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4章
    “在哪里看到的?”夏公爷立马问。

    “现任文阁主文生的庄园里,我从河边回来的时候路过那里,不经意往里头看了一眼,就看到了。”娇爷也不太确定,只是看了一眼,并不是很清楚。

    之前他以为自己看错,现在听白驸马跟项玉月失踪的事情,就觉得是项玉月的可能性很大。

    夏公爷皱眉:“会不会是看错?”

    娇爷没有肯定,只道:“我眼神一直很好,很少有认错人的时候,除非那个只是个跟项玉月长得很像的女。”

    夏公爷就皱起了眉头,手指敲击着桌面,一副若有所思的样。

    这天下人多了去,不相关的两个人,长得相似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或许那只是个巧合。

    只是偏偏赶到这个时候,就不得不令人怀疑。

    再且文生最近也不安分,正在拉拢各个臣,也不知是想要做点什么。

    造反吗?不太像。

    那个酒囊饭袋根本没脑,也不敢做这样的事情。

    “不如等那白……驸马醒来看看,不定会有收获。”原本大烟想名字来着,但没想起来,干脆成驸马。

    娇爷这才想起不对之处,问:“你不是左边的河那边吗?为什么会跑到那么远去,还有天空上掉下来东西是怎么回事?你扔的?”

    大烟愣了下,好像没太听明白,又好像明白了点。

    她是没少扔东西来着,可他怎么知道的,难不成都扔到同一个地方去了?

    提到这个,夏公爷觉得自己有必要教导一下这个儿媳妇,语重心长地道:“九儿媳妇,不是爹你,而是你这次过了点。”

    “扔东西咋能老往你爹身上扔,那老大一头巨兽,从那么高的地方扔下来,就是你爹身骨够硬,被砸到也够呛。”

    “你爹再不好,那也是你爹,你不能老这么欺负他。”

    大烟挠了挠手背,看向娇爷,似乎娇爷也是这么个表情。

    大烟:……

    “有件特别奇怪的事情,出来你们可能都不信,我又不能不解释一下。”仙女压根就不是那样的人,光头被砸到,完全是他个人问题。

    大烟把自己下去捡剑,去到水底一个神奇的地方,想回来回不来,试探着扔了好多次东西的事情来。

    不过她没墓穴的事情,毕竟太骇人听闻,哪怕是她听到这样的事情,不亲自经历过也不会相信。

    与其解释不了,不如不。

    “我压根就不知道扔到谁,只是想试图看清扔的东西会不会受损,能不能也把自己扔回来。”大烟耸耸肩,所以有时候光头这个人很倒霉,常常遇到生命危险,但又不死。

    书房内三人:……

    若如大烟所的,那么光头是挺倒霉的,那运气简直了。

    实话他们其实都不太相信的,只是所有人都看到大烟下水去捡剑,而不是上天。但东西又的确是从天空落下的,不可能那么多人看错。

    那种情况诡异得很,根本没有办法去解释,然而若如大烟所,一切似乎也有了解释。只是他们怎么就不太信咧。

    不亲眼所见,很难相信。

    大烟就知道他们很难相信,一点都不意外他们这幅表情。

    “那你是怎么上来的?”娇爷问,又发现大烟身上穿的衣服不对,眉头拧了起来,“你的衣服呢,为什么身上会穿了男人衣服?”

    “……”大烟。

    什么男人衣服,分明就是女人的衣服,只是看起来大了一点。

    大烟耐心解释了一下:“这是巫瑾的衣服,我的外衣都烂的不行,不能再穿,就拿了她的来穿。”

    到这个就得提起巫舜,还有那颗珠的事情。

    现在都已经是四更,再下去干脆都甭睡了。

    “这件事我明天再跟你们,现在已经很晚了,不如先回去休息。”正好大烟也要时间去编一下,怎么样才能在不谎的前提下,把事情得合理一点。

    夏公爷夫妻俩也困,闻言就挥了挥手,看那样估计一时半会也不完,留到明天再也行。

    四人从书房里出来,夏公爷跟王嫣睡觉去了。

    大烟还记得八爷,就往前院去,打算把八爷扛回去。

    “你你真是巫瑾的衣服?你自己的衣服为什么不穿,我记得你空间里有好几套的。”娇爷跟大烟并肩走在一起,扯了扯大烟不合身的衣服,很是嫌弃。

    “这事来话长,不过我现在可以告诉你的是,那个空间指环坏了,里头的东西都毁了,几乎就没剩下什么东西。”大烟把两只手伸到他面前。

    娇爷看了她的手一眼,又往脚看,果然没有看到指环。

    心头跳了跳,心情并没有雀跃,反倒有点心惊肉跳。那个拿锤都砸不烂的指环,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坏掉。

    “是不是很危险?”娇爷都不知该用什么神情对着她,在担心这事情都过去了,但心有余悸是肯定的。

    “危险?”大烟想了想,摇头,“谈不上是危险,只是捡了一颗珠,压根就没注意那是个辣鸡,把它放进了空间里,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空间里的东西都让珠给烧掉,指环也因此坏掉。”

    娇爷一脸怔愣,那是什么珠,听起来好厉害的样。

    “那玩意用处很大,可惜我拿它没法,正好有人去救了我一把,我就把它送了那人。”虽有点出入,但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大烟不觉得自己是在撒谎。

    娇爷面无表情:“那人是巫舜?”

    大烟呆了一下,很快拍了下手掌,惊讶地道:“你咋那么聪明咧,我还一点提示都没有,你就把人给猜到。”

    没提示吗?娇爷冷哼一声,你身上的衣服就是最好的提示。

    巫瑾大概没有那个能力,可能有巫瑾衣服的周维消息不会那么灵通,那么除了指环的那个主人以外,根本不会有别人。

    想骂那人阴魂不散,可没有那人去,他家女人可能会一直被困在那里。

    娇爷的心情**复杂,不知该作何想。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23

    .*? ems.bsp;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