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6章
    起先娇爷以为是一般的兽蛋,可等他看到这火红的蛋上面,那八道黑色的纹路时,面色都变了。

    “项——大——烟!”娇爷一脸怒容。

    大烟浑身僵直,讪讪地笑了下,赶紧道:“你你你别误会,我并没有去冒险。我其实就觉得那松子挺好吃,松蘑也很好吃,就想着反正睡不着,去摘一点。”

    “谁知道运气那么好,竟然遇到火狼兽群跟火狮兽群打架,还打得挺凶的。就叫八爷趁机去偷蛋,我一点也没冒险,都是八爷偷的蛋。”

    怕娇爷不相信,大烟举起三根手指头:“我可以发誓的,真是八爷去偷的蛋。”

    反正她没说谎,蛋真是八爷偷的。

    “之前从鸟窝通向狮兽那个山洞你知道吧?我就躲在里头,里头安全得很,一点危险都没有。”

    大烟扯了扯自己的衣服,“看到没有,我抹了一身的草汁,就是为了防止被它们闻到气息,追踪到。”

    娇爷很是狐疑,不信她的邪。

    大烟原地转了个圈,让他看个仔细,“你仔细看看,我真的一点伤都没有,整个人好得很呐。”

    娇爷看得出来,她的确是没有伤。

    只是她的灵力太好使了,就算是受了再重的伤,只要灵力能够恢复,她就能把自己医治得活蹦乱跳。

    “以后……小心些,别太鲁莽,别去冒险。”娇爷太了解她了,明知道事情的经过不可能这么简单,却也很是明白,想让她承认,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大烟嘿嘿笑了下,一脸讨好地把蛋呈上去,“快,把这蛋给契约了。”

    娇爷摇头:“你太能作了,这蛋是八纹的,你来契约最好不过。有它在,我能放心不少。”

    大烟瞪眼。

    不能啊,这蛋她是为他取来的,要不是想给他整个好点的蛋,才不去冒这个险。

    该有多幸运,才能活着回来。

    下一次……

    呸!

    没下一次了。

    光这一次,都够她胆颤的。

    也就这些巨兽第一次遇到人类,不知道人类的狡诈,才上了她好几次当。再有下次,哪里会这么轻易就得手,肯定一见到人类,立马就冲上来弄死。

    “你忘了?我有小鹿了呀,虽然它比较没出息,但好歹也养了挺长时间,抛弃它也太可惜了点。”

    大烟怕他不肯要,又指着另一颗蛋,“除了这个,不还有一个嘛,虽然是七纹的,但也不会差啊。这个是专门为你准备的,你要是不契约它,我不是白费劲了么?”

    娇爷朝她翻白眼:“白费劲才好,省得你以后总去嘚瑟,连命都不要。”

    大烟拧眉:“你不能这么说,其实我这个人最怕死的,比谁都惜命。”

    娇爷:“昂,我没看出来。”

    大烟:……

    这人怎么说来着?为啥就是不信,她这个人真的很怕死的,所以才很努力地活着。

    虽然偶而会犯混。

    “我跟你讲,你要是嫌这八纹的不好,我就去偷九纹的去。我感觉那个地方,应该会有一头九纹兽,说不定里头会有九纹兽的蛋。”大烟瞥眼,一脸的认真。

    虽说她没觉得那里有九纹兽,但那个地方不小,八爷随便就偷了个八纹兽蛋回来,说不定真有一头九纹兽。

    九纹兽啊,相当可怕的存在。

    可惜了那蚕茧,有再多也不敢再去摘了。

    娇爷黑了脸。

    要不是看她一脸向往,又一脸后怕,他是不太相信她说的,可看她那个表情,他就不得不去担心。这个媳妇儿彪的,会不会真去偷九纹的。

    心塞!

    媳妇儿不听说,怎么办?

    “你去吧,反正你死了,我也跟着一块死,不独活。”

    娇爷直接把刀拿了出来,横在脖子那里,“要不然我现在死了算了,省得整天为你提心吊胆。”

    大烟神色一变,连忙去抓他的手,“你的刀放错地儿了,割脖子流血太多不合适,还是割手指头吧。”

    娇爷淡淡道:“我觉得割脖子挺合适的。”

    “别介,你除了我,还有你爹娘,你不能丢下他们不管啊。”大烟一脸讪讪地。

    “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只能说他们活该,生了这么个没出息的儿子。”

    “……话不能这么讲。”

    “我就这么讲,怎么着?”

    大烟瞪着眼,拿他没办法。

    原来他撒赖撒泼,也可以那么气人,让人抓狂又好无奈。

    “我发誓,在力量不够强大之前,绝对不再去那个危险的地方,否则生了闺女没屁眼,这样总行了吧?”大烟心想,自己都拿闺女发誓了,这人应该不会这么不依不饶,无理取闹了吧?

    娇爷整张脸都是黑的,比锅底还要黑。

    为啥拿他闺女发誓?

    “这个誓言不算,你不稀罕闺女我稀罕,我怕你会真给我生个没屁眼的闺女。”那样他可能要疯。

    大烟扁扁嘴:“你这是不信我。”

    娇爷明摆着告诉她:“昂,就是不信。”

    大烟:……

    怎么办?

    她都发誓了,也还是不相信。

    “要不……生儿子没屁眼?”大烟小声问道,她连儿子都牺牲了,这样总该信了吧。

    娇爷俊脸直抽抽,仍旧黑如锅底。

    他虽比较喜欢女儿,但不表示他就不会心疼儿子。

    “你可以这样发誓,要是你再去那个危险的地方,就死你家相公我。”娇爷指着自己的鼻子。

    “那怎么可以。”大烟立马反驳。

    娇爷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你这是不相信你自己?”

    大烟心想。

    不信的,一点都不信。

    “咳咳,好好的发什么誓。誓言这玩意,真不是放屁,老天爷可是有一本账本,都给记着呢。鬼知道我前脚发了誓,后脚会不会因为什么逼不得已的事情,又去那里一趟,还是不发誓的好。”

    大烟一脸讪讪地,扯了扯他的衣袖,“我可以跟你保证,不到逼不得已,绝对不去那个地方。”

    “你是不知道,那里真的很危险,巨兽都是高阶的,给我十个胆也不敢再去的。况且八爷又偷了它们的蛋,被它们认出来,可就完了个蛋了。”

    娇爷抿唇,一言不发地看着她。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