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0章
    结界一破,不知得死多少人。

    “我回来的时候遇到一只大王八,那王八忒厉害了点,我绕着道走的。怕把它给招惹到了这边,所以没经过这里,直接回的家里。”

    大烟对娇爷说道,“看你没在家,听爹娘说你在这里,就跑这里来找你了。今晚咱在这里休息一晚上,明天一早回家去,待两天就回鱼尾村?”

    娇爷点了点头,表示没什么意见。

    从灵泉水那里带回来的鱼味道很好,娇爷却有些食不知味,视线一刻也不乐意从大烟身上离开,简单地吃了点,就拉着大烟回房去。

    两年时间不见,吃什么都不比吃媳妇香。

    “好想你。”娇爷喃喃细语。

    大烟看了一眼窗户,是开着的,月光从外面照射进来,使得屋里头也是大亮。

    正犹豫着要不要先去把窗关上,就看到一只红烧狮子头……呸,是红毛狮子头从窗口那里冒出来,歪着脑袋往里头看。

    大烟一把推开黏着的娇爷,朝窗口走过去,‘啪叽’一下把窗口关上。

    又扔下一坨灵泥,布了隔音与防御阵法。

    回头朝床那边走去,不自觉停顿了下来,伸手摸了摸发痒的鼻子,差点止不住要喷鼻血。

    只见娇爷坐在床上,腰带早就不翼而飞,衣衫半解,里面春光若隐若现。本就生得好看,此番样貌看着更是诱人,浑身血气都在翻滚着。

    “你这是诱惑。”大烟舔了舔唇。

    娇爷勾唇浅笑,“那你上当不?”

    大烟表示:必须上啊。

    小仙女就算不上当,那也得上你才行,有些思念光一个拥抱,压根就不能解,还得做点什么才能够化解。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若非都是性冷淡,总得做点什么才会觉得圆满。

    开过荤的男人憋了整整两年,这其中的感受只有娇爷自己才能够体会得出来,都恨不得化身为饿狼,把人整个吞入腹中。

    因此都不用大烟主动,娇爷自己就扑了上来,做了这两年他在梦中一直想做的事情。

    上她,在上面上她,就这么简单。

    大烟表情有点怪异,又有些期待,有些姿势得男人来才能解锁,有时候她也想换个口味的。

    于是乎,大烟老实躺着,任君采撷。

    咳咳……夜还很长。

    来战!

    前半夜的时候,都是娇爷一个人在努力。一般情况下,折腾了一个多时辰,也该满足了。可两人两年没有见面,怎么要都觉得不够,于是后半夜就换成了大烟来,一直折腾到天亮,才紧紧抱着对方停下。

    尽管很是疲惫,但还是紧紧连着,不愿意分开。

    食髓知味。

    “别动,不要动……真想就这么死在你身上算了。”娇爷沙哑着声音,低声喃喃,其实是他不愿意分开来着,如果还有力气的话,他还想再来。

    大烟听他的,并没有离开,拿了手帕给他擦汗。

    “你休息一会,等太阳出来了,咱们还要回家去。”大烟轻声说道。

    娇爷闷声说道:“多待一天再回去,现在不想回,就想这么跟你躺着。”一直这么继续躺着,哪怕什么也不做,只静静抱着对方。

    大烟也不想动啊,可禁不住她身体比较耐磨,在床上待一天她怕忍不住把他给磨坏,到时候可就乐大了去了,所以再不想走还是起来吧。

    来日方长,不能一次用坏。

    “一会咱们不骑八爷回去,反正它那壳也不太干净,咱坐马车回去。速度慢一点,你躺马车上休息一下,晚上咱们再躺床上……”那个啥。大烟觉得自己两年未归,既然都回来了,就不能一直待在这里,得回去孝顺一下公婆才行。

    主要是鱼不能放太久,得带回去让他们吃掉。

    不过丹炉里的还能放一段时间,里头的鱼就不动它,拿回去给巫舜那个吃货吃。

    大烟趴在娇爷的胸口上,脑子一直转着,想着这几天要做的事情。

    就觉得,事还挺不少。

    “对了,这两年……”大烟原想问一下的,刚开了口又闭上了嘴,“算了,不急在这一时,你先休息一下,等你休息好了,再跟我说说这两年的事情。”

    娇爷舔了舔唇,“再来一次。”

    大烟:“……”

    娇爷一脸严肃:“这次我还要在上面。”

    大烟:“……”

    骚年,已经天亮了好吗?这两年你打了多少鸡血,都折腾了一晚上了,你还不累,小心顶不住……

    娇爷却不等大烟说话,搂着大烟在床上一滚,身体就压了上去,小声问道:“咱换个轻松又舒服点的姿势?”

    “随你啦!”大烟不介意的。

    结果的结果……

    太阳晒屁股的时候,娇爷就躺在那里,累到连手指头都懒得再动弹一下。果然在上面是有代价的,消耗的体力会是在下面的好几倍。

    大烟是要回夏公府的,因此只能自力更生,把自己收拾好了,又替娇爷收拾干净,就扶着人出来,可才走几步就软了下去。

    娇爷:……

    不行啊,腿打着颤儿呢。

    大烟嘴角抽了抽,无语朝天翻了个白眼,这才把人抱起送上马车。

    仆人们一个个木着脸,好像没看到一样。

    屁的没看到。

    看得清楚着呢,虽说他们昨晚什么也没有听到,可他们家少爷跟少夫人的房间,亮了整整一晚上。

    两年不见,肯定要做点什么。

    换成是他们这么久没碰女人,也会跟疯了似的,战到天亮算什么,死在女人肚皮上都想的。

    不过他们家少爷也差了点,才一晚上成了软脚虾,连站都站不住,还是他们家少夫人抱着少爷上马车的。

    说起来他们家少爷的身体也不算太差了,就是少夫人太强悍了点,不是一般男人能降得住的,赶紧心疼少爷一会儿。

    娇爷面无表情,耳朵都红透了。

    这算不算丢脸丢到家?

    算的。

    “再偷笑,下个月别想再分到灵米。”娇爷突然掀开车帘,冲着车外低吼。

    一群护卫笑容僵住,嘴角抖了抖。

    这特么就哔了狗了。

    大烟伸手把人拉了回来,一脸忍笑,“好了,跟他们计较啥,趁着时间还早,你躺着休息一会。”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