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8章
    光头先是眼睛一亮,很快又暗下去,“算了吧,拿了也还不回去,这路挺远的。”

    大烟瞥眼:“你的猪呢?”

    光头猛地一震,一拍大腿,“哎哟喂,老子的猪呢?光顾着往回跑,把猪给丢了。”

    大烟:……

    那猪那么肥嫩,又是一纹兽,应该是很多巨兽口中的美味,说不准会被巨兽吃掉。

    不过看光头这样,应该没死。

    “你不如去找找,一会吃完饭,我就回夏公府去了。”离开那么久,娇爷肯定很想她,应该早点回家去。

    对了,回鱼尾村之前,还得去天山一趟。

    有些事情她想请教一下。

    如此想着,将最后一口肉丢嘴里,大烟就拍了拍屁股起身。

    “我走了。”大烟瞥眼。

    光头挥了挥手,有些心不在焉,担心他的大肥猪。连美味的兽肉吃到嘴里,都感觉没了味。

    等到大烟骑马走了,光头把剩下的塞嘴里,又往河那边跑了去。

    找猪啊,不找不行的。

    光头也说不清楚是为什么,明明很嫌弃这死肥猪,可就是舍不得这猪去死。

    可能是舍不得猪肉吧,光头心想。

    ——

    大烟习惯了八爷的‘龟速’,骑着马感觉速度不是一般的慢,花了整整三个时辰才回到夏公府。这时候刚到二更天,不少人都已经睡觉。

    书房点了蜡烛,娇爷手里拿着书,眼神却没有焦距,时不时往外看一眼。

    坏媳妇儿还不回来。

    都去了好多天。

    要不是吊坠看起来还好好的,他非得担心死不可。

    今夜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大烟要回来,所以到了睡觉时候也没有回去,还一直待在书房里。

    不多时外面传来声音,娇爷眼睛一亮,丢了书跑出去。

    果然看到大烟回来。

    “舍得回来了?”娇爷心里头想念得不行,却哼了好几声,用鼻孔对着大烟。

    表示他很生气。

    大烟马坐久了,腿有点发软,冲着娇爷招手,“赶紧来扶我一把,这马一点都不好做,差点没把我肠子都给颠出来。”

    娇爷:……

    搞什么鬼,没看到爷正在生气?

    “耳房有水吗,我这一身脏兮兮的,得洗个澡才行。”大烟抖着腿,甩着胳膊,好像没有看到娇爷的表情似的。

    娇爷拧了眉,盯了大烟好久。

    输了。

    “水有得是,你想洗就洗,哪来那么多废话。”

    大烟点头,脚底抹油,冲进了耳房。

    娇爷心想,等你洗完澡,整个人香喷喷的了,再跟你算账。

    朝四周看了看,一群仆人在看好戏。

    娇爷面色一沉,“都干啥呢?”

    仆人们讪讪笑,一轰而散,赶紧各找事的事干,没事的就回房睡觉去。

    娇爷撸了袖,往院子跑回去。

    等不及坏媳妇洗澡了,他现在就要跟坏媳妇算账,这一趟去了二十多天,都快一个月了,明明说的是十天八天的。

    大烟正在泡澡,娇爷就冲了进来。

    感应到来人是娇爷,大烟就没有防备,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又躺在那里舒服地泡着。

    这一趟简直身心疲惫。

    “你有什么要交代的吗?”娇爷拿了凳子,坐在浴桶边上,瞪着她问。

    大烟朝他招手,“来,给我捏一下肩膀,我肯定给你交代。”

    娇爷:“呸,美的你。”

    嘴里这么说着,但还是撸了袖,使了劲往大烟肩膀上捏,一边捏着一边嘀咕。

    “瘦了,骨头都秃噜出来了。”

    吓得大烟赶紧摸了一下自己的胸,还好没变样,还是原来那么大。

    心里想着,瘦也不奇怪啊。

    好多天没好好吃饭了。

    本来让娇爷帮她捏肩膀,是想要享受的一下的,只是捏着捏着,大烟就感觉不太对。凭着娇爷这点力气,还真的没法给她松松筋什么的,要让他使大劲点,估计又会很吃力,忒累人了点。

    力度太轻,感觉就变了味。

    好痒啊。

    心头也痒痒的。

    “往下点……再往下……再往下一点点……唔,对,就是那里……”与其揉肩膀,不如揉这个,很舒服的,大烟忍不住哼唧了几声。

    娇爷开始的时候没注意,等到感觉不对的时候,就听到大烟那古怪的声音。

    满脑门子黑线。

    又好脸红。

    “你这女人真是……”娇爷没好气地掐了她一把,然后迅速把手收了回来。

    大烟问:“真是啥?”

    娇爷不说话。

    大烟也不想泡了,直接从浴桶里起身,身上的水也不擦,把人拎了丢床上,然后就扑了上去。

    这一趟好吓人。

    小仙女的小心脏都会被吓坏了,得赶紧找点安慰才行。

    娇爷也很想的,虽嘴里喊着要跟大烟算账,事实上算个屁的账哦。

    只要人安全回来就行。

    若要较真的话,也就是想知道她在巨兽大陆做了什么,又遭遇了什么,为什么要那么久才回来。

    他一个人待在这里,度日如年,都不敢让自己闲着。只要一闲下来,就会想到她这个人特别爱作,不知道作到哪里去,会不会有危险。

    恨不得把眼珠子放她身上,让她带着走。

    从此以后无论她去到哪里,做了什么事情,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不用一个人什么都不知道,只能傻傻地等着。

    一阵翻云覆雨后,已经是三更天。

    大烟以为娇爷会累到啥也不想,只想睡觉。没想到娇爷就困得不行,也不乐意睡去,硬要听她说说这近一个月的事情。

    怎么说呢?

    大烟想了想,简单说了一下。

    无非是去到沼泽,看到好多的鸭兽与鹅兽,八爷那个囧货直接钻沼泽里头去,而她跟后面偷跑上来的光头,就选择性地在那时捡蛋。

    结果就看到八爷跟一只王八打起来,打得泥水四溅,所有野禽都不敢靠近。她与光头也不敢靠近的,结果两王八却靠了过来。

    父女俩很是光棍,都没有帮忙的意思,就躲了起来,打算等它们打完架再出来。结果八爷打不过,冲着二人跑了过来,想要寻求帮助。

    二人都不想帮的啊,所以扭头就跑。

    在沼泽里不敢乱跑,怕被吞下去,因此没跑得过两只王八,躲过了八爷,却没躲过野生王八……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