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0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众人你捅我一下,我捅你一下,一个个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不该提醒王嫣一下。

    然而看王嫣一脸期待,又不忍心。

    索性,不提醒了。

    大烟也是这么个意思,有些事情光没用,得当事人去经历过才会懂得。

    莫看娇爷黄拍得不好,比起娇爷做的熟食来,这一盆拍黄绝对是美味。

    还有黄汁来着,喝着也行。

    大中午,快过了饭点,项族人才陆续收工回来,除了几个留在外头看稻谷,不让鸟吃的,别的都已经进了大烟家的院。

    一个个都不进屋去,直接往凉亭跑。

    不足十丈的凉亭,也坐不下这老些人。

    抢不到位置的,干脆在院里转悠,本来挺宽敞的一家一院,一时间就显得有点挤。

    “少族长,你们家的黄长得不太好啊,这么一根,我两口就能吃掉一根。”铁木摘了几根黄,真是两口一根,吃得特别痛快。

    再看别人,也有摘的,好些才三指粗就被摘掉。

    一个个嘴巴大,一根就两口的事。

    大烟嘴角直抽搐:“这黄刚才摘了一筐,要给你们拍黄吃,把能摘的都摘了,剩下的都是没长好的。”

    铁木跟几个族人顿住,看了看手中的黄,一个个很不好意思。

    “那啥,要不咱给你把装回去?”铁木试探道。

    大烟满头黑线:“你家种的黄那么厉害,摘了还能长回去?”

    铁木一脸呆傻:“我们没种过呀,不知道。”

    大烟:滚滚滚……

    “大长老,你要再不管好你的孙,信不信我抽死啊!”大烟冲大长老吼。

    大长老离得有点远,也是靠吼的:“少族长你放心,我铁定收拾他。”

    大烟还真不信他这铁定。

    都多少次了,也没把人收拾老实。

    也是前几天她才知道,大长老的名字叫铁定,那句‘我铁定收拾他’太有水份了。

    “今儿有酒喝,刚摘了黄的,一个都不许喝。”大烟想了想,冲人群大喊,“今儿铁定没酒喝,你们要是谁敢让他喝了,下次不给你们酒喝。”

    众人起哄,不给铁定喝酒。

    大长老铁定傻了眼。

    “爷的拍黄,也不许吃。”娇爷补了一句,他早就看这铁定不顺眼,总想往他媳妇跟前塞人。

    当他这个族长夫人是死的吗?哼。

    大烟看了一眼盆里的拍黄,表情简直一言难尽,拍得实在太不均匀了。

    迟疑着,拿了一块尝尝。

    还好,是拍黄的味。

    “怎么样,味道还行不?”娇爷一脸期待地看着大烟。

    大烟点头:“不错。”

    娇爷一巴掌拍大烟肩膀头上,兴奋道:“爷就嘛,像爷这种绝顶聪明的人,怎么可能不会做饭,下次……”

    大烟连忙道:“下次你还做拍黄。”

    样不好看,但味道没变,勉强还是能吃。

    娇爷顿了顿,看大烟一眼,挣扎着点头:“好吧,下次还给你做拍黄。”

    “不过再下次,我给你……”

    “还拍黄吧,我挺爱吃的。”

    “……”

    大烟坚决不给娇爷做饭的机会,哪怕吃黄吃到吐也不妥协。

    只是没想到,后来真的……

    吃到吐!

    丰收的一天快要过去。

    直到傍晚时分,王嫣终于迎来了,她这辈最为期待的一顿饭。

    内心激动得不行,仿佛有初嫁时的感觉。

    眼睛盯着锅看,有掀盖头般的激动,心把锅盖掀开。

    一股熟食的味道扑面而来,王嫣然深深地闻了一口……

    啊嚏!

    这他娘的什么味?

    娇爷拧起眉头:“我记得我放水了的。”

    众人默默点头,不发表意见。

    “等着,我做了四道菜,还有三道没上来。”娇爷调转头去了厨房。

    王嫣心把盖放回去,干笑道:“没事没事,九他只是失误了一下,后面的肯定没事。”对了,锅里的是啥玩意来着?她刚没看明白。

    又掀锅看了下,还是没看明白。

    冲众人讪讪一笑,赶紧盖上。

    众人也回她一个笑容,只是笑得很是复杂,其实把食物完全做废不是最严重的,最可怕的是要废不废,看起来还能吃的样。

    毕竟废了不用吃,不废的却要吃。

    “来,尝尝我做的白菜。”娇爷兴冲冲地端了一盆菜上来,放到王嫣跟前。

    大烟突然一拍大腿:“不好,这天可能要下雨,我得赶紧去把稻收起来。”

    众人立马道:“这还真不好,咱也去帮忙。”

    王嫣要去帮忙,被大烟给按了下去。

    “没多大点事,难得娇爷有孝心,给你做了饭,你不吃他会伤心的。”大烟嘿嘿一笑,冲着娇爷挤眉弄眼,然后一溜烟儿跑了出去。

    向家人连饭都不吃,一窝峰全跑掉了。

    娇爷黑了脸,好想咬人。

    为了做得逼真,大烟还把地堂的稻全收起来,一家人挤眉弄眼,又往大石头那边跑。

    那边也是有稻的,要装就装到底,去那边收掉。

    等收完,立马围一块。

    来,烤肉吃。

    至于娇爷做的美味,还是让王嫣自己一个人尝吧,他们是真消受不了。

    下雨也是诓他们,鬼知道这天什么时候会下雨,每次都是突然就下,一点规律都没有,怎么看也看不明白,大烟都是放弃观察了的。

    然并卵。

    大烟刚把肉拿出来,天空一声炸雷,紧接着地面一片飞沙走石,风刮得人睁不开眼睛。

    “不好,真要下雨!”

    光头面色一变:“你四叔家的稻,还都摆放在这里,一点都没收回去。”

    大烟面色也是一变:“卧艹,放隔壁阮家的稻还没收咧,我得赶紧回去收了。”

    完也不管光头,拔腿就跑。

    这稻谁来收都不如大烟收得快,因为大烟有空间,抓到手就能收,转眼就能收完。

    光头就想让大烟帮忙来着,但大烟眨眼就溜没了影,想喊都来不及。

    “娘还怀着身孕,不能淋雨。”大雁面色也好难看,弯腰一把抱起单氏,调头就往村口孔道跑。

    不过眨眼功夫,原地就只剩下光头一个。

    至于狗娃,没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