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3章
    白瑞丰承认自己当时的确有这点心思,可也不是很多。

    只是因为很生气,才会摆架。

    难不成他刚娶的妻,背着他与别人的男人交合,还使阴谋诡计要改嫁,还不允许他这个正经丈夫生气吗?

    那个时候,他都已经放弃项玉月了。

    是项玉月抱着他的腿,求他原谅,了一堆再也不敢了的话,要他带她走。

    他白瑞丰也是个骄傲的人,有足够的本钱去娶一个对他真心实意的女人,甚至可以是好多个,根本没必要去娶一个心不在他这里的女人。

    何况她已经是个被扁的公主,失了公主的名头,与其他女人根本没有区别。

    来参选不过是应父亲要求,娶一个公主回去巩固白城的地位,同时也是为他自己增加筹码。

    相信有很多人也是如此,否则谁乐意娶一个公主回去供着。

    只是没想到最后,他会生出真情来,真心喜欢上了项玉月这个人。

    否则不管项玉月怎么哭,他都不会理会。

    娶这么个女人回去,实在太丢人了。

    纸是包不住火的,迟早皇宫里的事情会传出去,到时候他娶了个什么样的女人,肯定全城都知道。

    只是相处一天过后,他的心又软了。

    然而好懵逼啊,就在他心软到一塌糊涂,乱七八糟的时候,人突然就昏迷了。

    醒来后就挂在悬崖那,差点吓得屁屎尿流。

    “月儿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白驸马觉得情况不对,略为迟疑地开口。

    心里头很是担忧,直到这时,他还是喜欢项玉月这个人的,哪怕心里头其实很是清楚,项玉月根本不如表面上看来,那般温柔善良。

    大烟瞥了他一眼,不打算回答。

    何止是出事,简直出大事了。

    若在文阁主庄园那个是项玉月的话,那么白瑞丰掉悬崖一事,很有可能与项玉月脱不了关系。

    而项皇中毒,也十有**与项玉月有关。

    项皇沉下脸,挥手:“此事还尚未清楚,等查清楚以后,自然会告诉你。”

    白驸马又大喘气,甚至还咳嗽起来,整个人看起来特别难受,让别人看着也替他难受。

    “先下去休息吧。”项皇皱了皱眉,又挥手。

    就有仆人上前来,连椅将白驸马一块抬了出去。

    大烟一脸揶揄:“你倒是有个好女婿,就是不知道女儿是不是好女儿了。”

    项皇感觉好噎,面色相当难看。

    虽然还没有完全查清楚,但种种事情,种种迹象联系起来,让他已经有了深深的怀疑。

    一旦证实在庄园那个就是项玉月,那么十有**真不是个好女儿。

    这让不是个好父亲的项皇,很是难受。

    他虽不是个好父亲,但希望女儿们都是好的,孝顺不孝顺的且不,但不要弑父。

    或许,这是越家教的。

    转念一想,事情还没证明,不能妄下定论。

    不准这个女儿现在很是危险,正待在哪个地方,等着他这个父皇去救。

    然而刚这么想,去查探的人回来。

    事实证明娇爷的眼睛是很厉害的,的确没有看错人,文阁主庄园住着的那个,正是项玉月。

    二人搅和到一起,正狼狈为奸。

    大烟:→_→

    老混蛋,傻逼了吧?

    “陛下,你如今的身体不太好,不宜动怒。”夏皇后倒也想幸灾乐祸,可她更担心项皇的身体,都一大把年纪的人,别一不心气出好歹来。

    大烟不想听了,这种皇室自相残杀的事情,听多了就腻歪,万年不变的梗。

    除了那个皇位,就没有别的。

    “我先回去了。”把人抱回去睡觉才是正事,待了这会她就发现不对,娇爷不是困得受不了睡了,而是因为一些原因昏睡了过去。

    把使劲丢地上去,也不一定能醒。

    也许干点什么,也不会醒。

    只是这样,干着不好。

    大烟:→_→

    “你们慢慢聊,慢慢琢磨。”还以为会问她河底下的事情,结果光讨论白驸马的事情了。

    不耐烦听,直接抱了人走。

    项皇冷着脸,一个面色难看的人,不管摆了什么样的表情,看起来还是很唬人。

    大烟只当没有看到,抱着人大方走出去。

    看得侍卫们又好生气,好想伸脚绊她一下。

    “找了这么弱鸡,还当宝。”忍不住地,项皇就埋汰了一句。

    他不好,她也不见得好到哪去。

    好好的一个虎妞,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偏生就嫁这么一个弱鸡,除了那张脸能看以外,还有什么好的。

    丝毫没想过,这话出来,会得罪多少人。

    反正夏皇后不高兴了,夏公爷的面色也很臭,显然对项皇的鄙夷还是不满。

    九咋了?九老好了。

    穿了黄袍你也是粗人一个,能懂个屁。

    “不对,光顾着问她白瑞丰的事情,却忘了问她下河后发生的事情。”项皇皱起了眉头,等人走了才想起这么一茬来。

    夏皇后淡淡道:“这证明你女儿的事情,比较重要一些。”

    项皇:……

    觉得这不是什么好话,但无比睿智的他竟无法反驳。

    夏公爷到底还是有些顾忌,问:“陛下,需要把臣的儿媳妇叫回来么?”

    项皇想了想,摇头:“算了,先这样吧。”

    才坐了不过一会儿,只是情绪起伏了几下,就感觉无比的疲倦,整个人都提不起精神来。

    “去,给寡人安排个房间,寡人要在你府上歇息一下。”项皇揉了揉太阳穴,面色看起来,比之前的还要难看几分。

    夏公爷连忙应是,并亲自走了一趟。

    毕竟是一国之君住的地方,绝对不能怠慢了。

    没多会房间安排好,侍人赶紧上前,搀扶着项皇慢步走去。

    夏皇后也跟着去了,只是并没有进门口,目送项皇进房间以后,就扭头转身离开。

    好看的眉头,一直死死拧着。

    此时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项皇的身体。

    夏皇后觉得大烟这个人太过滑头,对项皇也真是没有多少爷孙之情,可能之前的并非实话,其实有着能够治疗这铅毒的好法。

    不管如何,她要去问一下。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23

    .*? ems.bsp;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