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0章
    躲在鹿兽群里的小鹿,本来看着挺大的个子,待在巨大的鹿群里,却显得十分瘦小,很不起眼。

    难怪找半天也没找到。

    鹿群还挺友好,竟然将小鹿护在了鹿群中央,那样一来就不怕有肉食者偷袭。

    娇爷时不时看大烟一眼,见大烟盯着一个方向看,眼神有些发直,就顺着大烟的视线看去,很快也看到了藏在鹿群里的小鹿。

    “那是小鹿?”娇爷不太肯定。

    不能怪他认不出来,几乎所有人都差不多是这样的感觉,所有同个品种的鹿,都是长得一样的,很难区别出来鹿脸有哪里不一样。

    大烟点了点头:“是它,没想到它混在二阶里面,看起来还混得风生水起。”

    可惜再怎么嘚瑟,资质就在那里,很难有晋升的机会,成年后顶多就是二纹,正常情况下是一纹。要不是看它聪明,都想宰它吃肉。

    “走吧,让它继续嘚瑟。”大烟耸了耸肩,拍了下八爷的背,让它继续赶路。

    众人一脸可惜,鹿肉的味道很不错的。

    大烟不理会他们的心情,走了这一趟,她总算放心下来。如今项族人的整体实力上升了不少,再出来狩猎的话,只要不是遇到三阶巨兽,都不会有太大危险。

    溶洞附近,大多都是一纹兽,连二纹的都很少,就在附近打猎的话,不会有太大危险。

    只是眼看着就快要回到溶洞,项族人就不干了,出来这一趟主要还是为了打猎,可他们都没有打到什么,就让他们回去,总感觉不太甘心。

    吵着要留下来打猎,对付不了大的巨兽群,就找小的来对付,总得过了瘾才回去。

    正好这时候,大烟发现了一大片草药,就挥手让他们嘚瑟去了,她跟娇爷一块采集药草。在离开这里之前,得给他们做些解毒丹,止血丹一类的东西。

    省得她去皇城一趟,回来就死了不少。

    娇爷的记性很好,通常大烟说过一遍,他就能记得清楚。因此只要是大烟采过的药草,他几乎都能认出来,也能帮上不少的忙。

    为了娇爷的安全,大烟让八爷跟上,二人也没有相隔得太远,这也是为以防万一。

    偶而也会遇到肉食者,但都被八爷给吓跑,巨兽也是欺软怕硬的,遇到比自己厉害的,就不敢上来。

    采了不少的药,都没有遇到危险。

    一人一王八走着走着,忽然就停了下来,又或者说娇爷停了下来,愣愣地看着前面那片乱七八糟的地儿。

    “媳妇儿,媳妇儿你快过来。”

    大烟正挖着一株药草,就听到娇爷的叫喊声,心头一紧,顾不得这株药草已经快要挖好,转身就朝娇爷声音传来的方向冲去。

    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来着,却发现娇爷愣愣地站在那里,看起来压根就没事儿。

    “咋了?”叫得那么急,吓死个人。

    娇爷朝前面抬了抬下巴:“你看那,那里那些是什么?”

    大烟顺着娇爷所指看去,不少鸟在那里飞来飞去,不停地啄食着什么。

    那是一片长得几乎有一丈高的草,看起来乱七八糟,但又果实累累,一片金黄,都坠弯了下来,伸手就能够摘到。

    大烟看直了眼。

    “那是稻子不?”娇爷推了她一把。

    大烟:“不确定。”

    反正她没有见过比毛豆还要大点的谷粒,得上前去看才能确定是不是。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看看?”

    娇爷不乐意:“不行,我要跟你一起去。”

    大烟点了点头:“也行,鸟看起来多了点,但麻雀一类的,应该不会伤人。不过一会还是得小心点,别让鸟给啄了。”

    “你挺啰嗦的,每次要做点什么,你总要提醒一下。其实我都知道,你不用每次都说。”娇爷忍不住说道。

    大烟停住,回头看他:“你敢嫌我啰嗦?”

    娇爷立马道:“不敢!”

    打死也不敢。

    只是觉得不用浪费这么多口水。

    “晾你也不敢。”大烟扯了他腮帮子一把,得意地笑了下,又继续往稻子那边去。

    站在稻田边上,伸手摘了几粒稻谷,扒皮看了看,又闻了闻,最后放到嘴里尝了尝。

    连吃了三粒,咬得嘎嘣响。

    娇爷看着眼角直抽抽,都替她觉得牙疼。

    “还真是稻子,味道应该不错。”大烟是认真尝过以后,才得出的结论。

    娇爷也伸手摘了点,说道:“不知道煮了以后,会是什么味道。”

    大烟闻言眼珠子一转,翻手拿出个锅来,往里头装了水,就撸了几把谷粒,撸了皮往锅里头扔,不过眨眼的功夫就弄了差不多一斤的。

    手抓在锅上,直接煮了起来。

    过了大概一刻钟那样,米饭煮好,闻起来特别的香,感觉不用菜都能吃到饱。

    二人对望了一眼,拿了勺子尝了下。

    味道是真不错。

    “感觉过去的十九年,吃过的那些米都是假的。”娇爷一脸喟叹,是真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米,光吃米饭就很好吃,都不用吃菜的。

    大烟眼珠子转了转,打起这片稻子的主意来。

    咣!

