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4章
    摸了摸耳朵上的钉子,她总有一种感觉,无论她在哪里,凭着耳朵上的耳钉,巫舜都能够感应的到。

    将耳钉摘下来看了看,完了又戴回去。

    想扔来着,但不敢扔。

    其实大烟从一开始就在怀疑一件事,她手上那所谓的母扣,其实压根就不是母扣,而是一个子扣。

    否则她身为母扣的主人,不可能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反倒是拿了子扣的巫舜,好像什么都知道。

    最重要的是,她发现巫舜的那个指环,空间至少比她之前的要大上十倍。

    而凭着指环巫舜能感应到她的位置,她却始终没有半点感觉,这不合理。

    不过庆幸的是,这指环已经坏掉,再也不是她想扔都扔不掉那种。

    哪天她不高兴了,把耳钉扔掉就是。

    可惜由始至终,她都不知道这个指环的作用,为什么啊莲部落族长会如此的在意,甚至想要骗她自杀。

    问巫舜,也不告诉她。

    现在大烟就有一种感觉,可能是因为子母扣戴反,母扣设计之初,就是要给女方使用的,但巫舜反其道而行,所以就失去了大多作用。

    因而本可以束缚她的子扣,就变得没有束缚力,只能用它来感应她的位置。

    当真她手上的是子扣,而巫舜的是母扣。

    细思极恐,觉得巫舜很阴险。

    若是当时她利用母扣,傻傻地威胁巫舜去做点什么,会不会被巫舜喂血滴子。

    想起当初刚认识时,巫舜不断冒杀气,大烟就觉得好险好险。幸好她那时候没想过要利用巫舜,要不然她现在坟头都长草了。

    大烟觉得自己应该要去问一下,省得一直惦记着这事情,就是不知道问了会不会说。

    下意识,又要摸耳钉一下。

    摸到的不是自己耳朵,是娇爷的手指头。

    “这耳钉真的不能扔掉吗?只有一个,戴着一点都不对称。”娇爷早就听大烟说过,这耳钉是巫舜做的。因此尽管看起来好看,他也不太喜欢。

    大烟放下手,说道:“我怕我把它扔了,有人会给我弄一个秤砣戴上。”

    娇爷想到那情形,眼角一抽,果断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虽然不对称,但还是挺好看的,就戴着吧。”娇爷觉得自己不能太小气,女人他天天都睡的,只是戴个耳钉,没什么大不了的。

    大烟顿时感动,她家爷们好大度。

    等回到家的,她得狠狠补尝他才行。

    大烟还在想着巫舜的事情,却并不知道巫舜已经回了鱼尾村,并且还住进她家。

    不止大烟知道大青城往上有野鸡兽窝,巫舜也是知道的,在皇城那边附近看过,察觉并没有足够的野鸡兽后,他直接回了鱼尾村这边。

    可能是知道大烟很快就回来,并没有急着去找人,反而住进大烟的家。

    面对单氏,性情冷漠的巫舜却收敛了一身的冰寒,表现出一副只是不太爱说话的样子,再加上单氏是心疼巫瑾的,就连巫舜也一块心疼上。

    也不知怎么回事,就把巫舜给认做义子,当亲儿子般疼着。

    不知道大烟回来以后,知道自己多了一个哥哥,会是怎么一副表情。

    逆水行船,速度自然比不上顺流而下。

    再加上又要靠着人力来划船,根本就追不上大烟的速度,一百多号人,很快就与大烟拉开距离。

    八爷现在很厉害,拖着两条船,逆流走速度也不慢。

    不过八爷也会累,一整天下来也要休息,因此大烟他们只是白天赶路,晚上休息。

    天一黑就休息,到了二更没的时候,基本上后面的船也追上来,倒未因此而掉队。

    一连花了七个白天的时间,才在第七天傍晚时到达地点。

    船行驶到鱼尾村水域时,大烟惊讶地发现,不止是鱼尾村河岸起了建筑物,连对岸也建起了三面墙。

    河岸的一排两层楼房自然是大烟家的,对岸的三面墙想来是周维派人起的,光墙就有一丈厚,用水泥石头筑成的,已经有三丈高,现在还在建着。

    “哟,向大烟回来了呀!”有人看见大烟,高喊了起来。

    这是岸边小楼干活的人,也是村里人,看到大烟回来立马打了个招呼,完了才给娇爷打招呼。

    一时间不少人从小楼里走出来,给大烟他们打招呼。

    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问题,议论纷纷,冲着大烟他们喊了起来。

    “夏大夫咧,咋夏大夫没回来?”

    “你们咋能把夏大夫扔下,赶紧把夏大夫接回来。”

    “夏大夫是找到家人了吗?为什么不回来,这村子里要是没了他,以后上哪看病去哦。”

    “夏大夫啥时候回来?”

    ……

    平日里一个个嫌夏大夫的收费高,看个病还骂骂咧咧的,就说来夏大夫这里看还不如到镇上去。

    现在夏大夫没回来,他们倒是急了。

    急也没用,人家不回来了。

    “人家夏大夫医术好,不止找到家人,还留在皇城给达官贵人看病去,看一次几百上千两银子,比你们几个铜板还抠抠说说的值钱多了。”大烟毫不客气地怼了回去。

    人是她带走的,就不带回来,有本事来打她呀。

    就会耍嘴皮子,凸!

    村民们张了张口,好久都说不出话来。

    过了一会儿就有人嘀咕,有小声也有大声。

    皇城里的钱好赚,也不能不管咱呀。

    几个铜板就不是钱了吗?

    看一次病就几百上千两银子,真黑。

    皇城那边是不是人傻钱多,要老子去是不是也能赚到一大笔。

    ……

    大烟不爱听他们嘀咕,就是耳朵尖了点,不想听也听的到。

    “一个个不好好干活,小心扣你们工钱呀!”大烟挥了挥拳头,威胁到,“并且还会挨揍的哦!”

    村民:(⊙o⊙)…

    皇城那边的水土是不是不太好?怎么向大烟去了一趟,回来以后好像更加暴力了。都还没什么呢,就要打人,瞅着怪唬人的。

    干活,赶紧干活!

    他娘的,真是晦气。

    不少人本来还想耍坏来着,看到大烟这个样子就不敢,一个个打着哈哈,赶紧回去干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