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3章
    !

    大烟蹭了蹭手,没打算再拿灵果出来,这灵果是个好东西,没理由嫌多。

    只是她要走的时候,被拦了下来。

    大烟还以为猴子贪心,想要更多的灵果,正想着要怎么脱身,整个人就被大猴子拎了起来,往果林方向跑。

    吓得大烟差点拔剑。

    也不对,她已经拔剑了,只是又放了回去,因为她发现猴子没有恶意。

    没过多久,就停了下来。

    大烟抬头看了下,发现这里有一棵巨大的果树,树上长满了果子,拳头大一个。

    这是黄金果!?

    大烟一脸惊讶,抬头盯着果子跟果树,仔细地瞧了又瞧。

    大猴子示意她可以摘一点。

    大烟一脸怀疑地看着它,这玩意可是好东西,可以说是猴族至宝,一般猴子都会守得紧紧的,不让任何生物接近。

    它竟然让她摘果子?

    不过这玩意不好保存,利用玉盒可以保存三天,超过三天时间就会没用。

    黄金果木做的盒子,也是能保存六七天。

    叶子也行,但只能保存一天。

    大烟盯着大树看了看又,运气很好地找到一根干枯了的树枝,跟水桶般大小,但看起来很长。

    看了大猴子一眼,她挥剑把它砍了下来。

    当着猴子的面,弄了一个一米深的桶,然后开始摘果子,摘了满满一桶,这才小心盖上,收进空间里面。

    大猴子一脸诧异。

    看向大烟用剩下来的果木,一脸若有所思,不知它在琢磨点什么。

    大烟又摘了一桶,见大猴子不乐意了,隐约有愤怒,就没敢再摘第三桶。

    又给了大猴子三个灵果,外加一桶蜂蜜,这才朝林子外走出去。

    刚她尝过了,这的确是黄金果。

    不知她之前摘的是什么灵果,但她觉得不比这黄金果强多少。

    大猴子之所以回赠她黄金果,十有**不是因为两个灵果,而是因为果核。

    不自觉停下脚步,回头不舍地看了一眼。

    估计也就这一次机会,以后再想要这黄金果,就不太可能了。

    等大烟回到之前酿酒的地方,边上又堆了许多果子,看这些猴子的意思,是送给她的。

    大烟也不跟它们客气,全部收了起来。

    本来空间的地儿就不多,把这些果子收进去以后,直接就满了起来,连个浴桶都放不进去。

    看到大烟把果子收完,就有母猴子冲过来,把大烟扛起来就走。

    “哎,你这是要做什么?”大烟差点吓死。

    才说完人就被扔进了河里。

    母猴子得意地看了大烟一眼,转身拍了拍屁股走了。

    大烟不自觉在想,它为什么拍的不是爪子,而是它那红通通的屁股。

    明明是爪子碰的她。

    喔喔~

    耳边传来八爷叫声。

    大烟扭头看了它一眼,朝它后背爬了上去。

    “我刚得了好东西,一会到溶洞去,也分你一点。”两桶黄金果加起来有一百多个,应该能分到一人一个。

    这大过年的,她没给项族人准备什么,就分一个一个黄金果,再加上她之前摘的那种灵果一个,就当作是她这少族长给他们发的福利。

    八爷听到有好东西,眼睛都亮了起来,连连点头,速度比来的时候还快。

    差点没坐稳的大烟:……

    这一次去,大烟把两头巨兽,都留在了项族,让他们没事就把皮给扒了。

    对于项族人来说,过年似乎没有什么好惊喜的,日子还是这么过,压根没有区别。

    让他们去小楼那里住,但没人乐意去。主要是在内陆结界里,他们不能动用内劲,不如在这里过得自在痛快。

    大烟就没逼他们,把八爷留在了这里,转头回了家。

    这些天大烟他们仨没在家,单氏提不起精神来做事情,家里的事情都落在了大雁一个人身上。

    过了年才十一岁的一个小妮子,把家里头打理得整整有调,还抽时间去准备了年货。

    这个年,过得很肥。

    除了大烟跟娇爷以外,其余人的精神都有些恍惚,这还包括鱼尾村的村民们。

    以往过年,能有一点油水就很不错,何曾这么大鱼大肉过。

    村里就十几户人家。

    周维他们回来得早,在小楼完工的那天,以项家的名义,给这十几户人家,每家送了一只野鸡跟一条大鱼。

    并非后山的野鸡,或者普通池塘里的鱼。

    而是对岸湖里的鱼,跟湖岸上的一纹野鸡兽,还每家分了一缸子水,省得他们做不熟。

    周维说了,等过了年,通道会正式使用。

    到那个时候再进通道,是要给钱的。不过周维做了一些令牌,拥有这些令牌可以随意进出。

    大烟跟娇爷商量过,等年一过,她去挖上一点晶石,然后就去皇城,因此对这些事情并不怎么放心上。

    年初一,大烟去给老太太拜年。

    并顺便问一下,有没有话要带给项皇的,她可以代为传话。

    老太太朝她翻白眼,啥话都没有。

    一切尽在不言中。

    大烟其实没那么好心,只是好奇老太太跟项皇之间的事情,毕竟他们之间的遭遇,太过奇特。

    大房那边传来谩骂声。

    很是难听。

    是许老大在骂金氏,声音听起来很是弱虚,骂一句就要大喘一下,但喘完还是继续骂。

    金氏坐在门口那里哄孙子玩,一脸慈爱的笑容,对许老大的谩骂充耳不闻。

    见大烟往这边看,还冲大烟笑了下。

    笑容有点讨好。

    大烟感觉怪怪的,以前这金氏看到三房的人,不是满目的鄙夷不屑,就是虚伪,何曾这么友好过。

    突然间,腰被戳了一下。

    大烟扭头看回去。

    “燕子看上了个人,你给介绍一下?”老太太若无其事地把棍子收回去,好像才想起来这么一件事。

    才刚说完,就见许春燕红透了脸。

    大烟看着暗暗称其,明明以前许春燕脸皮比墙厚,还跟她抢男人来着,哪见过她这么一副娇羞的样子。

    这人倒是不坏,只是以前被养刁了。

    才被磋磨了半年,菱角都给磨平了去。说到这个,大烟是挺佩服老太太的。能把惯坏,也能养好,好像压根就不费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