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6章
    大烟斜眼看她,才憋了几天的时间,就把她给憋得如此无聊,连烧个火都要抢着干。

    “别窝着肚。”倒也没把人撵走。

    又不是只烧一锅,还有别的锅也得烧,娇爷来了让烧别的锅就是。

    光头抱着大盆,屁颠屁颠跑过来。

    “大烟,这鱼头洗干净了,也切好了,咋熬汤来着?”半边的鱼头,得有一百斤,让光头这么一捣鼓,顶多剩下六七十斤。

    大烟仔细瞅了下,还挺齐整。

    换作是以前,就算是鱼牙,光头估计也得拿去熬汤,再用嘴撸上几遍。

    果然日过得好了,人也变得挑剔。

    光头被盯得久了,心头忐忑,有点怕会挨揍,忍不住想要扔盆跑路。

    “一脸怂样!”大烟嗤了一声。

    光头:……

    有你这么个熊孩,老能不怂么?

    不怂着点,会被打成狗。

    也就老长得壮,才三十一岁,还挺抗揍,要不然早被你给打残了。

    “给你这个,我这里没有姜了,一会你到里面去拿一块拳头大的姜,切了放里头,锅烧热放油把鱼头翻炒一下……”大烟仔细地着法,让光头去做。

    光头嘴巴念叨了一遍,拿着大烟给的调料,抱着盆走了。

    娇爷眼珠转了转,就想要跟上去。

    “娇爷,你给我站住,不许去捣乱!”让你丫的跟上去,一会就别想喝鱼头汤,直接吃烧鱼头块得了。

    还是黑的那种。

    娇爷嘴角抽了抽,一脸可惜地蹲下。

    不爽,一点都不爽。

    “你要闲着没事,给我摘菜吧,好像虫有点多,你摘干净点。”就是让娇爷摘菜,大烟都不是很放心,可是记得吃出来过大虫的。

    娇爷表示:“虫太大,爷害怕。”

    婴儿手臂粗的,很吓人。

    大烟一阵沉默,良久才道:“你去摘黄吧,天气还是有点热的,拍上一大盆的黄,凉凉的,吃着爽快。”

    娇爷满是幽怨地瞥她一眼,跑去拎筐,往院后头去。

    摘前,先往顶上看一眼。

    没人。

    唔,可以摘了。

    “九儿媳妇,我有件事,觉得挺奇怪的,你能不能讲一下?”王嫣也在帮忙来着,看着心里头好奇得要死。

    这几天啊,她看出来一件事。

    这向家所有人,都反对娇爷做饭。

    可她看了好几天,也没怎么看明白,总觉得她儿干活挺利索的一个,为啥一个个嫌弃成这样。

    这当娘的吧,要是儿老被人使唤,心里头肯定是不舒服的,觉得自家儿该当大爷,让人伺候着。

    可儿想干点啥,却老让人拒绝。

    当娘的心,又不得劲了。

    大烟扭头看她:“你想问啥,直接问呗,我又不打你,吞吞吐吐个啥?”

    王嫣:……

    你会话不?

    “我就想知道,九他想做饭,你们干啥不让他做?”瞧着儿一脸委屈样,她这当娘的心疼啊,虽然做饭不是什么好活。

    可九喜欢啊,为啥不让做。

    大烟一噎,手里的活计都停了下来,眼神万分复杂,有句很mmp的话,不知道当不当讲。

    “你家儿做饭,从来不放水,你知道吗?”

    大烟着,可能觉得不太够,又补充了下:“他做饭从来不让人插手,谁要是跟他哔哔几句,他能跟你翻脸。”

    王嫣愣住:“他干啥不放水。”

    起这个,向家人一脸复杂。

    “实话,他不是故意的,只是总想不起来。”

    为啥想不起来?

    这就得问鬼去,反正他们弄了这么久,也没咋弄明白,唯一可信的法就是。

    溺水伤着,怕水整的。

    虽事实上,娇爷一点都不怕水,每天都要泡澡才睡觉。

    王嫣然听着大烟,一脸见了鬼,看着大烟的眼神,充满了极度的不信任。

    她的儿,肯定没那么拙。

    “我建议你……”大烟想了想,还是咬了牙,“陪你儿做一顿饭,又或者是吃一顿他做的饭,你就会理解我们的心情了。”

    向家几个,使劲点头。

    不信就尝尝,是这么个理。

    反正他们是宁吃生的,也不要吃娇爷做的。

    王嫣是不相信的,她儿怎么可能那么挫,所以一定会吃给他们看。

    听到王嫣一定会吃,向家人的表情有一种难以描述的古怪,似是同情,但好像又有点幸灾乐祸。

    正做着饭,虎头就跑了进来。

    “少族长,长老让我回来问你,稻割完以后放哪里,田埂已经放满,现在没地儿堆了。”

    一米宽的田埂还不够放,这是割了多少?

    大烟疑惑:“割多少了?”

    虎头挠了挠头,道:“大概有一半了吧。大长老,日头正了的时候,应该能割完。”

    大烟愣了下,回来的时候她算计过的,照那速度要傍晚才能割完,现在才过一个半时辰,就告诉她已经割了一半。

    都成触手怪了吗?

    不信邪的大烟扔掉手里头的活计,朝门口走去,探头往自家田看。

    这一看,顿时呆滞。

    从来不知割稻还能玩出花来的,顿时就觉得这大刀耍的,她不想服都得服了去。

    速度多快呀,一刀下去平平整整一大片,全让砍掉。

    一个人砍,两个人捡,速度不是一般的快。

    可是大烟想知道……

    扭头问虎头:“这样整,谷粒掉得厉害不。”

    虎头挠头笑笑:“不多啊,谷穗都没掉田里呢,心点拿,一点都不掉的。”

    大烟斜眼:“真的?”

    虎头:“……掉一点点,不多的。”

    大烟木着一张脸,刀耍得很快,稻没有乱飞,被割了以后还在原地儿,只是往一边倾倒。

    割得比较远,她看不到地上有没有掉落的,但她敢保证,肯定是有的。

    不过……也有可能不多。

    “谁起的头?”大烟又问。

    “铁木叔叔哦!”虎头一脸崇拜。

    大烟在心里头又给铁木记了一笔,

    要是稻掉的不多,那就算了,掉得多非得让他一粒粒捡起来不可。

    “没地方放,就搬回来,这里地塘大把地方。”大烟转身走回去,一边走一边嘴角还是抽搐着的。

    本来割稻是一件特别辛苦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