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伊始
    热闹繁华的街市上,小贩在卖力的吆喝着,将摊位上的物品推荐给过路的行人,他手上捧着一只可爱的猫咪面具。

    一个穿着湖蓝色衣裙的小姑娘站在小贩的摊子旁边,约摸十三四岁的年纪,她看着街道上的人来人往,一站便是半个时辰。

    小姑娘的肩膀上站着一只肥肥的小仓鼠,小仓鼠捧着瓜子美滋滋的啃着,等它将小姑娘锦囊里的瓜子全都啃完了,它不耐烦的吱吱着。

    小姑娘摸了摸肩头上站立的小仓鼠,安抚道:“乖,再耐心等一会儿。”

    她说完便抬头继续看着人进人出的酒楼,一个身穿战衣,手持红缨枪的男子从酒楼里出来,他的身后跟着几名下属。

    “吱吱!”

    乔真对着身旁的小贩问道:“叔叔,可以给我一只猫咪面具吗?”

    “小姑娘,你看我手里的怎么样?”小贩乐呵呵的捧着手中的猫咪面具递给她。

    乔真看着小贩手中的面具,很符合她这个年龄的小姑娘的喜好,“多少钱?”

    “五文钱。”

    乔真打开锦囊,发现里面只有一堆瓜子皮,便知道又是肩头小仓鼠的杰作,她尴尬而又腼腆的笑了笑,“叔叔,我出门走得急,没有带银钱。”她说着将簪在发髻间的银簪拔下来,“您看这支簪子可以和您换吗?”

    还不等小贩作答,小仓鼠便炸毛了。“吱吱吱!吱吱吱!”

    乔真一巴掌把小仓鼠拍到闭嘴,然后再次询问小贩,“叔叔,可以吗?”

    那小贩憨厚得很,“姑娘,我这面具不比你的簪子值钱,要不您下次再来买吧?”

    可要是等到下次的话,任务中的男女主便要错过了,乔真火急火燎的将簪子塞在小贩手中,然后一把夺过那猫咪面具,“叔叔,我喜欢那就值得。”

    乔真拎着裙摆跑到前头,拦住为首的军官,“叔叔!叔叔!”

    “小姑娘,有什么事吗?”手持红缨枪的男子停下步伐。

    乔真歪着小脑袋,一脸期待的看向男子,“你知道边关的战役如何了吗?我爹爹是九王爷的冲锋呢。”

    那男子伸出粗糙的大手摸了摸了乔真的脑袋,咧开嘴笑了笑,“此次边关的战役大获全胜,你爹爹回来定能带着满门的荣耀!”

    乔真余光注意到,方才男子走出来的酒楼里,又走出一个粗布麻衣,面容清秀的女子,那女子怀中抱着两三岁的幼儿,离开的方向却是与男子背道而驰。

    “叔叔,可否帮我拿一下面具?你给我一个好消息,我也给你一个好消息。”乔真将手中的猫咪面具递给男子。

    男子犹豫片刻,便伸手接了过去。

    乔真跑到男子身后指着他,扯开嗓子嚎叫,“救命啊!有人光天化日之下抢小姑娘的东西啦!”

    那男子本是转身想看看乔真要给他什么好消息,却被她这一出打的猝不及防。他想要向周遭的人解释清楚,却看见周围异样的目光,还有那清秀女子含泪的热眶。

    “不过看叔叔似乎更需要它呢,就送给叔叔了哦,不用太感谢善解人意的我。”乔真古灵精怪的做了个鬼脸,然后便一溜烟儿的跑远了。

    她躲在拐弯的地方看着事态的发展:男子愣怔的站在原地,不可置信的看着那面容清秀的女子,还有女子手中的小团子。

    女子脸上划过两行清泪。小宝宝伸出短短的藕臂给女子擦去脸上的泪痕,又撅着小嘴儿往女子脸上呼气,还奶声奶气的说道:“娘亲不哭,呼呼就不痛了。”

    男子似乎有些手足无措,他猛得将手中的红缨枪塞给属下,那属下惊吓的接过,差点点便被男子手中的红缨枪戳个正着。

    女子见此,忍俊不禁,一时又哭又笑,她对着小宝宝解释道:“娘亲不痛,是高兴。”她的声音愈发哽咽,“娘亲,娘亲看见你爹爹了。”

    那男子几个阔步冲过来,站在女子身旁的时候却颤着手不敢动,那是他心心念念的结发妻子,可她怀中还有个孩子,他又有些却步。若是在他离家的三年里,他娘子改嫁了又怎么办?那他便再也不能抱着她,不能哄着她,不能在睡前醒前看着她。

    那女子看见男子纠结模样,便知道他要多想了什么,她笑骂一声,“呆子!”

    倒是小宝宝呆呆的看着那男子,嘴角还有可疑的液体,他口齿含糊的喊道:“爹爹!”

    女子看向男子傻乎乎的模样,破涕为笑:“听见了吗?你儿子方才喊你了。”

    堂堂七尺男儿终于忍不住落泪,他小心翼翼的抱住女子与她手中的孩子,“是我不好!是我不好!若不是我当初一意孤行去参军,又怎么会让你们娘儿俩受这般的苦。”

    女子将脸埋在男子的怀中,“可是你回来了,你让我们的儿子知道,他父亲是个有血性的英雄。”

    乔真看着阖家团圆的这一幕,伸出手指揩了揩眼角莫须有的眼泪,“真是令人感动呢。”

    “吱吱吱!”

    乔真一巴掌把小仓鼠呼在地上,“你还好意思说?是谁把我锦囊里的银两换成瓜子皮的?”

    “吱吱…”小仓鼠有些心虚,小眼神左右飘忽不定。

    乔真从怀中掏出一张泛黄的纸,上面出现几个大字——东方人界第1899号任务顺利完成。

    纸的最下面还有一行小字——请乔真仙子完成任务后尽快回到天庭太白金星处报到。

    “为什么要去太白金星那儿报到,不应该是月老那儿吗?”乔真问重新爬上她肩头的小仓鼠。

    “吱吱吱。”小仓鼠光是想想便美得在乔真的肩头打滚,却又在快要跌落下去的时候,拉着乔真的一缕发丝爬了回去。

    乔真没有忍心打破它的美梦,只是往巷子里走去,等四处无人的时候,她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原地。

    她腾着七彩玛丽苏颜色的祥云去太白金星的殿中,却看见小童在吃着太白金星牌的劣质糖豆。一把辛酸泪早已逆流成河,人家做个小跟班的糖豆豆都比她这一年累死累活赚来的糖豆豆更上档次。

    “吱吱吱。”小仓鼠期待的搓搓两只小爪子,本就眯成一条缝的眼睛愈发看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