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3章
    大烟就冲许老四喊:“四叔,我四婶嫌你身体不好,腰不好。”

    许老四蹭一下就直起腰来:“史香来,你个臭婆娘,又想干啥?”

    史氏:“……”

    大烟唯恐不乱:“四叔你可要看着点,四婶现在就嫌你腰不好了,搞不好会给你戴绿帽。”

    许老四黑了脸,狠狠地瞪了史氏一眼。

    史氏缩了下脖,她压根就没想过这事,只是想偷懒找人帮忙,哪知道这死妮嘴巴这么贱,又那么毒,啥话都能得出来。

    “就是,四哥你得看着点。”许春燕早就看不惯史氏老偷懒,给许老四上眼药,“我看四嫂一点都不知道顾家,稻都烂田里了,也不知道勤快一点,不准真有什么外心。”

    许老四不这么认为,可被这么一,心里头也有些不得劲。

    “你再偷懒试试?”咬牙切齿。

    史氏一哆嗦,讪讪地笑了下,赶紧勤快起来。

    “加油啊,就剩下一亩了,一天肯定能搞定。”大烟一副没事人似的,给他们打气。

    史氏气得半死,狠狠瞪大烟一眼。

    “要你管。”

    大烟回她一脸微笑:“还真是,我一点都不管想的,所以你们慢慢割吧,我就不让人帮你们了。”

    史氏一噎,闷不作声。

    大烟不再管她,吆喝着项族人勤快点干活,今天要是能割完的话,晚上吃全肉宴。

    鸡、鱼、猪肉都有。

    有着项皇养,项族人其实不缺肉吃,一个个还吃得很好。

    就是巨兽肉难得,也就吃了几回猪肉。

    不有奖励,就是没奖励他们也会踏实干活,现在有了奖励就更加高兴。

    一百多点人,力气一个比一个大,干起活来飕飕哒。

    回头看一眼许家四房,慢吞吞。

    实话也就许老四俩口懒,再加上一个懒人许春燕,干起活来就很是墨迹。

    总共七亩田,愣是割了七八天也没割完。

    “贱蹄,看什么看。”史氏刚缓一口气,就见大烟往这边看,立马开骂。

    大烟低头找了找,干脆从田里抠一把泥巴,朝史氏砸了过去。

    “嘴巴那么臭,吃泥吧你。”

    目标正中。

    史氏不止嘴巴被砸到,还一倒仰摔田里,刚割完稻剩下的茬很硬,扎得史氏嗷嗷直叫。

    许老四不帮她,反倒在那里大骂。

    “一天到晚懒的你,尽想法偷懒,今儿个要是不把这亩田给割完,晚上你也甭想睡觉了,什么时候割完什么时候休息,反正有月亮。”

    大烟朝许老四竖起大拇指:“原来四叔也是个勤快的人。”

    许老四面皮有点薄,不由得红了一下。

    鬼才想勤快咧。

    这不是没人帮忙么,要是有人帮忙,他也想偷偷懒来着。

    见大烟家稻割得快,许老四眼珠转了转,就想开口找帮忙。

    大烟一看,立马扭头。

    先前光头看他们家稻都快要烂地里,可能也是听许老四嘀咕,就想过来帮忙来着,被她踢回去看着单氏去了。

    就不惯着老许家的毛病,种不了这些田就别种。

    老想让人帮忙,毛病。

    许老四张了张口,吧嗒了下嘴,对着大烟的后脑勺啥也不出来。

    算了,自己忙吧。

    就差一亩,咬咬牙就过去。

    “懒婆娘,还躺那干啥,晚上还想睡觉不?”见史氏还躺在那里,立马就骂。

    史氏是真疼。

    当家的还不心疼,她心塞。

    不情不愿地从田里爬起来,继续割。

    自家稻大丰收,娇爷带着草帽,手拿着镰刀,兴致勃勃地要割稻。

    割了不到两刻钟,歇菜了。

    “这稻真剌人。”娇爷把两只手递到大烟跟前,上面全是一道道的印。

    大烟一看,乐了。

    “叫你老实待着,别去捣乱,这下爽了吧?”绝对是幸灾乐祸的。

    至于心疼,绝对没有。

    才多大点事,也值得她心疼。

    娇爷瞪眼:“你还是我媳妇不?”

    大烟反问:“你自己细皮嫩肉的,怪我咯?”

    娇爷心想,不怪你怪谁?

    连顿饭都不让爷烧,爷整天什么都不干,不细皮嫩肉才怪。

    到底,娇爷还是想做饭。

    “有药吗?给我抹抹。”娇爷两条胳膊痒得不行,都洗过了还是觉得痒。

    大烟给拿了一瓶药出来,让他自己抹。

    娇爷嘀咕了几声,自己抹了起来。

    才抹完药,胳膊往大烟肩膀上一放,搂着大烟在那里抖腿直嘚瑟。

    “咱们家的稻最好,产量肯定是最高的。”

    大烟不用扭过头去,就能闻到一股药味,这嘚瑟的男人,还真是……令人无语。

    “胳膊不痒了?”

    “不痒了,还凉凉的,挺舒服。”

    “……”

    大烟张了张口,又闭了上去。

    算了,懒得他。

    朝自家稻田看去,产量的确比别人家的都高,只是未曾达到大烟想要的程度。

    不过并非未种好,而是新开出来的田,还不够肥。

    等稻都割掉,她整个阵法出来,在灵气充足之下,相必稻会长得好一点。

    到灵气,最近好像又浓郁了些。

    可惜不能修炼,一修炼血脉就被吸收,她现在都不好突破,再被多吸的话,以后估计都别想突破了。

    不过话回来,才大半年时间,她能把修为提到这种程度,貌似也很不错。

    娇爷抬头往河畔瞅,声对大烟:“等这里的楼建好,咱们搬到这里来住吧?”

    大烟问:“在家里住着不舒服?”

    娇爷干笑:“房不隔音。”

    大烟秒懂,点头,算是应了。

    “咱要住的话,那得弄好点。”大烟又惦记上圣檀树,暗戳戳要去砍一棵。

    那么大的树,砍下来一棵,绝对够她做一个楼的。

    要跟娇爷住在这里的话,从中选一个楼就行,只是总共有十二个楼,选哪个就不太好。

    “那你想想,要选哪个楼,到时候让他们做好一点。”大烟不反对的,但自己住的地方,一定要弄得舒适一点。

    甚至她宁愿自己动手。

    娇爷道:“要么两边第一座,要么中间那座。”

    大烟往两边看了看,一千米其实不短,算起来都有两里长的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