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7章
    可能是这条鱼给她的感觉有点危险,她始终不敢放松警惕,一边治疗一边盯着它看。

    鱼眼睛很大,比大圆月还要圆,看着很蠢。

    盯着看了一会儿,就收回视线。

    鱼这种生物,有种不可救药的蠢,想要达到金那般的智商,极为艰难。

    这条鱼可能是整个湖里,智商最高的鱼,但仍旧还是很蠢。

    被治好了大半,竟然对大烟表示亲昵。

    可能它的记性不太好,忘了它的伤是大烟造成的。

    大烟试着契约这条鱼,但是没有用,它的脑里压根就没有精神球。

    蠢货一条,不解释。

    算上这条,湖底就还有十条鱼,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应该能看守好湖底的蓝心草。

    “滚!”大烟朝它挥了下爪,然后朝水面浮上去。

    等出了水面,发现自己跑了很远。

    与溶洞恰好反方向,并且快到湖边。

    不知这边有什么,大烟看了下岸边,眼睛一下亮了,好像岸上有鸡。

    注意看了下,见没什么危险,就悄悄上了岸。

    jin ru视线的是一片山坳,长满栗树,一眼望不到头。

    成熟了的粟落了一地,不少野鸡兽正在啄着吃,锋利的喙将粟壳啄开,吃着里面的白肉。

    大烟看到鸡的一瞬间,差点忍不住扑上去。

    幸好她忍住了,没轻举妄动。

    这些野鸡兽竟然都是一纹兽,个头比普通野鸡兽要大上不少,换成是普通野鸡兽,恐怕是啄不破这粟吃的。

    大烟看了下粟,觉得做粟鸡不错。

    正要捡起一个看看,突然感觉到危险,连忙往边上躲了下。

    发现是一个粟球掉下来,就落在她刚才站的地方。

    大烟看了下,好尖锐坚硬的刺球,被砸中的话,感觉会很酸爽。

    抬头看了下,发现顶上也是粟。

    感觉不太安全,就往边上挪了下,不料踢到一个刺球。

    大烟:……

    仙女粉嫩的脚丫!

    扎得真疼。

    大烟弯身,心捡了一个刺球,从裂口处撕开,两个呈半圆的栗从里面掉出来。

    光一个,就有拳头大。

    捡起来看了看,就放进空间里。

    又捡了一个刺球,继续掰开,有三颗栗掉了出来。

    大烟想了想,将三个都捡起来,用灵力将它们烤熟。听得啪啪啪三声,栗被烤熟并且炸开口。

    把其中两颗放一边,掰开一个尝尝。

    味道还不错,能当饭吃,也能当零嘴。

    有只野鸡兽走了过来,奇怪地看了大烟一眼,低头把大烟放在一边的栗叼走一颗,在一旁啄着吃。

    大烟:……

    禁不住哈喇了怎么破?好想拧它脖。

    可能是没将大烟放在眼里,野鸡兽很快就吃完一个,又下嘴去叼另外一个。

    大烟犹豫着,到底没下这个手。

    等她先捡点栗的,然后再辣手摧鸡。

    可能是大烟冒头的时候,就让等在湖中心的两人看到,在大烟上岸没多久,项皇跟周维也划着船到了这边。

    看到一大片的栗树林,也很是惊讶。

    不过更令他们惊讶的,是眼前的野鸡兽。

    “连野鸡都能长纹?”周维一脸见了鬼,在他看来野鸡都是比较脆弱的生物。

    大烟看了他们一眼,道:“来了正好,暂时不要惊动野鸡兽,先捡点栗再。”

    正着,那只吃了她粟的野鸡伸过来脑袋,啄了下她手中的刺球。

    可能是尝到甜头,还想吃熟的。

    大烟有些无语,将野鸡脑袋推开。不料惹野鸡不开心,冲着她的脑袋就啄。

    “艹,想死啊!”大烟一把抓住它的脖,直接就是一拧。

    已经是一纹兽的野鸡兽,一下就让她拧断了脖,眨眼就没了气。

    周围的野鸡一下散开,都防备地盯着大烟看。

    周维一脸无语:“让我们不要惊动,你自己倒是惊动了,还一出手就拧死一只。”

    大烟:……

    她也不想的啊,谁让好只野鸡要啄她脑袋。

    “其实也没多大事,它们比较智障,可能一会儿就把危险忘掉。”不过大烟还是提醒了一下,“尽量别惹,我怕它们一会围攻过来。”

    尽管鸡不是多团结的生物,但大烟还是觉得要防备一下,以免被群起攻之。

    “这种东西叫栗?”项皇捡起一个刺球,发现自己并不认识,“寡人看野鸡兽吃得很欢实,这东西人也能吃?”

    大烟不解释,直接烤熟一个递过去。

    项皇接过来,掰开尝了一下,味道还行。

    “若是大项皇朝能种活这样的树,大项的民何愁饿肚。”项皇抬头看了下,很大的粟树。

    一阵风刮过,一只栗球掉下来,项皇往边上挪了下。

    栗球落到地上,直接砸散了开来。

    咯咯~

    那阵风刮下的不止这么一个刺球,鸡群方向下掉下来一些,有鸡被砸中冠,疼得尖叫起来。

    “能种倒是能种,就怕种出来的长不了这么多,都只是比拇指大一点。”大烟不客气地打击他。

    不过她记得灵薯……不,应该是红薯,红薯的产量很高,如果大项皇朝有得种,凭着这里的气候,大项民就不至于会饿肚。

    可惜她没见到过,这边也不曾发现。

    项皇点了点头,看起来同种类形的东西,结界里的的确要好多倍。

    若真如此的话,种栗也不太靠谱。

    又听大烟道:“不过栗不用种田里,种在山上就行,再养一群鸡,会省很多事情,也算是一种收入。”

    完又继续捡栗。

    觉得这样掰速度太慢,大烟拿了双猪皮手套出来,戴上后直接下手去掰,不用心亦亦的,老怕被刺给扎着。

    那两人没有猪皮手套,一手拿着棍,一手拿匕首去撬,速度慢上不少。

    不过栗很大,没多会就捡了不少。

    大烟就盯着野鸡兽看,琢磨着怎么弄几只野鸡兽回去。

    这里全是栗球,在这里抓鸡明显不明智。

    忽然想起自己有"mi yao",干脆就把"mi yao"给拿出来,拿锅出来烧熟了一锅的栗,将"mi yao"从开口处撒进去,然后朝最近的一群野鸡兽抛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