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2章
    大烟:“……我去他大爷的尊称!”

    众人:如此大不敬,他们……只当没听到吧,反正应该不会是最后一次。

    “大雁是不是叫大雁公主?”大烟扭头问娇爷。

    娇爷嘴角又抽了抽,其实很无语,但还是小声说了出来,“大雁不叫大雁公主,而是叫安平公主,更名项飞雁。”

    大烟再扭头,“那我呢?”

    娇爷:“……还是叫项大烟,一点没变。”

    大烟沉默。

    娇爷补充:“这其实也是你爹要求的,他说大烟听起来大气,不改别的名字。”果断出卖了光头,一点也不客气的那种。

    大烟摸着锅子,冷静地问道:“你说我现在去把老混蛋跟光头都拍成屎,怎么样?”

    娇爷:“……”

    冷静啊,媳妇儿。

    做为一个女子,你一定要斯文一点,不要总拿着锅子出来,这样很不小仙女的。

    “对了,一院之长的令牌,还有龙印呢?”大烟面色很是平静地问娇爷,并且伸了手。

    娇爷张了张口,好一会儿才说道:“陛下说怕你太激动,一下子把它们捏成了渣,那两样东西就先不给你,由他先保管一段时间。”

    “等你什么时候冷静下来,再把东西给你。不过虽然东西没有在你身上,但已经昭告了天下,你的身份是不可能改变的,让你不要多想。”

    大烟:……

    (╯‵□′)╯︵┻━┻去你大爷的不要多想。

    小仙女现在什么也不想,就想弄死你个老混蛋,一锅子把你拍成屎。

    娇爷一直抚着大烟的背,其实他并不想那么早就说出来的,想着等去了鱼尾村再说,省得她一来气跑去把皇宫给砸了。

    哪想刚好提到,就犹犹豫豫地说了。

    看吧,果然气得不行,脸都绿了。

    “媳妇儿,莫气莫气,对付那种人其实很简单,不管他做什么,你只要莫不关心就行。不用承认也不用否认,只要不干其位的事情就可以……”娇爷小声给大烟支着招,比起国家大事,他还是比较担心自己的小媳妇。

    夏安康满头黑线,前脚这小子还答应陛下,一定会好好劝说大烟来着。回过头来竟然干出这种事情来,陛下会不会太失策了一点?

    娇爷目光幽幽地瞥了他一眼,愚蠢的人类,可知什么叫策略?他若不那样答应项皇,能须尾俱全地回来?指不定项皇那个阴险的家伙,会怎么逼迫他呢。

    在他的心里,自然是媳妇儿比较重要。

    其余的东西都是虚的。

    大烟是真的很生气,不过在娇爷的安抚之下,总算是彻底冷静下来,同时也把锅子收了回去。

    任凭老混蛋怎么坑她,只要她不上当,老混蛋压根就拿她没办法。

    不管是龙印,还是玄天院长,她都不要。

    那种麻烦事情,谁爱管谁管去。

    至于公主的名头,老混蛋爱给她起多少就多少,她只会对项阳好,皇朝的事情却与她无关。

    等搞定了结界的事情,她就安心待在鱼尾村。

    “对了,岳母给你生了个弟弟,起名项辰。”娇爷顿了一下,略为吐槽,“是辰时生的,所以你爹就给他起了个辰字,陛下没反对。”

    大烟很淡定:“幸好不是丑时生的。”

    娇爷又道:“阿玲跟巫瑾也生了,都是带把的小子。”

    大烟顿了下,摸了摸自己肚子,一个个都生了,唯独她的肚子没有动静。

    余光瞥见娇爷的面色有些古怪,欲言又止。

    “怎么了?”大烟问。

    “我姑姑怀上了,才怀上的,刚满两个月。”娇爷不太情愿地说道。

    说起这个,夏安康夫妻俩的脸也是有点抽。

    大烟呆了呆,掰手指头算了算,好像夏安好今年已经四十五了。这个岁数怀孩子,年纪会不会太大了点,也太危险了点。

    “鱼尾村那个地方,的确是个风水宝地,待久了不怕子嗣不旺啊。”大烟这么回答娇爷。

    娇爷:……

    夏安康夫妻:……

    这时仆人来传,说膳食已经做好。丝毫不知自己的话把人震到的大烟一挥爪子,让人直接把膳食传上来,还等什么等,做好了就吃呀。

    一顿胡吃海塞后,大烟的心还是塞的。

    一个人独自琢磨着,要不要摸进皇宫一趟,把老混蛋拖出来揍一顿,要不然她这口气落不下。

    又想到老混蛋岁数不小,要是一不小心用力过猛,说不准就会嗝屁,顿时整个人又很不好。

    只是这天还是没去成,被洗完澡回来的娇爷拽进了房间里,既要与她聊人生,又要与她做生人的事情,忙到一晚上连房间门都没出。

    白天还无比认真地说过,再也不贪欢了的人,现在因为贪欢,累到连手指头都懒得动。

    所以讲男人在这种事情上,向来不靠谱。

    大烟其实还想知道,这两年到底发生过多少事情,可累极了的娇爷睡了去,问了多少遍都是‘嗯啊’,迷糊到不知自己在做什么。

    大烟无语,捏了一把他的脸。

    昨晚都累够呛的,今夜还不肯放过,好像现在不吃肉,以后就吃不上似的。

    娇爷疼得直皱眉,但还是没睁开眼睛。

    实在是又困又累。

    大烟照着他的脸咬了一口,并没有撤掉之前布上的结界,直接穿衣走了出去。

    反正这会儿也睡不着,不如去天山那边看一下。

    就踢了一脚院子里缩着的绿毛龟,尽管很是嫌弃,但要用到的时候,还是必须要用。

    八爷迷迷糊糊地睁眼,并没有立马将脑袋从壳里伸出来,而是小心看了下外面的动静,确定那是它主人的脚才把脑袋伸出来。

    喔!

    八爷(⊙o⊙)…

    三更半夜的,主人要干嘛?

    “别睡了,到天山那边看看去。”大烟直接踩到它的壳上,就发现才两三天的时间,它壳上的藻就干了不少,摸起来也没有那么的滑。

    看起来与草没多大区别,或许它就是草。

    大烟(¬_¬)

    八爷一听是要去天山,连忙摇头,才不要去那个地方,太可怕了。

    特别是那里还有个可怕的人,给它的感觉比那只九纹王八还要可怕,看到那个人后,甚至连逃跑的心思都生不起。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