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0章
    项玉月表面上对文生很是倾慕,心底下却极为厌恶这个人,根本不可能如文生所愿。

    因此在听到文生的建议与想法,项玉月内心的厌恶程度达到了极点,开始为自己的未来做打算。

    表面上却说要考虑,暂时拖住文生。

    ——

    娇爷是在昨天早晨醒来的,刚一醒来就打听大烟的消息,得知大烟可能又去了河对岸,很是沉默。

    死女人,没一天消停。

    夏公府的人也很是郁闷,你说你去浪就浪,干嘛把他们的桶都拿走。

    那天天一亮,仆人们到处找桶,才知道桶让他们的少夫人给拿走,连井上吊着的都没放过,不得已只能重新买过。

    其实夏公爷派人去查过的,得知有个特别厉害的人来找大烟,大烟才去的河对岸。

    虽然项皇也在,但心里就是不得劲。

    传回来的消息说大烟跟那男子有一腿,所以大烟去了那么多天,很是不满,认为两个人既然成了亲,就应该安分一点。

    老这么往外面跑,一点都不像话。

    更何况他们从一开始,就不太满意这个儿媳妇。

    只是因为儿子喜欢,他们才接受

    时间久了,仆人们也察觉到不对,看像教也的眼神都有点同情。

    据说那个人特别厉害,少爷肯定争不过。

    娇爷是个敏感的,很容易就察觉出来不对,也猜测到了什么。

    要说到心里头,肯定是不舒服的。

    可他能怎么办?

    娇爷有点茫然,又开始焦灼起来,死女人那个脾气很多人都看不上,可这世上也有跟他一样眼瞎的,比如巫舜。

    他已经大概猜测的,那个跟大烟一块去对岸的,估计除了巫舜以外,也没谁了。

    阴魂不散,讨厌。

    此刻大烟的心情,也是握了个巨大的草,进门的一瞬间,巫舜又来了,还是跟她一起进的门。

    大烟脸都木了,她就怕娇爷会误会点什么,偏偏怕什么来什么。

    “你应该不会介意朋友住你家。”巫舜很淡定地对她说。

    大烟是不介意的,可她怕娇爷会误会。

    想了想,还是算了。

    以后还有交集,并不能完全避免,那样就要习惯。娇爷再不高兴,也是要适应,她不能因为娇爷不高兴,就与巫舜断绝来往。

    事实上也断不了,除非巫舜想断。

    “不介意,如果你能把剑收起来吗?你这剑虽然长得挺好看的,但也挺吓人。”大烟看了一眼他握在手上的剑,眼角抽搐了下。

    没见过到别人家做客,还手握着剑的。

    巫舜想了想,把剑收了回去。

    就是身上的杀气很重,谁都不敢靠近他,连大烟都想躲。

    这哪是做客,分明想搞事情。

    仆人们面面相窥,都不知该怎么办才好,这个人看起来好危险,他们都不敢靠近。

    少夫人为什么会认识这样的人,好可怕,一点都不友好。

    “你喜欢他什么,钱多?”巫舜打量过,这里装潢得特别好,连牌子都是金子做的,明晃晃地告诉人,他们家钱多。

    “喜欢是一种感觉,说不清楚,但肯定不是因为钱。我认识他的时候,他什么都没有,就一张脸能看,还很臭屁。”大烟耸了耸肩膀,摊了摊手,“可就是看上眼了,没治,好比如我奶奶,死脑筋一辈子。”

    巫舜‘哦’了一声,又把剑拿了出来,然后转身离开。

    杀死腾腾,不知道要去做什么。

    大烟转头正愣愣地看着,就听身后传来声音,转头发现是娇爷。

    “人呢,不是说你带了野男人回来吗?人在哪里?”娇爷气鼓鼓地瞪着大烟,很生气的样子。

    大烟撇了撇鼻子,心想真要让你看到,估计得吓到你腿软。

    不是指的胆子小,而是那人杀气太重。

    普通人在那杀气的压迫下,哪怕意志再是坚强,也会很容易就变得胆怯。

    气势的压迫,再桀骜不驯,也要跪下。

    若不然,等着粉身碎骨。

    这要怎么形容呢,好比如那正在飞着的小虫子,只要靠近巫舜就是个死,哪怕杀气不曾外放。

    而娇爷这样的,遇到杀气全放的巫舜,可能跟蚊子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这比喻很伤人,却是事实。

    “别装了,我知道你能猜得到,那是巫舜。”大烟说完强调了一下,“不是野男人,是朋友。”

    “朋友朋友朋友,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娇爷一脸纠结地看着她,不止三遍了,算起来有四遍的。

    “因为他叫你妻主,是你的侧夫,所以就不算野男人吗?”这事得问清楚,不然他不放心。

    大烟嘴角直抽抽,都强调了三遍,竟然还没有用。

    “你其实都清楚一切,却偏要问出来,不知道我其实好心塞?”

    大烟一边往回走,一边不耐烦地解释,“当时只是权宜之计,现在我跟他只是朋友。他个要闭关一百八十年,才能解决童子身的人,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娇爷怔怔地跟上去,心里头也很是纠结,这件事他是知道的。

    然并卵,他在纠结什么?

    娇爷也不知道,比她还要心塞。

    “所有人都说巫舜很好,你会抛弃我去选择他,如果他不用闭关,你会不会那样做?”娇爷原本是个很自信的人,遇到大烟以后就变得不自信。

    大烟瞥眼:“所有人都说公主很好,你为什么要娶个霸王龙回来,却不去娶公主?”

    娇爷不傻,只一下就想通大烟话里的意思,伸手紧紧抱住:“好吧,我知道了。”

    大烟不放过他,又说道:“你的担心没有用,好比如你爹跟你娘,这世上比你爹强大的人多了去。”

    “比如项皇就比你爹强,要是项皇想要娶你娘的话,是不是你娘就要抛弃你爹,然后嫁给项皇?嫁给天下之主,不是比嫁给你爹这种弱鸡强?”

    娇爷扯了扯大烟的袖子,嘴角朝侧边呶了呶,示意大烟不要再说。

    大烟压根没注意,又继续说道:“努嘴干嘛,难不成你不同意我说的,你爹他不是弱鸡?”

    她想好了,今日一定要说服娇爷。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