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7章
    高个更甚,到了项族人那里,却成了玩耍般的事,一个个还兴高采烈。

    比赛谁砍得快。

    可别兴奋过头砍到人。

    “我去跟大长老!”虎头一脸兴冲冲。

    大烟古怪着一张脸回去,几人看着不对,纷纷询问了起来。

    这事没什么好隐瞒的,大烟把自己听到的,跟看到的与他们了下。

    几人觉得惊奇,也跑去看了下。

    光头看后一脸后悔:“以前老咋没想到这法,每次割稻,都把腰给弯到直不起来,要是早想到,哪里要这么辛苦。”

    大烟白了他一眼:“你可拉到吧,你就是想到也做不到,这种法可不是你力气大就行了的,还是刀足够锋利。”

    “最重要的是,人家个个都是大武师,最低也是高级武师,你以前是个啥,有内劲么?耍得起大刀么?”

    “别是没砍好,谷粒全掉田里。”

    光头闻言很是不爽,嘴里头嘀咕:“老一句,你顶十句。”

    大烟不话,直接踹他一脚。仙女可以不动口,但得动脚。

    光头往后一跳,一脸得意洋洋。

    熊孩崽踹不着。

    那傻样,简直不忍直视。

    娇爷扯了扯大烟的衣角,声道:“你爹就是让你打怕了,都有了应付的招儿。”

    大烟冷笑:“可就是不长记性。”

    娇爷想了想,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儿。

    记吃不记打,的就是光头这样的,让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明明就不是多笨的人,偏偏不爱动脑。

    过了一会儿,就陆续有人挑着稻稻回来,项族人力气很大,一次能捆多少,他们就能挑挑多少。

    大烟家的地堂还是了点,没过多久就差不多堆满。

    大烟看着不好,赶紧喊停。

    再堆下去都没法晒了。

    然而这里也不过十亩田左右的稻,还有好多没有挑回来。

    “先等一下,我到隔壁看看。”大烟可是记得,隔壁也做了地堂的,就是不知道他们家的稻晒干了没有。

    阮家大前天收完稻,这会稻倒是晒干了,最后一批这会就能进仓,听到大烟完借地堂用,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看了阮家的地塘一眼,还真是不大。

    自家的地堂做得很大,但一次也只能晒得下十亩田的稻谷,多了根本摊不开。

    大烟到现在才发现,把稻谷一天全收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索性能用,就先用着。

    也是借了地方使,才想起来阮文的事情。

    对一旁阮大郎:“你家爷爷成功了,娶了项皇最的女儿,好像叫……啥来着,项玉雨吧,现在正在回来的路上。”

    阮大郎这会正对着大烟家的稻,羡慕嫉妒着呢,听到大烟这么一,立马就机灵了起来。

    “你的是真的?”

    大烟道:“自然是真的,我刚从皇城回来,还能有假不成?”

    阮大郎一脸激动:“那,那我奶奶长得好看不?”

    大烟斜眼:“好看,特别好看。”

    要论那个头,不比你家爷爷矮,好在你家爷爷还能长个,否则光个头都压不过人家。

    这人也真是好看。

    还带了不少嫁妆,算是发了达。

    据项皇有派高级武师跟着,想来路上问题不会很大,就算是遇到土匪,也不用多害怕。

    顶多就破点财。

    唯独可惜的就是,这个玉雨公主的脾气,貌似有些火爆泼辣,完全一惯坏的熊孩。

    性不好,会很磨人。

    可能成亲后会变,也许不会。

    阮大郎可想不到那么多,听阮文已经成功,赶紧跑回屋报消息。

    听到消息后,阮家人都跑了出来。

    他们家一直就在等消息,心里头担心得不行。

    这里离皇城很远,想打听什么消息都很难。等到消息传来回来,也得差不多半年的时间。

    到那个时候,估计人都回到家了。

    起来,他们家倒是知道大烟外出的事,只是不知大烟去的是皇城,所以才没过来问情况。

    忍不住七嘴八舌地,就问起情况来。

    毕竟是借人家的地方,大烟就算有点不耐烦,也还是把事情得仔细一眼。

    阮家人听后,还真是喜出望外。

    这对他们来,可谓是一步登天的事情,往后光靠着公主,至少能富三代。

    要是公主命够长,富五代都没问题。

    之后还想这么富裕下去,那就要看孙后代自个的本事。

    也不是他们贪图公主那些嫁妆,主要是公主身份地位好,做什么事情,别人都会给三分面。

    如此一来,无论他们做什么,都会比较顺畅。

    比如做生意。

    没人敢捣乱,以公主的名头,还能揽到不少客。

    总而言之,不管阮文是怎么想的,娶到公主绝对是有益的,整个阮家可少奋斗好几十年。

    不准啊,都会搬离这里。

    不过对老阮头来讲,在这里住了几十年,也是住习惯了的,让他搬到别的地方不准还不习惯。

    所以要搬的话,也是年轻人搬,他没打算离开这里。

    大烟看他们兴奋得差不多了,才不满地嘀咕起来。

    “你们家这地堂也忒了点。”

    比他们家的,要上一半,一次只能晒四五亩田的稻谷,也就是还有好多晒不上的。

    “不了,等后面的稻都收完,前面的也晒干进仓了。”老阮头一脸笑眯眯。

    乍听到好消息,老阮头心情很是不错,还让孙给大烟拿桃干吃。

    大烟吃着桃干,感觉还行,又向他们要了一点。

    对大烟的不要脸,他们已经习惯。

    也不什么,又拿了点出来。

    反正这桃干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难得有大烟喜欢的东西,多拿点他们反而还高兴。

    攀点交情,错不了。

    见大烟拧着眉,一副难为的样。

    老阮头又指点大烟:“你们家这稻种得不合理,前后差了才一天,黄了也是一两天的功夫,一点都耽搁不得。”

    “下次再种,最好分成几次,一天一天来,前后差上六七天,你们家那地堂准后地儿晒,还不用太急着收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