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2章
    求生力还挺强,转眼就张了口,咕噜喝了起来。

    过了片刻,人就缓了过来。

    “命还真大。”大烟见他死不了了,就拎着他上了八爷的龟壳。

    这个人有点眼善,带着一块走得了。

    人本来就虚弱得不行,从半悬崖落下的时候还受了点重创,能活下来其实已经是奇迹,要把他留在这里,那她就算是白救。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留在这里是等死。

    又看了这人一眼,真的挺眼熟的,就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这人不止命大,运气也好。

    要不是她刚好路过,肯定得死在那里,死之前还遭受了这顿折磨。

    不过遇到了她,这顿折磨也算没白受。

    “走吧,速度快一点。”大烟感觉这里离皇城不远,不过没有问八爷。

    就是离得很近,她上了陆地,也要走好远才能回到夏公府。

    这么算来,得到了早晨才能回到家。

    要是能有一头十分厉害的巨兽就好了,比如狮虎兽这样的,跑起来肯定很快,从河边到夏公府,连半个时辰都不用。

    不过那样威猛的一头巨兽出现在这里,估计得有不少人吓坏,而且她也没有那个能耐弄一头回来。

    弄回来也养不活,养头吃草的鹿都够费劲的,吃肉的那种巨兽就都拉倒吧。

    可能鹿也可以跑很快,大烟这么想的,心里也是这么安慰自己,要不然她养它来干嘛,养大以后吃肉吗?她宁愿再到对岸打去,也不费这劲。

    果然就如大烟猜测的那样,那个地方离皇城不是很远,才走不了不到一个时辰,就进了皇城那边河域。

    这边她没有来过,也不知道从哪里上岸到夏家比较快,感觉差不多了就让八爷停下来,拎着人上了岸,之后让八驮着走。

    现在应该是一更末时,大多数人都还没睡觉,但已经准备睡觉。

    道路上基本没什么人走动,找了半天也没见有马车,这个时候估计也人拉活。

    扭头看了八爷一眼,记得它好像跑得快的,就是不知道上面多坐一个人的话,会不会把它给累死。

    走了一回会,实在懒得走,就往八爷壳上坐。

    八爷(⊙o⊙)…

    “你家主人我累了,你先走着,实在累了的话就跟我讲,我下来自己走。”大烟觉得自己不能太无耻,乌龟这种生物本就不是坐骑的料,它自己走路都够费劲的,驮了人可能很难受。

    她是个好主人,不能太虐待她家八爷。

    哪曾想才完,就见八爷把瘦长的爪完全伸出来,将龟壳一下撑高。

    往地面一看,整个壳都撑离地面足有四十多公分,给人的感觉特别的稳。

    她家王八想做什么?大烟有点怔。

    就听到八爷‘喔喔’叫了两声,一副终于可以释放了的样,撒丫迅速跑了起来。

    速度还很快,跟马有得一拼。

    速度太快,大烟差点没坐稳倒仰,好在她下盘足够稳,这才稳住了身形。

    壳上那人也差点滑下去,但被大烟拉了回来。

    大烟:……

    全程目瞪口呆,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觉得自己可能养了只假王八。

    谁家王八跑这么快的?

    还是她太理所太当,总觉得王八走路速度很慢。

    敢情之前八爷一直蔫吧吧的,是嫌她走得太慢,而不是因为后背驮了一个人。

    亏得她如此善良,还为它着想。

    现在想起来,就觉得自己似乎有点爱自作多情。

    等等,她先心塞一下。

    其实八爷跑得还是挺平稳的,但毕竟不是轮走在平地上,显得很是颠簸。

    一旁的人总是往下掉,她都不知拉了多少遍,最后烦了就拿了蛟龙蜕把人捆上,抓在手里面,省得她还要一个劲去拉人。

    速度太快了,虽然很颠簸。

    若这龟上壳不是弧形的,长得平整一点的话,待在龟背上一定会很舒服。

    “你这速度练得不错,速度再快一点,耐力再好一点,以后过了河都不用担心被巨兽追了。”直到这个时候,大烟才理解为什么那么大一群猪兽,都没能把八爷追上。

    可能是听到大烟的鼓舞,八爷的速度又快了一点。

    大烟开始担心它的耐力,有些时候不是速度快就行,还得有那个耐力。

    要是它跑一段就累得跑不动,那谁来驮她回去。

    “这是是……哪?”在王八壳上躺着太颤,人再虚弱也被颤醒过来,‘是’字了好长的抖音。

    大烟淡淡道:“皇城。”

    那人‘哦’了一声,只来得及看大烟一眼,又因为太虚弱,被抖晕了过去。

    大烟:……

    ,抖得舒服吗?

    大烟都不太想,这颤动的频率太大了点,她都有种要被颤吐了的感觉。

    只不过比起两条腿慢慢走,到天亮也回不到夏公府去,她还是宁愿在龟背上**一两个时辰。

    入夜。

    娇爷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距离大烟离开已经整整十天的时间,可还是没有大烟的消息。

    之前偶而还会扔东西,后来连东西都不扔。

    他也去那里等了五天,一点消息也没有,反正他没见有什么东西扔下来,总觉得他们可能是在骗他。

    大烟是扎河里了,怎么可能在天上扔东西。

    这些话出来,傻都不信。

    或许项皇知道点什么,明天入宫问一下。

    对了,他今天回来的时候,好像看到了项玉月,也不知道是不是看错。

    心头有些怪异,总觉得哪里不对。

    那项玉月不是跟白瑞丰去了白城吗?而且项皇下令过,要项玉月终身不得入皇城的。

    想着想着,又继续翻了个身,真的是睡不着。

    直到三更天快要过去,娇爷也还是在烦躁地翻着身,明明就累得不行,就是睡不着觉。

    死女人,到底上哪去了。

    八爷驮着两个人,似乎不知疲惫,大烟心里头的担忧压根不存在,加上她之前走路花去的时候,也不过才两个多时辰就到了夏公府门口。

    乍看到地方,大烟都还有点懵。

    头发被刮得乱糟糟的,整个人傻傻地看着夏公府。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23

    .*? ems.bsp;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