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5章
    有了大烟这搞事的在,项皇一边查着,一边还好生气,想开死这对搞事情的母女。

    项皇抚了抚胸口,不气不气。

    有能耐的人,总会有点脾气。

    这话谁的来着?项皇回想了一下,脸又黑了下来,是前文阁主的。

    为什么懂得这么多的,不是别人,而是前文阁主这个色坯烂人。

    估计是因为现任文阁主文生的事情,项皇已经开始迁怒于前文阁主,那么睿智的一个人,竟然连熊孩都教导不好。

    屁个大儒,简直辣鸡。

    砰砰砰……

    项皇生起气来,也不管是在夏公府,抬脚就踹,把刚睡过的床给踹了个稀烂。

    这些大烟都不知道,正与夏皇后大眼瞪眼。

    夏皇后觉得大烟是知道怎么排毒的,所以希望大烟能够出手帮忙。

    大烟觉得夏皇后好鸡贼,连这一点都能想到。

    可是她不想帮忙,这事太费劲了点。

    是要用到灵力,一点点将铅毒从体内分离出来,不止费劲还费时。

    单靠她这点灵力,至少要三天才行。

    而且还不能在这里,要到天堑河对岸去,不然她怕自己会被吸干。

    在结界内偶而使用一次灵力,都把她给心疼得不要不要的,让她在这里全力以赴驱毒,打死她也不要。

    再了,跟那老混蛋很熟吗?

    狗屎,她压根就不认识他。

    “他,是你亲爷爷啊。”夏皇后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希望大烟能明白一件事。

    于情,他是亲爷爷。

    于理,大项皇朝还不能没有项皇。

    大烟心头就两个字:狗屎!

    她没有亲爷爷,这天下也跟她没关系。

    砰!

    夏皇后一拍桌,站起来一脚踩在椅上,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大烟鼻:“这事你不办也得办,项皇这老菜梆还不能死,要不然本宫找九去。”

    大烟(⊙o⊙)…

    只记得娇爷他爹娘的脾气不是很好,可是没过他姑姑的脾气不好啊。

    哟,这女土匪是谁?

    一旁的王嫣也在劝,并不是多关心项皇这个人,而是一旦项皇不心死掉,那牵扯到的东西太多,很有可能夏公府也会受到牵连。

    大烟很麻爪,为什么话她们都不听。

    一般人铅中毒,都是靠多吃多喝来排毒的,压根就没有更好的治疗法。

    她虽然有点能耐,可很费劲的。

    “要不这样吧,等我回鱼尾村的,他要是有空跟着去,我就带他到溶洞给他解毒。”这已经是大烟做出的让步,现在的天堑河对岸是不能去的。

    那群猪兽霸那了,一直就没离开。

    偷摸在那里弄一头猪兽行,在那里解毒就免了。

    “只有这个法?”夏皇后一脸不信。

    “别的法是有的。”大烟耸了耸肩,理直气壮的道,“但你们都别想着我牺牲自己为他治疗,他还不值得我这么干。”

    这天下唯一值得的,只有娇爷。

    也不是娇爷有多好,纯粹是她愿意。

    二人面色变了变,到底没再开这个口,毕竟她们想要项皇好,却也不想把大烟给牺牲掉。

    比起项皇的生命,似乎大烟还更重要一些。

    “对了,我刚给娇爷看过,他这是昏睡了。”大烟见她们面色又变了,赶紧解释了下,“他这是好事,之前吸收的能量还有点没消化完,等他这一次消化完,身体会更好一些。”

    “也昏睡不了多久,大概三天那样。”

    初时察觉到娇爷是昏睡时,大烟也是吓了一跳,以为是自己用力过猛,把人给折腾坏。

    听香炉解释,才放心下来。

    怕娇爷又要睡上好几个月,差点又要把香炉给埋土里去。直到香炉各种保证,这一次只是昏睡三天,才勉强放过它。

    不过话回来,的确是她折腾狠了点。

    正是因为她的折腾,才激发了潜在的能量,陷入的昏睡当中。

    大写的一个‘囧’字。

    “这三天要拜托娘照顾一下娇爷了,我可能会有点别的事情。”大烟想到的是结界石的事情,打算这两天就去天山一趟,爬山顶上看。

    王嫣:→_→

    她家儿媳妇好不安分,昨晚半夜才回来,又准备出去浪荡。

    有谁家媳妇是这样的吗?

    王嫣暗戳戳要管一下,可儿媳妇的武力值太高,连亲爹都敢打,她未免就有点怂。

    还是让九管管,儿媳妇听九的。

    正在这会功夫,院外面就传来光头那大吼声,还有奔跑的声音。

    “大烟,大烟,爹听你回来了。”光头急吼吼地跑进来,就要往屋那边冲。

    “这边呢。”大烟连忙喊一声。

    光头刹住脚,扭头又往凉亭跑,等走近了一看。

    嚯!

    “你这是干啥去了,咋满脸是疱?”大烟一脸吃惊地看着光头,差点以为光头要散发第二春,脸上又长了青春痘。

    仔细看了下,貌似是被虫叮咬的。

    光光摸了自己脸一把,一脸晦气地道:“嗨,别提这事了。河那边蚊虫忒多了点,让蚊虫给咬的,在那里露宿了十天八天的,都被叮咬习惯了。”

    大烟面无表情:“我记得我好像有给过你防蚊虫的香包,你扔哪去了?”

    光头讪讪地笑了下,不好意思地道:“我这不是下水摸鱼了嘛,一不心掉河里,找不着了。”

    大烟:“……那你摸到鱼了吗?”

    起这个,光头就好气:“没有,那些鱼都贼精,爹摸了半天,连一条都没摸着。”

    大烟面无表情,嘴角狠狠地抽了几下。

    该,咬死你活该,太活该了。

    天堑河里的鱼速度太快,你下水去抓,根本不可能抓得到,用鱼饵去钓,还有可能钓上来一点。

    她家爹是有多蠢,竟然想到去摸鱼。

    没被人笑死吗?

    “对了,你上哪去了?爹跑下水找了你几趟,也没见着你。”光头想起这个,赶紧打量了一下大烟,没多会就瞪大眼睛,“你咋瘦了咧?以前那脸还有老脚底板宽,现在连巴掌宽都没有了。”

    这话一出,众人不自觉地,就往光头脚看。

    大板脚,长度一般,但挺宽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23

    .*? ems.bsp;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