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8章
    大烟就不做,跟娇爷进了山洞,坐着等吃。不过为了自己的胃着想,还是会时不时指点一下。

    等到吃饭的时候,大烟蹙起眉头:“我总觉得我好像忘了什么事情。”

    娇爷问:“忘了什么?”

    大烟想了想,摇头:“想不起来,要是想得起来,就不用问你了。”

    娇爷也替她思考了一下,但貌似没有一点头绪,甚至连个猜测的方向都没有,哪里能想得到她到底忘了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他也觉得好像少了什么。

    小俩口很是努力地想了一会儿,都没有想到是忘记了什么,干脆就懒得去想。

    得早点休息,明天起来还要打猎。

    山洞里除了安排的几个守夜的人,其余的人都铺了兽皮,或者铺了杂草躺下去,简单地凑合一夜。

    一百多人躺一山洞,还有人打呼噜,这睡眠质量还真不怎么样。不过出门在外,也只能这个样子,没法挑剔点什么。

    山洞里的人差不多都睡着了,鸟窝上的八爷却还在风中凌乱着,这天气待在上面,又谓是又冷又饿,又好委屈。

    主人把它忘记了。

    八爷在峭壁上转了好多个磨磨,才终于想起来还有精神联系这技能,赶紧呼唤自家主人。

    主人,窝要下去!

    大烟猛地坐起来,不想娇爷这时也坐起来,二人不自觉对望了一眼。

    “你咋了?”大烟先问。

    “我想起来忘记什么了。”娇爷嘴角抽了抽,“你的王八,好像还在鸟窝上面没下来。”

    大烟嘴角一抽:“我也刚想起来。”

    娇爷:……

    果然是夫妻,太心有灵犀了。

    大烟抹了把汗,其实压根就不是她想起来,而是她脑海里传来八爷的呼唤,才迷迷糊糊地想来了这么一回事。

    囧~

    “你躺着吧,我去把它接下来。”大烟对娇爷说道。

    “我也去。”反正这会也睡不着,娇爷就起身,把鞋子给穿上,准备跟着大烟出去。

    大烟没反对,反正就在前面不远,不会有什么危险。

    二人快走到肉堆那时的时候,发现有巨兽在那里吃肉,看到二人走过来,不但没有走开,还一边吃盯着他们看,兽目在夜幕下散发着莹光。

    大烟拦住了娇爷的脚步,盯着那巨兽看,发现那是一只三纹巨兽,已经将肉吃了大半。这巨兽个头相对来说,不算太大,就跟内陆里的大棕熊般大小。

    “你先回去。”大烟把锅拿了出来。

    娇爷很是听话,往山洞那边退了回去,只是没有进去,站在洞口那里往那边看。

    守夜的人也才看到那巨兽,不禁大惊,那巨兽来的时候,他们是一点都没有发现,直到娇爷不动声色地退回来,他们才看到那巨兽的存在。

    大烟也往后退了回去,并没有与巨兽对上的打算。

    眉心有疑惑。

    蜜獾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那只三纹巨兽,就是只蜜獾,个头不算多大,却很难对付。

    长相很憨,却很凶残。

    不过大烟也没觉得多奇怪,这四纹巨禽的肉,对三纹兽来说是一种诱惑。

    四纹巨禽虽然中了剧毒,但这毒是吃进肚子的,肉身的毒并没有太多。而蜜獾这种生物,不太怕毒,哪怕因此中了毒,也十有**能熬得过去。

    大烟不认为自己后退了就会安全,但没想到只是退了几步,蜜獾就呲着呀冲了上来。

    几乎没有犹豫地,大烟就选择狂化。

    一锅子朝蜜獾拍去。

    也不知是不是曾经吃过蜜獾的亏,狂化后的大烟对这蜜獾格外看不顺眼,也不装逼了,抡着锅冲上去就是一顿暴打。

    动静太大,所有人都起来了。

    嚯!

    项族人差点瞪凸了眼,他们家少族长好彪悍,竟压着一头三纹巨兽打,还是蜜獾这种嚣张到不知什么为恐惧的巨兽。

    “让你嘚嚣张,小仙女都要回去了,你还不放过……”头脑简单的大烟只知道自己要回山洞,这该死的嚣张玩意,竟然连退缩的机会都不给她。

    不给就干,干死它。

    谁怕谁啊。

    锅子用得顺手,大烟几乎都忘了自己还有巨剑的事情,一锅又一锅地抡下去,声音在黑夜里显得格外的响亮。

    每一下几乎都打在蜜獾的头上,渐渐地蜜獾也是晕头转向,被拍迷糊了去。

    我是谁?

    这是哪里?

    在做什么?

    等到大烟狂化退去的时候,蜜獾已经被打晕在地,浑身不停地抽搐着,进的气多出的气少,奄奄一息的样子。

    “还剩下一口气,谁来弄死它。”反正她是不行了,得躺着休息一会。

    扔了锅子,就想往地上坐。

    娇爷跑了过来,一把将要躺地上的大烟给抱住,既好笑又好气,又有些心疼。

    “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受伤?”娇爷警惕地看了蜜獾一眼,抱着大烟就往山洞里走,这蜜獾就交给他们来处理。

    大烟说道:“没啥事,就是有点脱力。”

    锅子比较大,除了攻击的时候比较钝以外,用起来还是挺顺手的,很适合防御。再加上她衣服是蛟龙蜕做的,这蜜獾就是再厉害,也没有给她造成多少伤害。

    休息一会儿,再打个坐,转眼就能好。

    “我还以为它不会理咱们,没想到我退回来它没动,等你退后的时候它就有了行动。”娇爷给大烟检查了一下,发现除了有些地方有些青紫以外,一切都还好,就松了一口气。

    “没办法,我的肉比较香一点,它不稀罕你的,却稀罕我的。”大烟说道。

    娇爷:“……”

    大烟:“你别不信啊,我能修炼,我身上全是灵气,对它来说就如天材地宝,肯定是想把我吃下的。你不能修炼,对它来讲连普通巨兽都不如,它才没有什么兴趣。”

    娇爷:“……”

    其实娇爷想跟她说,这种事情根本就不用解释,实在憋不住就随便说说,不必说得这么仔细。

    如此耿直,整得他都无法可说。

    “那只蜜獾,我打的时候,好像没整出什么伤口来,应该能收集到不少的兽血。”大烟眼睛很亮,那可是三纹兽来着,兽血很是有用。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