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9章
    大烟俩口子回了皇城的事情,项皇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消息,只是项皇并没有挪屁股,在宫里等着大烟去见他。

    开始的时候项皇还胸有成竹,觉得小虎妞一定会来的。就不信小虎妞在听到天山的事情,会不好奇,会不动心,会不想知道一些事。

    可等了三四天,压根就没动静。

    项皇的脸一天比一天四,到了第四天都黑得不成样子,咬牙切齿地派了人,去请小虎妞进宫。

    结果咧。

    明明人就在府上,却愣说没在家。

    去你姥的没在家!

    项皇不禁庆幸当初的做法,不把这大项皇朝交给大烟是最明确的做法。否则让这小虎妞当皇,这天下不知会被造成什么样子。

    站在宫殿外,仔细地看着这座巨大的宫殿,又朝训场看去。

    除了没人训练的时候,皇宫看得空荡荡,让人也感觉空荡荡以外,其余时候还是可以的。

    不像令人厌恶的样子。

    项皇就不明白了,为何大烟如此抗拒入宫,连宫门都不乐意踏进半步。

    “这皇宫,有人拼命想要挤进来,有人却视之为洪水猛兽,避而远之,唯恐避之不及。”项皇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年轻的时候,他虽有些厌烦这国事,但能将这江山打下来,他也很是得意。开始的时候很是兴奋了一阵,在这天下唯我独尊,心情极好,干劲十足,恨不得每样事情都抓在手上,亲自处理。

    久了就厌倦了。

    很享受这种唯我独尊的感觉,却不想管理朝中之事,嫌它太过繁琐。

    最为厌倦的时候,总想着能有忠心耿耿之人,替他把所有的事情都办完,而他只要享受成果就行。

    到现在老了,就成了一种责任。

    特别是去过鱼尾村以后,再坐到这个位置上,就更加的厌倦。

    如果可以,他想现在就去。

    只是孙儿还太小,要学的东西太多,很多时候他得手把手去教才可以。

    想到这里,项皇眼珠子转了转。

    早前他暂时并没有把项阳亮出来的打算,只想着等两三年以后,再让项阳出现在人前。哪怕消息走露得这么快,才把人从鱼尾村带回来不到三天,就整个皇城都得到了消息。

    为了项阳的安全着想,很多时候只要不是他亲自带着,都让项阳待在先祖那里。

    不怪他如此谨慎,实在是他也不知道哪些人可信,哪些人又不可信。

    以前并没有注意这些,毕竟他没有个继承人,也想着就让他们争,谁争赢了就是谁的。

    因此很多时候,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现在再清理,为时过晚。

    “来人,准备马车。”项皇表情很是淡定,亲自去禁地将项阳接出来。

    既然都来皇城了,不做点事情,怎么可以?项皇暗戳戳,不能让小虎妞太轻松。

    把人送到,安全就靠你了。

    大烟还真没想到项皇会这么无耻,虽说她一直没有去天山那边,也没有去问项皇天山的事情,但她这几天一直在琢磨。

    说实话她不太想去天山。

    不止是觉得就算出了事情,自己也没有办法搞定,还有就是她觉得那里太危险。还没去,就已经毛骨悚然,真要去到那里,说不定都不敢进去。

    说实话,她胆子挺小的。

    特别是那种没有半点好处,还很危险的地方,给她一百个胆她也不敢去。

    不过若有好处的话,可以另算。

    大烟拿着蚕茧在手里头把玩着,直到这两天才想起来,为何看到这蚕茧如此眼熟,竟是与巫舜给她的那顶帽子,是同种蚕丝。

    这种蚕丝可耐高温,火烧不破。

    拿出做乾坤袋最好不过。

    只是这玩意不是那么好弄的,她费了很大的劲,也没能把蚕丝抽出来。

    等什么时候有空,她去一趟对岸,使用灵力再试一下。

    总不能好东西到手,却没法子使用。

    “你一整天就拿着这蚕茧来玩,还没有抽丝的法子?”娇爷刚从书房里出来,回到院子就看到大烟坐在凉亭的石桌旁,把玩着比鹅蛋还要大的蚕茧。

    大烟没有否认,将蚕茧递了过去。

    “东西是好的,做衣服能刀枪不入,火烧不破,是做乾坤袋的好东西。”就是暂时拿它没法子。

    娇爷接了过去,仔细地观察了一下,说道:“蚕丝倒是挺粗的,很是均匀,也很是柔韧,抽出丝来能直接使用。”

    大烟自然是知道的,当初她看到这蚕茧也是这么个想法,只是不好抽丝呀。

    “对了,钱币的事情,商量结果来了没?”大烟可是知道,这几天夏公府的人进进出出,都是为了这钱币的事情。

    说起这个,娇爷拧起了眉头。

    并没有什么好的法子,只能说是慢慢来,不能太过着急,花上三五年的时间,钱币应该就能在大项皇朝下流通,但若想让人弃掉原有的货币交易方式,估计没有个十年八年的,很难做得到。

    不知想到什么,娇爷面色古怪了下。

    “商量出来的结果,自然是慢慢来,这种事情急不来。况且因为顶头那月亮的事情,正人心惶惶的,很难快得了。”

    说到这里,娇爷话锋一转,“不过有过半的人认为,你所说的法子,未尝不是个好法子。”

    大烟愣了下,一时想不起来说的是什么法子。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她说的耍流氓的法子。

    “我就说嘛,有些人就是不跟你好好说法,讲道理压根没有用,拳手硬比什么都重要。”

    娇爷拧着眉:“只是如此一来,就要你去费神,我并不想……”

    “谁说非得我去费神的,把人送到鱼尾村去,自有项族的人去收拾,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大烟打断他的说话。

    只是晋升到高级武师,又不是大武师,一人吃完一头二纹牛兽,再把兽血泡上,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娇爷愣了下,迟疑道:“这会不会太麻烦,他们本就对我有意见,看我很不顺眼。如此一来,会不会更加那啥。”

    “放心吧,他们不敢揍你。”大烟说道。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