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1章 赤地3
    小心为上。

    虽然那些有生命的蚕茧看起来比较好,但她还是不敢轻易碰触,怕被这些蚕虫围攻。

    六纹的啊,还不怕火,一只她都很难搞定,一大群围上来可是会死人的。

    她一直小心注意着,一旦有蚕虫对她产生杀意,她就住手。小心驶得万年船,东西再好,终归还是有命享受才行。

    好在这些有生命的蚕茧,基本上都扎堆,因此她尽管摘了不少,这些蚕虫也没有杀意。有些已经在继续啃树叶,有些还继续盯着。

    偶而吃着树叶,也偶而抬头看一眼。

    大烟就觉得,这些蚕虫其实不太笨,还知道监视人。

    其实大烟觉得自己是在做好事,这树上有密密麻麻的蚕茧,都影响了它们行动。她把蚕茧都摘了,地方还宽敞一点,它们也会吃得更加痛快。

    每个蚕茧都足有她两个拳头般大小,等摘完这棵树后,就发现自己已经摘了好多。

    用葫芦来装,得装满三葫芦。

    这里的树有很多棵,只是那鳄兽还守在底下,她很难从这棵树转移到另一棵树上。坐在树上往底下看,那鳄兽还真是讨厌,一直抬头看着她,满目的贪婪。

    朝树四周看了看,倒很是满意。

    终于在她的努力之下,这树看起来清爽多了,除了那一百多个还有生命的蚕茧以外,一个多余的蚕茧都没有。没法子下去,她就有空去数这里的蚕虫。

    发现这数量,也是一百多条。

    真是不多。

    大烟无聊之下,不由得盯着蚕茧看,看了这群蚕虫一眼,小心朝蚕茧伸手。

    她发誓只是看看,并非要干坏事。

    只是她手刚碰到蚕茧,一群蚕虫杀气腾腾,有些甚至都弹跳了过来。

    大烟:……

    好厉害的蚕宝宝。

    大烟怂了,赶紧缩手。

    可能是有了前科,这些蚕虫并没有因此放下心来,一条条靠近过来,杀气腾腾地盯着她。

    大烟木着脸,不断地往后退着,小心远离那群蚕虫。

    咦,不对。

    她脚踩到什么了?

    大烟低头看去,发现是一条大肥虫,红通通的,还挺有弹性,拿它来当鞋底的话,普通人都能弹跳得很高。

    只是现在最重的不是这虫子弹性好,而是她竟然踩到一条蚕虫。

    “为什么你不爬叶子上去,而是要待在树枝上,你这是在找屎吗?”大烟小心抬起脚来,迅速往后再退了几步。

    正想说点什么来着,脚下又感觉一阵柔软。

    大烟:……

    面对一群杀气腾腾的蚕宝宝,大烟毫不犹豫地从树上跳了下去。

    踩着鳄兽的鼻梁,顺着它张口反搏的力度,猛地一下往另外一棵树上窜去。

    “卧槽,快松口。”

    大烟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但窜上树的时候,还是让鳄兽给咬到衣摆。

    要沉死了。

    此刻她正手脚并用抱着一根树干,而她的衣服下摆则吊着一头鳄兽。

    上万斤的鳄兽不是一般的沉,大烟抱着树干的手不断下滑着,脸成了酱紫色。

    要抱不住了,掉下去肯定会死。

    鳄兽咬着大烟的衣摆,并不安静老实,甩着尾巴不停地抖着,眼神很是凶狠。

    大烟很想骂人,本来吊着这么个玩意,就够为难她的,偏偏这玩意还不老实,她都快要抓不住了。这样下去,用不着片刻,她就会掉下去。

    该死的鳄兽,上面有一群狼不去吃,偏偏盯上了她。

    有毛病!

    她才多大点,都不够它塞牙缝的。

    这棵也是桑树,蚕虫的数量跟刚才那棵差不多,有蚕虫从她抱着的树干走过,踩着她的手背走的,但她因为树干挡着,一点都看不到。

    她不知那是什么,浑身僵直,毛骨悚然。

    正好这时鳄兽猛地使劲了一下,大烟手脚一滑,没抓稳掉了下去。

    “卧槽!”寒毛竖起。

    鳄兽张开了血盆大口,等着大烟自动送进嘴。

    大烟手往腰带一抹,拿出来一根一米八长的大骨头抱住。看不清身后的情况,只希望能够凑巧,否则她这次真要变成屎。

    咔!

    可能是大烟的祈祷起了作用,骨头进了鳄兽嘴,正好将它张大的嘴卡住。

    都已经进了鳄兽嘴的大烟,险险没有掉进喉咙里面,猫着腰赶紧爬了起来,来不及去看情况,连忙再次窜到树上,爬到足够高的地方,这才往下看。

    还真是凑巧,骨头卡在鳄兽嘴上,一时间甩不掉也合不起来。

    骨头的两端都有点锋利,太使劲的话会扎穿嘴。

    大烟很是期待地看着,希望鳄兽把自己的嘴扎穿,最好就去死。

    想得很美。

    可惜鳄兽不如她的愿,爪子使劲扒拉了下,拼着受伤把骨头给巴拉了出来。

    当着大烟的面,把骨头‘咔嚓’咬断。

    大烟:……

    牙口真好。

    那可是牛骨头,特别硬的。

    树上有不少的蚕茧,大烟一边摘着,一边琢磨着要怎么避开这条鳄兽离开。

    往岩浆那边看了一眼。

    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感觉这里头会不止一头鳄兽,十有**还有别的生物。

    只是空气漂浮着的黑灰太多,这里的一切又是红通通的,很难看清楚情况。

    就如下面这条鳄兽,要不是它莽撞跑过来,她可能都没有发现有鳄兽。因为它的皮也是红色的,与这里的颜色很是相似,一眼看过去很可能会忽略。

    这一次大烟没敢招惹蚕宝宝,老老实实地摘没有生命的蚕茧,爬树的时候也很小心,生怕会没看到踩到一条。

    再来一次,估计不让蚕宝宝群吃,也会让鳄兽吞掉。

    可能是她太有自知之明,这些蚕宝宝只是偶而看她一下,眼里头都没有杀气。

    摘完树上的蚕茧,大烟就低头往下面看,可能是吃了点亏,鳄兽试图往树上爬,还冲她大吼大叫,时不时跳一下,眼神要多恶毒就有多恶毒。

    这头鳄兽有七纹,虽说不擅长蹦跳,但这一蹦也有三丈高。

    大烟把锅子拿了出来,试想了一下,如果狂化的话,能不能把这鳄兽搞定。

    想了各种可能,还是觉得不行。

    又把锅子放了回去,将兽骨刀拿了出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