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0章
    大烟点了下头,伸手接过,总算有人记起她的剑。

    却听那人道:“少族长,我也要一根钟乳石,你快帮我砍一根下来。”

    大烟满头黑线,原来是她多想了。

    “要那玩意做什么?”不能吃不能喝,还不好玩,最关键的是一点都不好打下来。

    “看着比棍了好用,拿来当武器使。”

    “……这玩意能当武器?”

    “能啊!”

    “……”

    大烟觉得自己读书少,竟然从来从来不知道,钟乳石能当武器用。

    朝那钟乳石看去,一群人还在心抢着。

    大烟嘴角猛抽了几下,真怕他们会一不心,被尖的那头给刺伤。

    这些钟乳石真的很尖,虽然不是全部,但至少有三分之一,都是很尖的那种。

    “少族长,快砍!”

    “我要一根,就那根,特别尖的那个。”

    “我也要我也要,就那根。”

    “那根是我的,别跟我抢。”

    ……

    大烟觉得他们的脑回路,她很难理解得了。

    这些钟乳石就算再是坚硬,那也不是金属,真真的是石头来着,一点都不禁用。

    不准多用几次,可能就会坏掉。

    看着还不如野猪兽的腿骨好使,至少野猪兽腿骨长得匀称,也比较好携带。

    不耐烦于他们催促,大烟砍了几根。

    然而一百多个人,只有几根显然不够,一个个眼巴地地看着她。

    有病!

    大烟烦躁到狂化,直接蹦了上去,抱住钟乳石一个劲地猛砍,不过片刻以她为中心,半径五米内的钟乳石,都让她给砍了下来。

    最后狂化要结束时,她挥剑把自己抱着的那根也砍了,连着钟乳石一块摔了下来。

    四丈不算多高,但力竭又抱着钟乳石的大烟摔得有点懵,直到怀里的钟乳石被抢过去,才回过神来。

    这一次的狂化,很是奇怪。

    并不是她自己要狂化的,而是不由自由地就狂化了,似乎是因为自己特别烦躁。

    正疑惑着,忽然就感觉腹有些胀,情况不是很对劲。

    不知想到什么,大烟面一变。

    顾不得他们够不够分,立马朝娇爷方向飞奔过去,抓住娇爷就往偏僻角落跑。

    “跑这来干嘛?那么偏僻。”娇爷朝四看了看,这地方很大的,他都没有发现这里还有个这么隐秘的地方。

    “做点私密点的事情。”大烟声道。

    娇爷心中一动,耳朵微微发烫:“你是想干吗?”

    大烟声道:“我来葵水了,你去给我把风。”

    娇爷:“……”

    原来跟他想象中的不一样,还以为她把他拉到这里,是想干点造人的事情,没想到是这么个回事。

    “你上个月不是十五来的吗?今天才十一,会不会太早了点?”娇爷很是担心,“你别嘚瑟太厉害,把身体给整坏了。”

    大烟想了想,还真是这么一回事,不过并没有多在意。

    “估计是刚开了荤,阴阳调和不是很习惯,等时间久了就没事了。”反正她没觉得自己有哪里不舒服,各方面都是棒棒的。

    可惜呀,来葵水等于没娃娃。

    自从开了荤,她就总想着生孩会是什么样,到时候她要生个什么样的娃出来玩。

    娇爷若有所思,无比肯定地道:“肯定是咱们俩上下位置不对,下次爷在上你在下。”

    大烟:“别放屁。”

    娇爷不死心:“等你好了,咱们试试,你的身体肯定就会习惯。”

    大烟已经换好了月事带出来,闻言瞥了他一眼:“你确定你能行?”

    娇爷一脸肯定:“我能行。”

    大烟:“一个连躺着不动都能腿软的,出来的话,我咋就信不过呢?”

    娇爷:“……我是你男人,你不能不相我。”

    大烟点头:“我倒是想信你,要那也得你能才行啊,你要不能,我信啥啊信。”

    娇爷:……

    你能你厉害,但好歹让爷来一次上啊。

    他一个大老爷们,总让女人压,像什么话啊?

    一点都不像话。

    娇爷无比坚决,下次一定要在上面,再没出息也要上一次,这才算是真爷们。

    “就一次,不行再。”娇爷坚决为自己争取,好歹经历过几次,应该练出来了。

    大烟点头,机会自己创造的,不是人给的。

    想在上面,有本事来啊。

    牛逼吹得再厉害也没用,有本事让她先怀孕。

    她喜欢儿,可以生三四个的。

    大烟真不太想生女儿的,因为女儿迟早要出嫁,往后十有跟婆家亲,不跟她这个娘亲。

    而且嫁了人,不能常见。

    不能常见,生来干啥?

    大烟这脑回路与人不太同,反正她就喜欢儿,就只想生儿。

    也不是生了女儿会不喜欢,只是她希望生的都是儿,这样就不会有嫁女的烦恼。

    突然就感觉,好像心态老了。

    才来的葵水,肚里一个货都没有,就想到了儿女嫁娶的事情。

    看了娇爷一眼,拧了下眉头。

    娇爷了好多次喜欢女儿,希望她生的都是女儿,千万不要生什么儿。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自己弱鸡,就怕儿像自己,也是个天生的弱鸡。

    “看我干啥,脸上有花?”娇爷摸了自己脸一把,嘻笑着往大烟跟前凑,“花在哪,你帮我摘一下。”

    大烟推开他的脸:“别趁我不自在,在我跟前发浪,心我浴血奋战。”

    娇爷:……

    可千万别,那样太伤身。

    “回去,你这几天好好休息一下,别闲着没事就嘚瑟。”娇爷想起她才下水嘚瑟过,不由得拧起眉头。

    有些后悔,早知道不香炉的事情。

    大烟点头:“没事,就三天,我待得住。”

    这事儿挺烦,不晚些来就罢了,竟然还提前。

    “正好我弄了不少栗,晚上炖栗鸡吃。”那几只被药昏迷的鸡还不能吃,但她空间里有一只,是直接拧断脖死的,可以直接炖。

    对了,还有只巨禽。

    唔,还有鱼。

    这么一算,吃的还挺多。

    不知巫舜去了哪里,这蓝鱼的味道不错,他应该会喜欢吃。

    那个吃货。

    来无影,去无踪。

    来去从不与人,独行侠,注孤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