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8章
    闲着没事啃上一根,吃完饭觉得腻了,又啃一根。

    大烟是不知道王嫣在想什么,若是知道的话,一定会告诉她,这鱼尾村的人,都爱吃黄。

    大夏天热得慌,坐树底下啃一根黄,感觉舒服得很。

    “不是我想来,而是出了点事,觉得应该跟你一下。”周维想起一大早听到的消息,再加上自己去看到的,面部不自然地抽搐了下。

    大烟看他那样,觉得好奇怪,便开口:“什么事,你。”

    周维张了张口,正想点什么,黄地里传来娇爷一声惊呼。

    几人扭头看去,不由得呆了呆。

    “惊叫甚,连几根黄都抱不住,没出息。”项皇冷酷着一张脸,弹了弹衣服上不存在的土,哼了几声,从容不迫地朝大烟几人走来。

    娇爷嘴角抽搐了几下,拿着黄冲着项皇后脑勺比划了几下,作出一副要拿黄砸人的样。

    “大胆,夏世你要做什么!”山顶上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娇爷僵了僵,抬头朝顶上看。

    去你大爷!

    “你们在上面干嘛,也想要跳下来吗?”娇爷黑了脸,刚项皇突然跳下来,直接落到他身前半步处,差点没把他吓尿。

    周崖嘿嘿一笑:“想跳来着,就怕这老骨头不行,跳骨折了。”

    侍卫也是想跳的,衡量了一下,没敢往下跳,只拿眼睛瞪着娇爷。用眼神告诉娇爷,刚才的动作,他都看到了。

    这里可是十丈高,没点本事跳下去,那是绝对要死人的。

    “走,兄弟。”周崖拍了拍侍卫的肩膀,转身找路下来。

    侍卫觉得自己跳下去,骨头断了是事,不准得当场死亡。

    没多犹豫,跟着周崖走了。

    “走什么走,有本事跳下来啊。”娇爷拿着黄,冲上面比划了几下,一脸挑衅。

    可惜那两个人转了身,压根不看他。

    切!

    娇爷哼了两声,弯身去捡黄。

    真够倒霉的,摘个黄还差点让吓着。

    路项皇身边过,突然停下来,扭头问:“陛下要吃黄吗?”

    项皇冷冷地哼一声,并不回答他。

    娇爷就当作他不想吃,直接路过,嘴里头嘀咕:“不吃拉倒。”

    老骨头真硬,从十丈高的地方跳下来,竟然屁事没有。

    不过想想,人家是大武师来着。

    大烟满头黑线,嘴角直抽:“放着好路不走,一大早你披荆斩棘,绕到那里跳下来,想要偷偷摸摸做什么?”

    项皇瞥眼:“在你们几位眼前偷偷摸摸?”

    大烟:……

    这偷偷摸摸的确不成立,可山顶上的一段路并不好走,还不如直接从山路下来的快,他直接从那里跳下来,不能不让人怀疑点什么。

    “那你是想要做什么?”大烟干脆换了个问法。

    “寡人来看看项阳。”那个向字,被项皇自动换成了项,但音调其实差不多,不十分仔细地去听压根听不出来。

    大烟朝自家门口看了一眼:“我家门口挺宽敞的。”

    项皇回她三个字:“不习惯。”

    大烟木着一张脸,都不知该怎么跟他讲话,或许抽根棍出来会比较合适。

    有路你不走,非要去跳崖。

    脑有病。

    侍卫跑得很快,不过眨眼的功夫就进来,抢在大烟下次开口之前,:“陛下还未用膳,请夏少夫人给准备一下。”

    大烟斜眼:来要饭的!

    “我去,我去就行。”王嫣柔柔弱弱地笑了下,转身朝屋里走去。

    她可是看得出来,自家儿媳妇跟项皇不对头,让给去做早膳?呵呵,怕是会把人给做了。

    事实上,大烟也是这么想的。

    这时狗娃正拿着两根黄,高高兴兴地往这边跑,项皇一眼看到,眼睛顿时一亮。

    一直冷酷着的脸,立马变得慈和:“家伙,过来,来这里。”

    狗娃却停住了脚步,扭头看向大烟,满眼的疑惑。

    大烟看懂狗娃的眼神,微微一笑:“甭管他,不知道哪里来的老头儿,刚从山顶上跳下来,把脑给摔坏了去。”

    “你,大胆!”侍卫勃然大怒,几乎要拔刀。

    项皇慈和的脸有些龟裂,抽搐地看了大烟一眼,眼底下没有要抽大烟的冲动,但有拿棍打死的想法。

    狗娃一脸好奇地看着项皇,脸上有同情,没敢往项皇那里去,往大烟身旁靠了靠。

    “家伙,过来,让太爷爷看看。”项皇瞪了大烟一眼,又再朝狗招手。

    只是慈和的脸,怎么看怎么僵硬。

    狗娃不自觉往大烟身上靠了靠,防备地看着项皇。

    大烟见状挑眉,咧了嘴角想笑,但让侍卫给死死瞪着。

    大烟:……

    仙女知道自己很是美丽,但你也不用如此深情地盯着,让人感觉怪不好意思的。

    “去,有大姐看着,没事。”不过大烟想了下,还是懒得跟他计较,推了狗娃一下。

    狗娃很是害怕,毕竟项皇很高,比光头还要高一点,哪怕面露慈和,那浑然气势也足够唬人的。

    大烟又推了他一下:“去。”

    狗娃这才心翼翼地朝项皇走过去,只是走了几步,又停下来,看了看手上的两根黄,朝项皇递了根的:“你,你吃黄吗?”

    项皇觉得吃黄,很有损形象,但这是曾孙给的,不吃的话,可能会影响与曾孙的接触。

    “吃,你给太爷爷送过来?”项皇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也很慈祥,笑眯眯地看着狗娃。

    狗娃回头看大烟一眼,但大烟的眼睛已经看向别处,狗娃只得又看向项皇,犹犹豫豫地走过去。

    看了看黄,把的收了回来,将大的给递了上去。

    项皇接过黄,微笑问:“你叫项阳是?今年几岁了?”

    狗娃一脸认真:“我叫狗娃,不叫项阳,今年四岁。”

    项皇嘴角一抽,明明起了向阳这个名字,难不成家伙还不知道?

    不由得瞪大烟一眼,怎么带的弟弟。

    大烟:……

    “后起的项阳这名字,一直没叫,也没跟他。”大烟翻了个白眼,事实上是大家叫娃狗,已经叫习惯了的,一时半会也没打算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