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4章 不是烂桃花3
    娇爷有个屁的意思,直接说道:“先审了再说,全抓回去严刑逼供。”

    尽管有所怀疑,但暂时不能说。

    大烟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都说要抓我,还是活抓的那种,也就是说暂时不能让我死。”说实话,大烟早怀疑了。

    若是情敌,或者烂桃花。

    抓个屁的人,直接弄死多好。

    以种种迹象看来,哪怕娇爷再是娇美,又再是自恋,这些都不是娇爷的烂桃花派来的。

    娇爷问:“你猜到了?”

    大烟矢口否认:“没有,我要是猜到了,绝对抡锅子去找老混蛋算账,哪能让他继续嘚瑟。”

    娇爷(¬_¬)

    还是猜到了。

    说她笨,她其实也不傻。

    “他娘的,哪个王八蛋,竟然敢在老娘门口撒野,都给老娘捆了,撬开他们的口。要是不肯开口,一颗颗牙齿敲碎了,不行再碾手指……”王嫣提着剑就冲了出来,一脸怒容。

    娇爷捂额:“娘,你暴露了。”

    说好的温柔贤惠,弱柳扶风呢?

    王嫣神色一顿,把剑扔给了旁人,眨眼就恢复了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

    “儿啊,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王嫣泫然欲泣,忧心忡忡地看着娇爷。

    娇爷:……

    大烟:……

    这脸变得,比翻书还要快。

    “娘你放心,儿子没事。”有事的是这群黑衣人,都不事先打听好,就直接上来劫人。

    跟找死没区别。

    王嫣抹了抹眼角的泪,柔声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一路舟车劳累,很辛苦吧,快些回家休息。”

    大烟无语抬头望天。

    这是她的婆婆?

    “看什么看,回家。”娇爷很是淡定,又或者早就习惯,反正他娘惯会装模作样。

    他姑姑也是如此。

    “哦,回家了呀。”大烟一脸才回过神来的样子,赶紧进了家门。

    王嫣瞥了她一眼,又抹了抹眼角的泪。

    大烟:……

    讲真不太习惯。

    她其实没太跟这婆婆相处,所以对这婆婆的很多习性都不了解。回想刚才门口看到的,简直就怀疑自己,是不是眼睛出了问题。

    不过事实证明,有问题的不是她的眼睛,而是她的婆婆。

    多会演戏,厉害了。

    “婆婆,我给你带了蜂蜜,巨兽大陆找的,好喝又养颜。”大烟拿了一桶蜂蜜出来,直接往王嫣怀里一塞。

    王嫣下意识接住,怎料这蜂蜜极重。

    砰!

    没抱稳,连人栽了下去。

    大烟(¬_¬)

    可以笑吗?

    娇爷快速看了她一眼,趁着她没发现,又赶紧把视线挪开。心头有些无语,感觉他家媳妇儿是故意的,当着他的面欺负他娘亲。

    咳咳~

    不过没关系,他一点都不生气。

    那啥,他先幸灾乐祸一下,千万别说他不孝顺,其实他是个孝顺的娃哈哈哈……

    “九儿媳妇,你这桶也太大了点。”王嫣倒没摔出怎么着来,就是摔下去的时候有点碰着脸,感觉有点疼,又有点没脸,嘴角止不住直抽抽。

    大烟一本正经:“不大桶一点,怎么表达我的孝顺,以及对你的敬爱。”

    娇爷:……

    王嫣:……

    “您不用客气,不过才三百斤的蜂蜜,压根就不算什么,等吃完了你跟我说,我还给你找去,谁让我孝顺你呢。”大烟爪子一挥,一脸‘只要你高兴就行’的表情。

    王嫣张了张口,但不知该说点什么。吧嗒了几下嘴,愣愣地看着她。

    没见这么这么臭不要脸的。

    明明就是故意捉弄她,偏偏还一本正经的样子。

    “怎么,你蜂蜜你不喜欢?”大烟拧起了眉头,伸手就要去抱蜂蜜桶,“你要不喜欢的话,我就收回来,换个别的给你。”

    “想得美!”

    王嫣挡在了蜂蜜桶前面,狠狠地瞪着大烟,刚差点就砸到她的脚,哪能让她把便宜捡回去。

    大烟就冲娇爷挤眉弄眼:“看,原形毕了吧?”

    娇爷:……

    有句话当不当讲,你这样捉弄你婆婆,真的好吗?爷要不要声明一下,不管你们俩之间闹点什么事,爷都不会管的。

    王嫣满脑门子黑线。

    早知道这儿媳妇不是个好的,但没想到会坏成这样,简直就一肚子的坏水。

    不想休了她,但想打屎她。

    “婆婆,我还有松了,你吃不?”大烟摸着腰带问王嫣。

    王嫣防备地退后两步,“喊什么婆婆,喊娘。松子哪来的,要是好的话,给老娘拿点。”

    大烟这次没捉弄她,拿出来一麻袋的松子,给她放到蜂蜜桶上。

    “巨兽大陆捡来的,松仁有手指头那么大,挺好吃的。”

    王嫣被捉弄了一次,有了很深的防备,但检查过了以后,发现真的是松子,掰了一颗放嘴里尝过,感觉味道很是不错,总算是信了大烟。

    “我还有别的东西,娘还要吗?”大烟把婆婆换成了娘,反正单氏不在这里,不会叫混了。

    王嫣看了看蜂蜜桶,又看了看松子,光这些东西就不好拿,再多点她就拿不动了。

    “先这样吧,别的东西晚点再说。”暂时也不想听是什么,省得到时候听了挪不动脚。

    有了这些东西,王嫣也不跟着儿子儿媳妇了,兴冲冲地抱着东西跑。

    娇爷愣了愣,问:“你是故意的?”

    大烟点头:“昂,就是故意的。一看你娘就知道她有千言万语要跟你说,撵她走也太不孝顺了,干脆就拿东西来糊弄走,反正也是要给她的。”

    娇爷:“……”

    “你累了,脸都白得跟纸似的,赶紧回房吃点东西,然后上床休息。”大烟弯身一把将娇爷扛起,撒丫子往自个院子跑。

    把人放桌旁,拿了吃的出来。

    娇爷想说点什么的,但事实上一点脾气都没有。他也的确很累,甚至都有些坐不住,感觉浑身都是酸软的,连胃口也不是很好。

    只是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还是勉强撑着,吃了一点东西,然后才躺床上休息。

    “不行啊,我好像还没洗澡。”快要入睡了,娇爷才突然想起,只是已经睁不开眼睛,只是嘀咕了几句,就陷入了沉睡当中。

    大烟就凑上去嗅了嗅。

    洗个屁,一点都不臭。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