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7章 欺负老实人3
    光头见说不动大烟,眼珠子又转了转,打起另外一主意来,“爹也跟着你们去皇城怎么样?”

    大烟瞥眼:“你想干啥?”

    光头一脸讪讪笑:“这不你们的狮兽都孵了出来,爹也想回皇城看看,是不是小猪崽也孵出来了。”

    大烟若有所思,倒是应了下来。

    “想去就去吧,看了情况后,我让八爷把你送回来。”反正不留他在皇城,像他那样的,还是老实待在村里头比较好,否则让人卖了都不知道。

    这一次去皇城,应该会不少人知道光头的身份,十有**会有人讨好他。

    讨好一个男人用什么?

    金钱、权力,美人。

    权利光头是不需要的,毕竟有个那样的爹,比谁都厉害。

    那就剩下金钱与美人。

    只是用钱的话,其实没什么,就怕会使美人计。光头这样的人,很难确定使美人计的时候会不上当。总觉得吧,光头会乐在其中。

    大烟是不希望光头娶小妾的,不过也不担心就是了。如果光头硬要娶小妾,她是不会阻止,她只会把光头撵出去,不让他回家。

    娶回来的小妾,也不会让登门。

    就是单氏有点难办。

    “不过你得给我记住了,别想着给我找姨娘,皇城里美人多,别人家送给你,你就来者不拒。”

    大烟觉得吧,还是要事先警告一下,“如果你敢给我找姨娘的话,我就把你撵出去,以后你都别想进家门,来一次打一次,腿打断了的那种打。”

    光头激灵了一下,连忙声明,“不会,爹有你娘了,绝对不犯那事。”

    美人谁不想要?

    可要了美人,就得放弃家,光头觉得自己做不到。两个闺女虽然脾气差了点,但终归还是好的,狗娃跟他也亲,现在媳妇肚子还揣了一个。

    为了美人舍了家,怎么想都亏。

    大烟说道:“你现在保证没用,只要你把我说的话,放在心上就行。要知道我说的不是废话,这个家少了你一样能过得下去,而且能过得很好。”

    “我不希望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上门来,打乱这原本美好的生活。”

    “和离书还有的,要是你敢找美人的话,这和离书铁定会生效。我娘她也还年轻,离了你,再找一个也是可以,不是没有你就过不下去的。”

    单氏顿了下,显然她也是不放心光头的,只是一直没有说。听到光头的保证,她一都不安心,反倒是听到大烟的话,安心了下来。

    光头却一点都不安心,男人都是这个德行,自己可以在外面各种浪,不认为有什么错,却觉得自己的女人该对自己一心一意。

    若给戴了绿帽子,就是该死。

    光头不敢想那种事情,觉得单氏要是给他戴绿帽子,他铁定会疯掉。

    连忙再次保证,“不会的,绝对不会。爹都是有四个娃的人了,哪里还会做那种事。”

    大烟冷冷地笑着,不置可否。

    男人要是管不住自己,就算有一百个娃,也照样能浪得起来。

    娇爷一边吃着饭,一边看戏,对自家岳父大人深表同情,又有些幸灾乐祸。有这么个女儿管着,让你想浪也浪不起来。

    光头余光瞥到,一巴掌抽了过去。

    “臭小子,偷乐个啥?”

    娇爷一时不察,被抽了个正着,整张脸都埋进了碗里,碗里还有大半碗的灵米。

    娇爷:……

    大烟赶紧把娇爷扶了起来,发现娇爷脸上沾了一脸的米。但好在碗里的米够多,并没有磕着。就是光头的巴掌力气太大了点,人看起来有点懵。

    “有病吗?作什么打他?”大烟很是生气地扭头,想要拿棍子抽人。

    光头见势不好,立马抱饭盆跑路。

    大烟棍子都还没拿出来,光头就已经跑没了影,看得大烟嘴角直抽抽。

    转过头去帮娇爷摘脸上的米粒。

    “下次你别跟他坐一块。”大烟决定了,下次自己坐光头边上。

    娇爷伸了下舌头,卷进去一粒米,一边吃一边说道:“没事,咱爹没太使劲,就是开始的时候懵了一下,现在感觉好多了。”

    虽说还有点晕呼。

    大烟帮他把米摘完了,仔细看了下他的脸,的确是没有什么问题。不过被打的是后脑勺,人都被打得扎碗里头,半天也抬不起头来,肯定受了点伤。

    该死的光头,尽欺负老实人。

    “听大烟的,以后别跟他坐一块,让大烟挨着他坐。”单氏也是气得不行,女婿啥也没做,连话都没有说,老老实实吃着饭呢,还挨了揍。

    孩他爹真是的,越来越不像话。

    大雁翻了个白眼:“他这是收拾不了我,打不过大姐,又舍不得打你,所以才找姐夫出气呗。”

    娇爷眼睛微闪,微微涩笑了一下,又底下了头。都不好意思跟她们说,其实刚才他有幸灾乐祸来着,正好让光头给看见。

    不过她们也没说错,光头谁都不敢欺负,就敢找他来欺负。

    欺软怕硬,孬种。

    大烟给他换了一碗米饭,刚才脸都扎米饭上去了,这米饭就算不脏,吃着也不舒坦。

    反正家里有牲口,不会浪费。

    娇爷吃着大烟给盛的米饭,在灵气的滋养下,还有点晕呼的脑袋,渐渐地清明了起来,感觉也好了不少。

    看着这灵米,娇爷若有所思。

    还真是好东西。

    饭后回房,大烟见娇爷总发呆,不由得伸手摸了下他的后脑勺,“咋那么呆呢,脑袋晕?”

    “没事,我在想事情。”娇爷说道。

    不过还是伸手摸了下自己的脑袋,也轻轻拍几下,发现真是一点事都没有了。

    这灵米果然很好。

    “在想什么?”大烟拿了点松子出来,扒了壳塞他手里。

    娇爷吃了一颗,发现牙齿使劲的时候,脑袋还是感觉挺疼的,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我晚饭吃得挺饱的,就不吃它了。”

    只是吃了一颗松子,娇爷就没再吃,把剩下的放了回去。并没有跟大烟说自己脑袋还有点疼的意思,反正有着灵气的修复,明天一早就会好起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