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2章
    明明这兽血再烫,对她来说也不算什么,但碰到皮肤上还是感觉火辣辣的,并且深入筋肉当中,感觉并不好受。

    换成是他人,说不准都嗷出声来。

    不过这效果还真是好。

    这滚烫的七纹火兽血,不止在强化她的筋骨,还源源不断地补充她失去的灵源。

    比起七纹蛇兽肉来说,这兽血要好太多。

    只是兽血再好,对现状的她来说,才这点远远不够用,不到半个时辰就被她吸收得干干净净的,鼎内的兽血就被她吸收得干干净净,剩下的杂质则贴在她的皮肤上。

    大烟从鼎里出来,拿水洗了洗,把衣服穿上。

    感觉了一下,灵源竟然恢复了近十分之一。如此说来,这样的火兽,只要再来七头左右,吃肉泡兽血,她就能把灵源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只是这火兽……

    大烟拧起了眉头,之前是运气好,才得到这么一头,再想得到简直不要太难。

    哪怕五纹的,都够呛的。

    回到先祖那里的时候,爷孙俩正在那里吃肉,吃的速度很慢,似乎怕吃得太快,感觉不出来味道似的。

    “又饱了。”项阳可怜兮兮地站起来,摸着肚子,打算继续努力修炼去。

    项皇点头:“修炼吧。”

    为了口吃的,爷孙俩都拼了。

    大烟坐了过去,拿了自己先前吃的碗看了看,拿水冲洗了一下,把肉热了一下,然后盛着又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看爷孙俩打拳。

    吃着吃着,不由得皱起眉头,能量是有的,但对灵源的作用,却没有先前那么大。更多的作用,在于筋骨上面,使得她的体质更上一层。

    这也是件好事。

    **强大到一定的程度,不需要用到灵力,也能把厉害的巨兽干掉。

    可她现在要的是灵源啊。

    大烟叹了一口气,有些心塞,感觉自己可能估计错误,七头七纹火兽,可能不足以补充她失去的灵源。

    或许她应该去沼泽一趟。

    那怪人……应该不会骗她吧?

    大烟一顿胡吃海塞,只给爷孙俩留了总共三碗出来,剩下的她连汤都一块喝掉。

    摸了摸肚子,这回倒是有了饱腹感。

    还有点胀。

    吃撑了。

    于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的大烟,把她收在空间里的火兽拿了出来。这里也算是个好地方,有先祖的庇护,血脉之力不会被吸走,她正好能试着扒了这火兽的皮。

    爷孙俩正练功呢,不经意看到一头红褐色的巨兽,不自觉地就停了下来,朝这边走过来。

    “这是……七纹兽?”项皇先看的是巨兽的脑袋,发现有七道纹,不免惊讶。

    项阳问:“大姐,这也是吃的?”

    大烟点头:“嗯,吃的。”

    虽然这种巨兽卖相不太好看,但肉确实不错,再且这火兽是在火坑里出来的,并非泥坑,看起来很是干净,不会给人一种恶心的感觉。

    “你打的?”项皇一脸古怪。

    大烟想吹一下牛,说就是自己打的,又怕牛皮吹大了,以后不太好收拾。

    “算是吧,不过也不全是,主要是它太倒霉。”大烟很是耿直地,把火兽掉了个头,鼻孔冲着项皇,“我往它鼻孔射了一支箭,它受不了就自杀死了。”

    项皇:……

    “你箭法还真是不错。”虽说这种法子阴损了一点,但与巨兽对上,只要能赢就行,也不用讲什么道义的吧。

    不过箭法是挺不错的,别看这巨兽鼻孔大,换成是射箭高手,也不一定有这个本事射中,毕竟是七纹兽。

    大烟一脸古怪,欲言又止。

    “其实我射的是它的眼睛,只是它运气不太好,跑鼻孔去了。”小仙女就是有这点不好,太耿直了,也太过诚实,才经常受欺负。

    项皇顿住,简直匪夷所思。

    鳄兽的眼睛与鼻孔,差距不是一般的大,她是怎么在射眼睛的前提下,把箭射到鼻孔去的?

    差距得有一米吧?

    “是不是距离太远了?”项皇给大烟找借口,隔得远的话,能射中就已经很不错了。

    大烟想了下,说道:“也没多远,顶多就十来米。”

    项皇:……

    好吧,十来米其实也挺远的,你辛苦了。

    运气真好。

    “别愣着了,说完赶紧来帮忙扒皮,这玩意皮可不好扒。”大烟都围着火兽转了好几圈,简直无从下手,刀划在火兽皮上,连个痕迹都留不下。

    项皇也试了下,“没法下手。”

    连个外伤都没有,没有办法趁虚而入。

    “你想干啥?”大烟突然伸腿,一脚踩住了八爷,“坑了小仙女,还想吃好吃的?我告诉你,没门。”

    八爷(⊙o⊙)…

    “喔喔……”主人主人,银家不是想偷吃,而是想要帮忙。银家牙齿厉害,肯定能咬破几个口子,到时候你想怎么扒皮就怎么扒皮。

    大烟听懂了,但没松脚。

    八爷哈喇子都要流下来了,火兽啊这是,比起七纹蛇兽来说,要更加的美味,能量要更加的好,简直堪比八纹兽。

    “吃屎吧你!”大烟弯下身,一把将八爷扛起扔到一边去。

    砰!

    八爷/(tot)/~

    好凶残的主人。

    再也不会爱了。

    大烟拍了拍手上的灰,连看都不看它一眼,对项皇说道:“从外头没法下手,就从里面下手,一点点的来,总能把这皮给扒下来。”

    说着就拿两条棍子把兽的嘴撑起来,然后蹲在火兽嘴那里挖了起来,三分之一的身子,都探进了火兽嘴里,看上起来怪吓人的。

    项皇张了张口,想说点什么。

    想了想,没说。

    把自己不几乎不离身的黑棍子抽了出来,又给多支了一根棍子,省得那两根棍子支撑不住,火兽嘴掉下来,把人给咬到。

    毕竟这獠牙,也太唬人了些。

    “怎么整?”项皇问她。

    大烟给他扔去一把骨刀,自己也拿了一把骨头,吭哧吭哧切割了起来。

    八爷伸长脖子看着,过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又悄悄跑了回来,冲大烟讨好地叫着。

    保证只帮忙扒皮,绝对不偷吃。

    大烟试过了,这玩意不是没法子弄,事实上费点劲,也是能整下来的,就是吃太力了些。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