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4章 九纹兽王5
    但等她拿了桌子出来站着,跳起来一个劲地看,也仍旧没有看到结界。

    踩在桌子上,大烟木着一张脸。

    下雨了,很大的雨。

    现在没法赶路。

    撑着羽毛伞蹲在桌子上的她,就跟个傻叉似的,完全不知方向在何处。

    以为这场雨下到天黑就会停。

    结果天黑没停。

    天亮也没停。

    不大不小,淅淅沥沥下了七天七夜,这才不情不愿地停下来。

    为啥说不情不愿?

    看天就知道。

    还是阴天,一点太阳都没有。

    大烟抬头看天,扭曲了一张脸,太阳公公是不是已经死了?

    凸!

    不想说自己后悔的,但她已经悔到肠子都青了。

    早知道会迷路,当初就不该抱蛇兽的大腿,整得现在完全迷了路,压根找不着方向回去。

    大烟又拿了椅子出来,放在桌上,伸长了脖子往远处看。

    视线被树林子挡住。

    大烟:……

    突然就觉得自己好蠢,为什么不爬树上,明明树就比她的桌子加椅子还要高。

    只要不怕虫子,不怕树太滑,不小小心下来摔死,还是能看到很远的地方的。

    大烟从椅子上下来,收了椅子,又下了桌子,把桌子收起来,然后朝附近长得最高的一棵树奔去。

    刚下过雨,树身很滑。

    往上爬的时候,她好几次脚滑,好在她反应很快,不至于会从树上摔下来。

    就是树上毒物不少。

    虽不至于把人咬死,但被咬到也会很难受。

    大烟一直往上爬,直到树枝小到无法难以支撑她的重量才停下来,扒拉开树叶往远处看。

    内陆的结界很好认。

    虽然被一座山几乎挡住,只能看到一点点结界顶,但她还是勉强认了出来。

    又低头看了一下自己寻的方向。

    大烟不由得沉默。

    正好相反。

    很正那种,一点都不歪,顺着这个方向一直走,她会很愉快地与内陆告别。

    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迷失。

    心塞!

    幸好小仙女足够聪明,想到爬树辨别方向,否则真回不了家了。

    咔嚓!

    嗯,这是什么声?

    不等低头往下看,身体猛地往下一沉,狠狠地往下坠去。

    卧草!

    这破树也太脆了点,都没怎么压弯就断了,还是完全断裂了的那种,连个反应的时间都不给人。

    幸好大烟有鞭子,挥了好几下,总算是卷着了一根树枝,才稳住没有掉下去。

    这树有两三百米高,树身长得很直,枝桠并不是很多,真要掉下去,摔不死也得残掉。

    上树容易,下树难,特别还是这么直的树。

    费了好大的劲,才下了树。

    等往回走的时候才发现,身上有不少地方让虫子咬到,不是很毒的虫子,只是咬肿了而已,并没有中毒的迹象。

    很痒,忍不住想挠。

    怀疑是不是被洋辣子咬了,不挠还好,一挠肿起来一大片,仔细看了下。

    上面有细毛针。

    可能真是洋辣子。

    大烟就停了下来,小心拔着细毛,等拔完了就拿了药出来抹。

    正抹着药,一条蛇兽突然袭击而来。

    大烟一直就没注意到这里有蛇,突然冒出来一只大蛇头,差点把她给吓死,连忙侧身避开,已经顾不得把抹药,把大刀抽了出来。

    咦!

    这蛇兽好眼熟。

    “原来是你。”大烟一脸恍悟,这不是那条被她抱了大腿的蛇嘛。

    蛇兽有点记仇,一击不中也不放弃,继续朝大烟张口咬去。

    大烟避开,一刀朝蛇头劈去。

    蛇兽闪躲了下,避开了大刀,警惕地看着大烟,那骨刀令它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大烟不跟它墨迹,又一刀劈了过去。

    蛇兽闪了,但没能完全避开,脖子那里被刀尖划了个口子。

    蛇兽吃痛,瞳孔缩了缩,扭头又钻进了芦苇丛里。

    大烟赶紧追了上去,但在芦苇丛里奔跑,她的速度压根就追不上蛇兽,一晃眼蛇又跑没了影。

    大烟:……

    玛个叽。

    有本事别跑,来互相伤害。

    “要不是小仙女急着回家,非得把你拖出来大卸大段不可。”大烟不爽地砍了一大片芦苇丛,这才转身朝来时的路走回去。

    因为来时的路被她砍了芦苇铺上,因此走回去不怎么费劲,比来时要轻松得多。

    来时花了三四个时辰,回去的时候,却只花了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

    不过就是这样,大烟也感觉好慢。

    习惯了八爷的速度,再用两条腿来赶路,怎么都觉得好慢。换成是八爷,就这二三十里的路,一刻多钟就能搞定。

    正砍着芦苇,突然感觉不对,有种被盯上的感觉。

    大烟顿时警惕,停下动作,朝四周仔细观察。

    芦苇丛太密,好难观察。

    大烟面色难看,感觉不是很好,这种被盯上的感觉,让她感觉到了危险。

    果然等她砍出来十多米远,身后传来袭击声。

    大烟挥刀就砍了回去。

    铛!

    砍到兽牙了。

    哧溜!

    日。

    大烟瞪大了眼珠子,去他大爷的,竟然是那条四纹蛇。

    怪不得她一直觉得那种被盯梢的感觉有点熟悉,原来是这条记仇的蛇兽。好歹一起逃跑过,用得了这么记仇吗?

    真是可惜,刚那一刀没把它的牙给砍下来。也是它的运气好,只是砍到牙上面,要是换成是别的地方,准得让它重伤不可。

    “能耐你别躲,粗来。”大烟喊了几声,芦苇很是安静,那条蛇压根没有出来的意思,好像已经跑远了似的,倒是惊起了不少鸟类。

    大烟阴沉着一张脸,继续开路走。

    该死的蛇兽,最好别出来。

    再有一次,非砍死你不可,八段的。

    咻!

    小半个时辰后,四纹蛇兽又冲了出来,朝大烟脖子咬去。

    大烟反应很快,又是一刀劈回去。

    又是砍中的蛇牙。

    蛇兽顺着那力度,摔进了芦苇丛里,等大烟冲进去找的时候,又没了影子。

    大烟:啊啊啊……

    好生气。

    有本事你别逃,出来战。

    一决死战。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一路搞偷袭,一击不中立马就逃。

    大烟有种见鬼了的感觉,为什么她会碰到这种极品的蛇兽。

    还有这蛇兽被她砍了那么多次,为什么还不放弃,仍继续追着她。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