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5章
    大烟在周维挑衅的一瞬间,猛地将香炉投过去。

    不知香炉做了什么,在水速度竟与在陆地时不相上下,眨眼就落在蓝心草丛上。

    在大烟的瞪视下,猛地张开磨盘大的口,无比贪婪地一口咬住数十株蓝心草。

    大烟:卧草草草……

    在香炉张口的一瞬间,大烟已经计算好时间,下一瞬间就把香炉往回拽。

    然而她压根想不到,香炉会如此贪多。

    这一拉扯,就将直径一米的一块地方,连草带皮都给扯了起来。

    看到巨大的香炉朝她飞来,大烟头皮一阵发麻,几乎扭头就想跑。

    但香炉已经将草连皮吞下,缩手落到她手上。

    这瞬间的惊变,引起了十几条蓝鱼的注意,发现蓝草少了好大一块后,无比生气地朝大烟冲来。

    大烟之所以三株,是觉得三株是蓝鱼的容忍范围内,只要逃开一段路,就不会再追来。

    可香炉咬的是数十株,这情况就有点大条。

    死坑货!

    大烟扭头就跑,然而她的速度哪里比得上蓝鱼,眨眼功夫就被追上。

    眼看要落入鱼腹,大烟不得不提剑与之对上。

    这是有多生气,十几条鱼都追来。

    水中挥剑有阻力,大烟与十几条鱼对上,十分的吃力,只能发挥地面上三成的实力。

    快走!

    项皇突然从边上冒了出来,推开大烟,自己对上十几条蓝鱼。

    大烟怔了怔,嘴角猛抽搐了下,并没有为之而感动,也没有因此走掉,提剑朝一条正张口朝项皇咬去的蓝鱼劈去。

    蓝鱼厉害是一个原因,在水里又是一个原因,这一剑虽然劈在蓝鱼的身上,却未能把蓝鱼怎么样。

    看到项皇已经受伤,大烟突然就有些恼火。

    这老混蛋还真是烦人,好好的跑这里来捣乱,简直脑有病。

    恼火的大烟浑身冒火,一下狂化。

    吼!

    看仙女手撕大鱼!

    狂化后的大烟直接把大剑丢掉,空手上阵,两手掰住咬过来的大鱼嘴,猛地一撕。

    她胳膊不是那么的长,只是撕了一点口,并不能把鱼全撕掉。

    正好这里,一条鱼咬中她的腿,气得她抡起手中这条,朝那条砸过去。

    直接将两条鱼都砸晕去,凑上来的鱼,被大鱼抓住鱼鳍,脚蹬鱼身上,连鱼鳍带肉一起拔掉。

    不过片刻,就拔了七条鱼的鱼鳍,砸晕两条鱼。

    其中砸晕的一条,应该还能活,其余八条因为受损严重,显然很难再活下去。

    剩下的鱼还有六七条,却不敢再靠近大烟,都躲避得远远的。

    大烟冲它们呲牙,吓得它们又远了些。

    大烟又瞪了项皇一眼,就朝蓝心草所在地游去,七条蓝鱼在后面跟着,却不敢再靠近。

    项皇:……

    突然就觉得这伤白受了,虎妞压根就不需要他帮忙,彪悍成这个样也没谁了。

    还没游到蓝心草所在地,大烟的气焰一下就蔫了下来,却不敢流露出弱势来,怕被蓝鱼发现。

    去把鱼鳍都捡起来,都带着肉呢!

    大烟停了下来,无比凶狠地瞪了一眼蓝鱼,示意跟在后面的项皇去捡鱼鳍。

    项皇:……

    大烟不管他有没有听明白她的传音,眼睛朝四周看了看,寻找那几条受损严重的鱼。

    一时间鱼没看到,却看到周维在拔蓝心草。

    虽你来也帮不了太大的忙,可你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大烟眼角直抽抽,一脸无语。

    不过想了想,还是朝周维游过去。

    这个时候应该还安全,但再过一会儿就很难,这片蓝心草分明是蓝鱼守护的东西,你采集一两株蓝鱼可能不敢上来,可你要是采多了它们肯定会跟你拼命。

    上前,就是一脚。

    这蓝心草不是那么好拔,周维也不过才采了七株,已经打算撤走,屁股就挨了一脚。

    回头看到大烟完好无事,倒是项皇受了不的伤,不由得惊讶了下。

    项皇手里头拖了八根鱼鳍,上面都带着很大一块肉,朝大烟游过来,后面跟着七条蓝鱼。

    不知项皇害不害怕,反正周维看着,头皮就一阵发麻。

    扯了下大烟,指着项皇身后。

    大烟回头看了一眼,冲着七条蓝鱼,做了一个手撕的动作。

    蓝鱼吓得顿住,不敢轻易上前。

    见蓝鱼不敢上前,大烟才呲着牙,把项皇带过来的鱼鳍收入空间里。

    刚要通知周维离开,忽然就感觉不太对劲。

    站着的刚好是她之前拔蓝心草的地方,底下并不如想象中的那般松软,而是无比的结实坚硬。

    一丝丝浓郁的灵力,正从她的脚底传入体内。

    鞋早在跟鱼搏斗的时候掉了,也不知是怎么掉的,大烟现在正光脚踩在上面。

    又瞪了蓝鱼一眼,就蹲了下去。

    摸摸。

    旁边的周维一脸惊诧,这七条鱼好像很怕大烟的样,那他是不是能再拔点蓝心草?

    于是周维又撅起屁股,准备再拔。

    大烟余光瞥到,起身又一脚踹了过去。

    找屎呢!

    拔了差不多就得了,再多蓝鱼又得疯,到时候她可没那个力气跟鱼斗。

    周维被一脚踹飞老远,好一会儿才黑着脸游回来。

    卧日,踹本城主做什么?

    大烟指着蓝心草,摇了下头,然后继续蹲在那块摸索着。

    周维看明白大烟的意思,虽不太服气,但也知道大烟有自己的道理。

    见大烟在那里摸,心生好奇,也去摸了几把。

    项皇看着,不由得拧起眉头。

    这俩孩在做什么?

    大烟摸了一阵,将巨剑拿出来,使出吃奶的劲狠狠地撬着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撬出来脑袋大的一块石头。

    仔细看了看,就把石头收进空间里,又往底下摸了摸。

    实在是一点缝隙都摸不到,才死心收手。

    扯了一把周维,该走了。

    周维看见大烟撬出来一块石头,感觉有点奇怪,也想撬一块看看,但事实上他一块都撬不动。

    很不爽!

    手摸到下面,他感觉有一股能量,可他压根无法撼动,匕首划上去连痕都不深。

    有种身在宝山,却拿宝山没办法的感觉。

    好心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