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6章
    项玉月低着头,眼中闪过愤恨。

    她都如此可怜地跪在这里,为什么没人替她说话?一群无知的贱民,等她登基为女皇,非得下令将他们全送进矿场不可。

    大项皇朝,不需要这种贱民的存在。

    就是群众指指点点,项玉月都没有离开,依旧跪在那里哭得梨花带雨。

    不少人看着都心疼,可他们担心项皇啊。

    没看到项皇脸都黑了吗?

    时间久了,群众也会不耐烦,让侍卫把人带上就好,那样就算文阁主再嚣张也不能把顼玉月怎么样。

    大项皇朝最后八位公主,群众大多都见过,自然知道长成什么样子。

    再加上项玉月叫了父皇,自然就认了出来。

    只是他们也会奇怪,文阁主嚣张到这种程度了吗?连一国公主都敢囚禁。

    不管如何,他们还是希望,有人赶紧把项玉月拉开。

    特别是一些老人,都急得想要上前。

    如今的大项皇朝,比从前的时代要好许多,在他们看来这些都是项皇的功劳,他们不能让项皇出事。

    就是光嘴巴说,没人敢上前。

    跟着来的侍卫都是男的,一个女子都没有,这么上前去拉人,对项玉月的名声会有影响。

    侍卫们都在犹豫,一个个头疼不已。

    项皇眼神复杂地看着项玉月,不相信项玉月不知道他中毒了这事,然而明知他现在要立马去解毒,却一直拦在马车前面。

    他甚至不想去怀疑点什么,但项玉月这做法,让人不得不去怀疑。

    正在这时,一个人匆匆赶了过来,‘咣当’一下跪到项玉月边上。

    “陛下,这一切与臣无关啊,都是玉月公主,是她,都是她,她偷拿了臣的玉符,去……”话还没有说完,人突然僵住,回头看了自己的腰一眼,猛地一下瞪大眼睛,紧接着‘咣当’倒了下去。

    来人正是文生,只是还没把重要的话说出来,就让旁边项玉月给一匕首捅进腹部,睁大眼睛倒了下去。

    文生今日不见项玉月,本身就感觉到很是不安,又听人来说有人在街到刺杀项皇。

    那些刺客看起来,与文府的武师很相似。

    文生当时心头一跳,立马就想到了不妥之处,什么都顾不上地就跑了过来。

    看到项玉月跪在地上,以为事情败露,立马就想把自己撇清。

    人不是他派来的,是项玉月偷了他玉符派来的,生怕会害了文府。

    可不等他说完,就被刺了一下。

    项玉月看到文生倒在地上,紧紧地捂着腹部,似乎吓了一大跳,崩溃地尖叫起来。

    “不是的,我不是故意的,都怪他,都是他的错,他……他……他杀了我的驸马,又囚禁了我,我恨他……”项玉月看似语无伦次,却将自己为什么要杀掉文生的事情,说得很是清楚。

    项皇的面色已经很是不好,毒素深入身体,让他几乎连坐都要坐不住。

    侍卫们看着,感觉情况不妙,顾不上男女有别,就要去把项玉月拉开。

    项玉月一直就在观察项皇的面色,见项皇已经摇摇欲坠,心底下已经很是雀跃。

    只要再坚持一会,人肯定就会死。

    因此侍卫们来拉人的时候,项玉月一直在尖叫,仿佛被人qj一般,跟疯了似的不让侍卫碰。

    大烟来皇城这里那么久,一直就没有好好逛过,趁着今日太阳不是很辣,就跟娇爷出来逛街。

    鬼知道会碰到这一幕,简直了。

    原本大烟远远看着,是不太想管的,打算绕开这一段继续走。

    结果没走几步,就听人说项皇中了毒。

    大烟听后嘴角一抽,觉得项皇跟毒太有缘分,几天就中一次毒,挺爱玩的。

    娇爷也想凑热闹,拉着大烟往人群里挤。

    他颜值太高,让人一眼就认出来,不自觉地就给他让出一条道来。

    没费什么劲,两人就挤到前头。

    不少人往大烟身上打量,猜测这个被娇爷拉着走的人会是谁。

    大烟先看了跪在地上的项玉月一眼,又看了看倒在那里眼睛睁得大大的文生。

    盯着文生看了一阵,眼神古怪了下。

    过了一会儿,才抬头看向项皇。

    嚯!

    “哟,这脸咋又成这样了?”大烟一脸见了鬼,好是嫌弃的样子。

    侍卫们真的很讨厌大烟这个人,可看到大烟过来,他们不自觉就松一口气,心头觉得大烟可能有办法。

    “回夏少夫人,陛下他中了毒,现在要马上解毒,不知少夫人能否出手相助?”侍卫想到大烟之前连太医看不出来的毒都能解,想必现在的毒也可以,急病乱投医寻问起大烟来。

    不等大烟开口,项玉月突然就扑了过来。

    “你是谁,是不是你害父皇中的毒,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把她抓起来。”项玉月哪里认不出大烟来,才一眼就认出来了,只是装成这个样子。

    大烟看也不看她一眼,一脚将她踹飞。

    侍卫们看了一眼,冷汗都要冒出来,但还是紧紧地盯着大烟。

    这个女人他们也不喜欢,可他们就是觉得大烟有办法。

    至于项玉月,他们真心厌恶。

    若非是她挡在马车前,项皇早就入了夏公府,现在说不定已经解了毒。

    侍卫们看了不看项玉月一眼,连忙朝大烟拱手:“还请夏少夫人出手相助。”

    可能是想到大烟会提到钱的事情,不等大烟开口,立马又补充一句:“您放心,钱不是问题。”

    大烟:→_→

    小仙女是那种贪钱的人吗?真是的。

    不过你们乐意给的话,小仙女还是勉强可以收一下的。

    “呐,这得有一瓶解毒丹,可以拿去给你们陛下试试。”大烟拿了一个药瓶出来,朝边上的侍卫递过去。

    侍卫接过药瓶,打开来闻了一下,赶紧给项皇送了过去。

    项皇深深地看了大烟一眼,在侍卫的帮助下,将一粒药丸咽下。

    侍卫不知这样够不够,不自觉又回头看大烟一眼。

    “再吃两粒,他这毒太狠了点,少了不顶用。”大烟翻了个白眼。

    这时项玉月才刚从地上爬起来,看到侍卫手中拿着的药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