗,便提脚率先进了卧房。她坐在皮沙发上,随意拿了一本厚重的英文书看了起来。等丫鬟将芸姨娘扶进来之后,乔真才抬头看了一眼相互依偎的主仆二人,她泻了口气,拍了拍身边的空位,无奈的摇头笑了笑,“坐吧,再去找个女医生给芸姨娘看看脚。”

    芸姨娘唯唯诺诺的迟迟不敢动,而乔真却是没有说什么,只是耐心等着。丫鬟推了推芸姨娘的胳膊,芸姨娘才慢慢吞吞的走到乔真身边坐下。

    乔真看着芸姨娘额角的两个小字,盯了半天才认出是“妓子”二字,她一不留神便给念了出来。“妓、子。”

    芸姨娘像是被人揭开伤疤一般,脸上的血色蓦然褪尽,她慌慌忙忙的便下了地跪在乔真身边,眼眶中已经是蓄满了泪水:“是贱妾不懂分寸,求…求大小姐饶过贱妾。”

    这芸姨娘的表现让乔真不由自主的怀疑起自我,她方才有什么地方表现的很凶神恶煞吗?怎么只是妓子二字便将芸姨娘吓成这般?

    她没做过连环任务,莫不是设定出了错误?

    “吱吱吱。”小仓鼠竖着尾巴朝向乔真。

    乔真大致在脑海中扫描了一遍《连环任务守则》,大致的意思便是,在连环任务中的人物的性格并没有虚化,需要仙子自行模拟原主的行事作风,亦可后期因经历而改变性格。

    而连环任务分为六等,简单-普通-困难-挑战-炼狱-噩梦。因为等级不同,难度也不同,为了连环任务技能通用的设定,以及顾及炼狱与噩梦的难度,会提供男主的身份,以及剧情人物的身份。

    “吱吱吱。”

    “吱吱吱”

    “吱吱吱!”

    乔真并没有在意楚楚的耍宝,她看着芸姨娘,芸姨娘额头上的几个字都已经消失了。乔真有些苍白的唇瓣轻轻弧起,她恶劣的笑着,“芸姨娘总是这般逆来顺受,倒让我提不起兴致来。我听闻你还有个儿子?不如就将你儿子带进大帅府,替你吧。”

    芸姨娘愈发惊恐,她拉扯着乔真的裙角,不断的哀求着,“求大小姐放过他,您有什么怨气就朝我发,我不在乎的。可我的儿子还小,他才八岁,他连学都没有上,他……”

    乔真不耐烦的将芸姨娘的手扫落一边,这吵吵嚷嚷的着实是让她头疼,她拧着眉道:“你费尽心思的爬上我父亲的床,不就是为了你那个好儿子么?如今本小姐松开口让你将你儿子带进来,正好如了你的愿。你还有什么好哭丧的!”她倾身凑近芸姨娘的耳畔,吐字轻轻,“这大帅府,可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该如何,芸姨娘掂量着,不要等到本小姐耐心尽失,否则你儿子会遭受什么,我也不敢保证。”

    芸姨娘像是被抽离了力气一般,跌坐在乔真的身旁,有那么一瞬间,她想不顾一切的除去乔真,可是她不敢,因为整个德城都是乔建梁(乔大帅)的。她若是伤乔真半分,她和她的儿子都得下地狱。

    “是…明日,我会将昭儿,送到大小姐的院中……”芸姨娘支离破碎的说完,之后便失魂落魄,又跌跌撞撞的离开了。

    “吱吱吱。”

    “吱吱吱。”小仓鼠手中捧着的柚子肉掉在沙发上,

    乔真勾唇笑了笑,拎起楚楚与它平视,“你负责吃就够了,而我,负责智商担当。”

    “吱吱吱!”小仓鼠张牙舞爪的想要挣脱乔真的桎梏,却只能因为现实而向乔真的黑暗势力低头。“吱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