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4章
    越妃自听项皇去了夏公府,就感觉到很是不安,怀疑是不是项皇已经知道她下毒的事情,毕竟夏公府不仅有会医术的忍冬。

    还有忍冬的归来的丈夫,也是个会医术的,传忍冬的医术就是其丈夫所传授。

    虽这种毒文阁主一直强调无人能查得出来,任何大夫都看不出问题来,但越妃还是很不放心,把消息传回越家,让越家多方注意一下。

    相对而言,越妃在后宫的权力还是很大,只在皇后之下。

    因为越妃表现出来的性情很好,又懂得刷存在感,入了项皇的眼,自然就能占有一席之地。

    男人多数有些粗心大意,女人多了应接不暇,几乎只要好看就差不多,谁管女人是什么性情,除了睡觉的时候在一起以外,其余时候根本就不相处。

    因此夏皇后虽然提过几次,越妃这个人不安分,但都没有被项皇放在眼里。

    那个时候也被前文阁主洗脑,不过是一个女人,顶多就在后宫蹦跶几下,翻不起什么大乱。

    那就蹦跶吧,懒得去管。

    哪里会想到表面爱惨了他,愿意为他入住后宫,成为多个妃之一的女人,会是个蛇蝎心肠之人。

    特别是越妃这个人,心狠手辣。

    后宫曾有不少女人都落过胎,大多都是越妃暗中出手。

    次数多了,就会露马脚,虽抓不到证据。

    可夏皇后也麻爪啊,多少次项皇都不相信,或者压根不去理会。

    于是越妃就这么一直温柔贤惠,温婉动人到现在,面不改色地给项皇下毒。

    越家收到消息后,很快就派人去了文阁主庄园。

    起来越家只是个家族,在皇城这样的家族数不胜数,压根就没有优势。

    原本也是个穷苦人家,靠着越妃才崛起。

    只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不过被了两次就开始心动,认为项皇没有继承人,这十几年也几乎不去后宫,已经没有能力再诞生嗣。

    那么继承人,自然可以是从一百零八个女儿当中挑选,而他们的玉月公主,天资聪慧,是最合适不过的一个。

    反正都是要老死的,不如早点把位置让出来。

    这种事情多想几次,再不断地给自己找借口,渐渐地也以为自己做的是对的,项皇这个老不死的还霸着皇位不放,简直大错特错,就该去死。

    为了早日继承皇位,项玉月就算是再厌恶文阁主这个人,也不曾表现出来。

    对着文阁主时,是一脸的爱意。

    有些事情不能多想,因为多想几次可能连自己都觉得是那么一回事。

    比如项玉月现在总觉得,继承皇位的非她莫属,现在只是虚与委蛇。

    虽有些委屈,但也无妨。

    等到她登上皇位,第一个就把文阁主给杀死,剁碎了喂狗,然后就是收拾夏公府。

    对夏公府,项玉月有着深切的恨意。

    如今天的项玉月年方十八,在这个年代里,也不是多天真的年龄,在越妃的教导之下早已经懂得运筹,就是手段还显得太稚嫩了一点。

    这时项玉月也收到越家传来的消息,很有可能项皇已经知道自己中毒的事情,难受成那个样还要出宫去夏公府,肯定就是因为夏公府有夏大夫。

    还得到消息,项皇在夏公府住下。

    项玉月面色大变,质问文阁主:“不是这毒不会有人发现吗?如果让老不死的查出来,我们所有人都会死,你也别想好过。”

    文阁主也是心惊胆战,闻言却忍不住反驳:“得那么好听,还不是你的人没用,连下个毒都能让人发现。”

    “本阁主强调过很多次,那个毒太医根本查不出来,只要心一点,根本不会查出来什么。”

    文阁主不知想到什么,眼睛又是一亮:“这铅毒可是本阁主父毒留下来的,死前对我过,这世间根本无人能查出它的毒来。”

    “因为它可以是毒,又可以不是毒。”

    虽然不是毒,却能至人于死地。

    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就算夏家归来的那个老东西能看得出来不对,却无法解开。

    就是不知中毒有多深,还能活多久。

    项玉月听后半信半疑,只等着夏公府那边传来消息,她手上根本没什么人可用,大多数的人手都是从文阁主这里出去的。

    前文阁主有才,现文阁主有财,这些年也笼络了不少人手,现在正是派得上用场的时候。

    只是项皇已经怀疑上越妃,此时不仅多加防范,还命人去查探这件事情。

    不知是项皇手段太过老练,还是项玉月等人因太过年轻,而显得阴谋诡计太过稚嫩。

    才一天的时间,项皇的手下就把事情给查得七七八八,不止确定了项玉月就在庄园,与文阁主搅和到一起,甚至毒还很有可能是文阁主提供。

    为的就是毒死他这个皇帝,好让项玉月登位。

    得出这个结,项皇的脸更黑。

    那种自己养出来的熊孩,为了‘家产’杀了自己的感觉,简直难以形容。

    哪怕他不太喜欢这个孩,还是希望这孩能够孝顺。

    结果咧,心塞得不行。

    项皇对项玉月恼恨,但更多是迁怒于越妃这个人,认为是越妃没有教导好女儿。

    否则一个丫头片,怎么可能会心这么大。

    这是整整一个大项皇朝,不是一亩三分地,可不是那么好管理的。

    手中的权利,只是让你更好地管理这片天地,而不是让你享受。

    这种丫头片,除了会享受还会什么?

    连虎妞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

    只是一想到虎妞,项皇就捂了胸口,被这虎妞给气到肝疼。

    喜欢搞事情的虎妞,简直唯恐天下不乱。

    起来也不太对,应该是唯恐不把他这个亲爷爷气死,一天到晚尽知道煽风点火,差点把他给气到爆炸。

    不过话回来,若没有大烟这个搅事的在,项玉月成功的机会可能会很大。毕竟没有大烟把白驸马带回来,娇爷就不会把看到项玉月的事情出来,项皇就不会那么快去查。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23

    .*? ems.bsp;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