    锅翻了。

    二人都在打着稻子的主意,没注意到八爷正把脑袋往锅里伸,听到声音回头一看,顿时一脸无语。

    八爷偷吃米饭,还不小心把锅打翻,整个锅都扣它脑袋上。

    “好吃吗?”大烟问它。

    “喔喔!”好吃,太好吃了。

    娇爷听不懂王八的语言,不过看它那个样子就知道,肯定是觉得好吃的。

    大烟眼珠子转了转,对八爷说道:“你去把稻子小心压弯下来,我俩割稻穗。”

    八点听懂了,使劲点头。

    大烟与娇爷对望了眼,都拿了手套拿了刀,准备大干一场。

    八爷朝稻田里头冲了进去,一下就压弯不少稻子下来,两人赶紧割稻穗,割好的随手就丢进空间里面。

    “不知这稻谷能不能种,要是种得了的话,到时候咱们也种一点。”稻子这种东西,野生的终归没有自己种的产量好,收集的时候也会方便很多。

    若是能种的话,最好不过。

    娇爷愣了下,若有所思。

    “可以试着之前那片葫芦瓜地那里,开一片地出来种点。不过我感觉不太安全,还是小心一点的比较好。”娇爷也希望这稻谷能种出来。

    “不过咱们家的田要是能种出来,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大烟摇头:“咱们家的田不行,土质比不得这边的,那边的土质几乎不含灵气,种子撒到田里,说不准都不会发牙。”

    娇爷一脸可惜。

    在内陆种植会比较安全,要没有办法种的话,光想着也没用。

    “只要能确保安全,在葫芦瓜地那圈一块地出来,也行吧。”娇爷想了想,又说道,“反正这边的竹子木头特别的多,到时候整个围栏出来,很难防得住鸟,但其它的巨兽,应该能防得住。”

    大烟点头:“这个主意不错。”

    八爷一边走,一边压倒不少的稻子,惊起了一群又一群的小鸟。

    大烟看着稀罕,还打了几只下来。

    都是土鸡般大的鸟,麻雀居多。

    “这些鸟看着挺大只,其实都没有什么肉。”娇爷看了一眼,并不感兴趣,觉得这些鸟的肉不太好听。

    大烟本来还想多打几只的,听到娇爷这么一说,立马就收了手。她家男人都不爱吃,她还打来干啥,有这时间不如多割点稻穗。

    不知道铁木他们打猎情况如何。

    这里附近没有等阶太高的巨兽,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正想着呢,就听到了喊声。

    原来他们已经打猎回来,也总算是过了把劲,见她跟娇爷还没回,就过来找人。

    “打了什么?”大烟问铁木。

    “找了一群牛兽,应该是被食肉者猎杀,与大群走失,都是二阶的,一共才八头牛……”铁木说起这个特别的激动,早就惦记牛兽好久了,现在终于如愿以偿,自然是高兴得不得了。

    他们狩猎的方式很是粗暴,都没敢直接与牛兽对上,一个个拿着钟乳石往牛兽身上砸。寻些钟乳石就是大烟之前砍定的,被他们磨得特别的尖。

    那么大的钟乳石砸牛兽身上,就算牛兽皮再兽,也会被扎伤,也会觉得很疼,吓得都不敢与人对上,不停地逃窜着,而项族人则不停地追着砸。

    八头牛就是这么被活活地砸死。

    大烟听后膛目结舌,之前还在奇怪,这些钟乳石他们要怎么用,没想到这次打猎就用上。

    还是这么个用法,简直就是……

    太流氓了。

    “少族长,你们在做什么?”铁木得意过后,见大烟说着话,手里的动作却一点都不停顿,不由得好奇地问了起来。

    大烟顿了下,对他说:“去把族长都叫过来帮忙,把这些稻子都割回去。”

    “原来是稻子啊。”铁木一脸失望。

    项族人都喜欢吃肉,对米饭这种东西,其实都不太喜欢。因此听大烟说是稻子,简直一点兴趣都没有。

    大烟挖了块土,朝他砸过去:“快点去喊人。”

    铁木没躲开,泥砸到了脸上。

    “去就去,动什么手,真是的!”铁木翻了个白眼,扭头跑了回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