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8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阮家的就是这样,前后差上了六七天,地堂虽然不是很大,可也够地儿晒的。

    太阳一出来,这地堂就发热,稻放上面晒上三天就能进仓。

    大烟想了想,是这么个理。

    老阮头又讲:“你们家不是在靠大石头那,也修了个水泥路么?晒不过来往那里晒点,不过得有人看着,不然得让鸟吃咯。”

    大烟呆了呆,发现自己是真有点笨,连这个都没有想到,还在这里愁上哪晒稻谷去。

    光那一节水泥路,就够她才所有稻晒的,还用不完那老些地儿。

    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村里好像不少人在上面晒着,占了不少地方。

    不过靠天堑河那边,是空着的。

    这时候已经有项族人挑着稻进来,大烟就对他们,剩下的全放在路那边晒着。

    刚是三个人一块挑进来的,一个人就挑了一千多斤,合着怎么也得有四千斤。

    一担特别的大,走院门口进不来。

    索性院家的地堂靠着篱笆,直接站在篱笆墙外扔进来的。

    老大的一担,看得阮家人脸色都变了。

    大烟干巴巴地笑:“你们别看这一担挺大的,其实还连着稻草呢,一担其实没也没多沉。”

    阮家人也呵呵,都不想话。

    他们又不是眼瞎,这么大的一担,就是上面没有稻谷,也得有五六百斤,何况他们家是这样割的稻,一担再轻也得有一千斤。

    这一个个的,都不是一般人。

    “都是练武之人,力气大。”估计是觉得刚才的解释不太靠谱,大烟又换了个借口。

    对此,阮家人也只是笑笑。

    这不关他们事。

    阮大郎一脸的羡慕,问大烟:“向大烟,你我要是从现在开始练武,能有他们厉害不?”

    大烟将他由上至下打量了一下,这体质比起娇爷来,不知道好上多少倍。

    其实只要不是娇爷这样的,费点劲也是能修炼的。

    只是代价大的问题。

    “不是我看你,是练武太费钱,是念书的一百倍不止。”

    大烟想了想,又道:“当然,你也可以自力更生,但实在太危险了点。”

    “别看我们好像很厉害,好像很随意就练出来了。事实上我们都是到对岸浪出来的。”

    “对岸不是那么好浪的,就不准浪着浪着,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出点事。”

    阮大郎很想学武,就是因为知道学武费钱,才一直没敢提这事。

    他其实也不怕死,就怕家里不答应。

    看了一眼老阮头,又看了一眼自家爹跟娘亲,发现他们都是一脸不赞同。

    心头其实有点蔫,可想了想还是咬牙。

    “我想学,我不怕死。”阮大郎想到的是,他爹娘不止他一个儿,就算他运气不好死掉,那爹娘也还有二郎。

    他都已经十四岁,过了年就是十五岁,马上就要到娶亲的年纪。

    不想碌碌无为,整日只有田事。

    完后又怕爹娘不同意,阮大郎把自家爹娘拉到一边,了自己的想法。

    一直这么没出息,活着没意思。

    大人们只是觉得阮大郎还太年轻,不懂得人活在世上,最重要的是什么东西。

    被生活磨练过的人们,自有一套生存的方式。

    他们认为自己的方式是对的,于是教导孩要循规蹈矩,平平淡淡才是真。

    然而少年热血,并不听劝。

    大烟见他们在纠结,也不点什么,告辞回隔壁去。

    行不行,她都没关系。

    不过是带个人,随便教教就行。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师父带进门,修行看个人’,她不会因为对方是邻居,就会很认真地去教。

    该的她会,能不能领悟就看他自个。

    也不怕阮家贪了她的稻,阮家的这些人都还算正直,不是那种贪便宜的人。

    出了阮家门,大烟想了想,没往家里回,直接朝田那边走去。

    来去,她还是不太放心。

    没见过收稻用刀砍的,总觉得那样不太靠谱,会掉不少的稻穗。

    等到了田,大烟就发现。

    自己还是挺多想的,稻穗比正常割的,掉得还要少一点。

    这也许多亏于项族人捡得干净。

    又朝许老四那边看,磨磨蹭蹭的,都到了这个时候,一亩田也才割三分。

    她家五十多亩都要割完,他们家还在磨蹭。

    看他们那样,就觉得好懒。

    三个人要是能勤快点的,速度飕飕的,一上午肯定会割去大半。

    下午不用多累,就能割完。

    “大烟呐,你请的那些都是什么人啊,看起来挺厉害的,也来这里耍几刀呗。”许老四看到大烟,还是忍不住开口请求。

    一直就没怎么干过累活,连续干了七八天,感觉人都要累虚脱了。

    大烟嘿嘿一笑:“要帮忙也行,给钱。”

    许老四一噎,顿时没了话。

    他哪里有钱哦,一个铜板都没有,都在他娘手上攥着。

    再了,都累到这时候,花钱也不值当。

    “一家人,谈钱多伤感情。”许老四腆着脸。

    大烟一脸认真:“可谈感情的话,伤钱啊。”

    许老四:……

    这理没法。

    “看啥看,还不赶紧割稻,再累也就这一天了,赶紧弄完了,明天就啥也不用干了。”许老四捶了捶腰,谁年轻人就没有腰的,他这会腰酸得不行。

    可不干能行吗?

    到明天夏天的口粮,都在这呢。

    不好好干,都喝西北风去。

    这日过得许老四心酸,好想回到从前没分家的时候,那时候三房还没有分出去。

    他可以勤快点,不那么偷懒。

    现在什么也晚了,三房不止是分出去,还自立门户成了另一家,连姓都改掉。

    亲兄弟又能咋地,他爹是他爹的仇人。

    不好来往。

    大烟眼许老四垂头丧气的样,眼珠转了转,又打击他道:“我家建房,给的工钱那么高,你干啥不来帮忙?”

    “村里人都赚不少,我在村里转了几圈,听他们讲等拿了工钱就去买牛,你们家不打算买一头吗?”

    “还是你们家有钱,都不用赚这点钱。”

    有个卵的钱!许老四翻了个白眼,光一头牛就得四五两银,他娘就是有钱也不给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