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6章
    不自觉又往大烟脸看,好生对比了一下。

    哟,这宽度还真差不多。

    大烟:……

    看什么看,没见过巴掌大的脸吗?

    再想到光头的话,满头黑线,这是什么鬼形容。

    蠢驴,不会话就别!

    “这个事情晚点再跟你,估计晚点会有人来找,到时候一块出来,省得我还要多一遍。”大烟知道项皇在这里休息下,等醒来肯定要来找她。

    突然就兴致勃勃,问:“那天让人摸蛋,你摸到了吗?”

    光头嘴巴一咧,嘿嘿笑道:“摸到了,老糊了那蛋一壳的血,厉害吧?”

    “……”大烟嘴角一抽,良久才道,“是挺厉害的。”

    就是突然不太想跟他话,感觉好蠢。

    大烟是不想话,可是光头想要,还把一旁的椅拖过来坐下,丝毫没有想到这里还有另外两个女人,他一个大老爷们坐在这里,会不会不太合适。

    话回来,光头从乡下来的,估计也没那么讲究。

    起那颗蛋,光头贼精神。

    跟大烟那蛋特别奇怪,糊了一壳的血,竟然眨眼的功夫就干干净净的,看不出一点血迹来。

    原本他是想把蛋抱走的,就是没机会。

    那猪兽的嘴老大了,直接把脑袋还大的蛋含嘴里叼走了。

    这脑袋,的是光头这样的。

    还有更奇怪的,他能感觉那蛋在哪个方向。

    于是大烟大胆猜测,光头运气很好地把蛋给契约成功,如果孵化成功的话,那么以后就会是光头的契约兽。

    只是大烟觉得,那十有**会是头猪兽。

    蠢猪一样的光头,再骑着一头猪兽。

    这画面太美,她不忍心去想。

    八爷找什么不好,偏生找来一枚猪兽蛋。

    大烟挠着手背,想了下,可能是八爷喜欢吃猪肉,闻到了猪肉味才寻到的猪窝。

    或许她该体晾一下八爷,反正有猪兽的不是她。

    扭头看了一眼八爷,还呼呼睡着。

    八、九爷,一个德性。

    “哟,这是你养的那个王八?”光头蹭一下站起来,往八爷那里跑,摸着八爷的壳,“又变回这么大了?不对不对,比以前还要大上好几圈。”

    “老就了,它那么能吃,咋看都不像是那巧样,现在这样就对了。”

    这个头大的,都赶得上他家里头那张两米二长两米宽的大床了。

    也不对,他那床可没那么高。

    这王八比他那床还大,厉害了。

    别人都安静了下来,就光头大嗓门一个人在,大烟就觉得光头好聒噪。

    八爷的忍龟神功也很厉害,竟然都没醒。

    等过了午饭时间,项皇才醒来,精神头还是很不好,黑青的一张脸,怎么看怎么唬人。

    浑身上下都没劲,还有些头疼。

    侍卫们一个个担忧得不行,于他们来讲,项皇不但是他们的主,还是他们最为尊敬的人。

    用偶像两字来形容,最好不过。

    看到项皇难受,他们心里更加难受。

    所有人都在担忧着,唯有大烟饶有兴致地看着,一脸的幸灾乐祸。

    看得侍卫们心头火大,好想打她,拖出去打一百遍又一百遍。

    陛下你真的确定,不收拾这女?

    又确定所中之毒,不是这女下的?

    侍卫们好想,其实他们心里头更怀疑的是眼前这女,而不是玉月公主。

    虽然一切的证据,都指明玉月公主。

    “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仙女吗?”比花娇美,比花甜嫩,比花仙气,的就是她这种仙女,仙女是如此的迷人。

    呕~,侍卫们想吐。

    这皇城哪里不在传,夏公府世娶了个龙女,五大三粗,长得堪比怪兽。

    都夏世这一辈完蛋,注定翻不了身。

    换成是谁,都是这么的。

    若娶这么一个龙女,老宁可注孤生。

    死龙女,赶紧出去听听。

    项皇挥了挥手,让大半的侍卫都退了下去,只留下两个人在旁伺候着。

    他浑身都不舒服,才吃了点就想撤。

    “不行哦,你要多吃点才行,你这种情况就要多吃多喝,不然好不了哦。”大烟不怀好意,走过去把一大盆青菜都放他跟前。

    “吃吧,使劲吃,撑不死就行。”这可是她特意让厨房做的,早就收好在空间里,就等着拿出来给吃。

    原因嘛,自然是项皇爱吃肉不爱吃青菜。

    项皇:……

    一哆嗦,筷掉桌上。

    谁家的虎妞,还管不管了。

    “唉,陛下多吃点吧,有好处。”夏皇后眼珠转了转,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把筷给捡起来,塞回项皇手里。

    吃吧吃吧,多吃点,反正多吃没错。

    真要去鱼尾村,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别是到时候来不及去。

    项皇:真不爱吃青菜。

    哪怕是天堑河对岸采回来的青菜,他也是不太爱吃,无论如何都比不上肉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然而当了这么多年的皇帝,饮食方面还是能够节制一下的。

    再是不愿意,脸绿了也好,都默默地接过筷。

    心愿未了,继承人也还没有,如何能够轻视自己的生命?不能的。

    还不能死,那就吃。

    大烟饶有兴致地看着,算起来项皇算是这片大陆的第一个皇帝,之前的奴隶主不算。

    现在的皇帝还会跟普通人一块吃饭,等再过几百上千年,就真是高处不胜寒,连吃个饭还得让先用银针探过,再让太监试吃,没毒了才吃。

    睡觉得让人盯着,以免让人刺杀。

    同样的,如厕也随时有人盯。

    因为人的智慧是无穷的,时间久了,想出来害人的法也会变多。

    噗,突然想笑。

    项皇:……

    笑个卵(╯‵□′)╯︵┴─┴

    “趁这机会,你下河以后,遇到的事情。”项皇着,面无表情地夹起一根菜帮,狠狠地塞进嘴里,一股草腥味。

    在不喜欢吃青菜的看来,青菜跟青草的区别不大。

    只是前几十年都忍着过了,一天三顿也是有青菜的,不想吃也掉了。现在让他吃青菜,却怎么都感觉特别的难吃。

    好想掀桌,最想的是……

    瞥大烟一眼,把菜盆扣她脑袋上。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23

    .*? ems.bsp;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