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7章
    大烟转身去嗑瓜子,阮子文却一直看着大烟怔怔出神,不知心里头在想些什么。

    “你看什么看?”阿福看到阮子文的眼神,立马感觉不好,连瓜子也不嗑了,连忙挡在大烟的身前。

    大烟本就身材娇小,阿福往前一站,宽袍子把人挡了个严实,连衣角都没露出来。

    阮子文又怔了怔,良久眼神才有焦距,将视线收了回去。

    对阿福的说话,并不回答。

    将玉雨公主交给仆从,转身走了。

    “这小子有病。”阿福撇了撇鼻子,很是看不上阮子文这个人,认为是吃软饭的。

    虽说他家少爷现在也是个吃软饭,可他家少爷有钱有颜值,谁敢说他家少爷是吃软饭的?

    哼!

    这小子虽然长得俊,可家穷得要死,分明就是想靠着公主发达。

    小白脸。

    年纪很小的小白脸。

    大烟瞥他一眼,说道:“你好像对他挺有意见的。”

    阿福小声道:“没意见,就是看他不顺眼,靠着公主吃软饭的小白脸一个。活该玉雨公主看不上他,天天挨耳刮子。”

    大烟意味深长,“他可不是什么小白脸,书念得很好,不比你家少爷差。不靠着公主,他也能有大作为。”

    相反被公主看上,才特娘的操蛋。

    大项皇朝有规定,驸马不能为官,只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爵位,吃着不多不少的皇粮。

    子孙若想为官,必须经过科考。

    说起这个,项皇这老混蛋,对自己闺女还挺狠的,一点都不徇私。

    阿福一脸古怪,有些不满,“这小子哪里比得上少爷了?少爷比他好多了,他连少爷的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少夫人你不能……不能……”

    大烟瞥眼:“不能啥?”

    阿福(⊙o⊙)…

    少夫人你先把棍子放下,要不然奴才不敢说。

    “没事干去溶洞那边把肉炖上,别在这里瞎逛,一大老爷们跟个娘们似的,还恁老爱看热闹,也不嫌脸臊得慌。”大烟甩着棍子走了,找自家男人去。

    也不知娇爷在干嘛。

    阿福抹了把汗。

    他家少夫人太凶悍,也不知少爷是怎么吃得消的,心头万分同情娇弱的少爷。

    “阿福,记多炖点,晚上我家不开火。”夏安好连忙提醒。

    阿福赶紧点头。

    这个不用去报备,他直接就能应下来。

    他家少夫人虽然凶悍了些,但人挺大方的,不会嫌弃大姑姑来蹭饭。

    武殿主摸了下夏安好的脑袋,并不说话。

    “别摸,一大把年纪了。”夏安好没好气地一巴掌拍开他的手。

    武殿主笑了下,手放了下来。

    就算年岁再大,在他的眼里,也还是那个没长大的小姑娘,惹人疼。

    阮家的房子翻盖过,虽没有小楼那般别致,但比起隔壁项家来说,要稍微好一些。

    在村子里算是头一份,就算是整个县城,也不一定能找出一家比这还要好的房子。

    唯一不好的就是房子小了些。

    说起来还是很不错的,但玉雨公主就是嫌弃得不行,对这房子各种挑剔,整天闹来闹去,非要河畔的小楼。

    连说了去县城买房子,也不干。

    如今玉雨公主就昏迷在她十分嫌弃的床上,阮子文坐在床边的小凳子上,背靠着床上看着自己的手发呆。

    家里人都很开心他能娶到公主。

    可他一点都不开心。

    阮子文不是那种会把事情都赖在别人身上的人,他不怪任何人,只怪自己当时太傻太懵懂,不懂得去分析事情的前后结果,造成了如今这样。

    早就不想红袖添香了。

    只想日子能过得安稳一些。

    至少……至少能给他点时间,可以看看书,写写字,画画画,而不是终日不得安宁。

    眼前所经历的,与心中所想的,背道而行。才十五岁的少年,既茫然又崩溃,几乎要承受不起。

    看着自己的手,总不自觉地去想。

    倘若当初不砸那一石头,是不是一切就会不一样,他还是能安心读着书,现在正准备下场考试。

    如果时间能倒回,该有多好。

    世间为何没有后悔药?

    阮子文捂着脸,将头埋在膝盖上,发出低低的呜咽声,不多时衣摆就湿了一块。

    事实上真的好委屈。

    可能怎么办?

    没办法了,压根就没有回头的可能,这辈子就只能是这样。他的理想,他的报负,全被他一石头砸死了。

    罢了罢了,只要家人高兴就好。

    阮子文狠狠地擦了擦眼睛,起身跑出去,差点与刚要进门的嬷嬷撞到一块。

    “哟,可吓死老身了。”嬷嬷夸张地拍着胸口,眼角斜着阮子文,一脸看不起,“驸马爷这么急急忙忙地,是要上哪儿去?”

    阮子文抿唇,“书房。”

    嬷嬷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都得尝所愿成了驸马了,荣华富贵也都有了,还装什么文人。”

    阮子文紧抿着唇,面色很是难看,却没有说些什么,也不抬头去看嬷嬷,闪身离开了房间。

    “真是的,公主还昏迷着呢,竟还有心情去看书,这驸马哟……还真是找差了,可怜的公主……”嬷嬷一直碎碎念念,越发地看不这个驸马。

    等到玉雨公主醒来,立马就跟玉雨公主告了一状,先说这阮家各种不好,紧接着又说阮子文的不好,硬生生把阮家与阮子文给扁得一文不值。

    这嬷嬷是打玉雨公主还小的时候,就跟在玉雨公主身旁,看着玉雨公主长大的,特别得玉雨公主的信任。

    听嬷嬷这么一说,就更看不上阮子文这个人。

    “就如嬷嬷所说,这驸马一点也不好,本公主要休了他。”玉雨公主咬牙切齿,本就记恨上挨打时阮子文不帮忙,现在再听嬷嬷添油加醋,就更加不喜了。

    嬷嬷顿时一僵。

    要说这驸马吧,其实也不错的。

    她之所以诋毁这驸马,就是想离间公主与驸马的心,让公主更加亲近自己一些,可不是想要公主换个驸马。

    换驸马可是大事,换不换得成且不说。

    要是一个不好,上头还得怪罪到她这当嬷嬷的身上,这个罪她可担不起,连忙劝说玉雨公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